廣東省再次發現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新毒株。該省疾控中心3月14日公佈,從2名中共病毒感染者的檢測樣本中,發現了尼日利亞變種病毒株。專家表示,隨著病毒變異性和傳播力增強,病毒或將流感化。

中共官媒3月14日報道,廣東省疾控中心12日從2名中共病毒確診患者的鼻咽拭子中,發現B.1.525尼日利亞變種病毒株。這是該疾控中心今年發現的第3款突變病毒株。

之前,1月2日,廣東疾控中心從一名感染者的咽拭子樣本中發現了B.1.1.7突變株,同月6日,又在一名感染者的病例樣本中,分離出501Y.V2南非突變病毒株。

路透社去年11月25日的報道稱,科研人員發現,中共病毒傳播到世界各地時不斷發生突變,目前確認已有1萬2,706種突變或變化。

原台北榮民總醫院感染科專科醫師鄭元瑜對大紀元表示,每一種大規模流行性感染病都會出現越來越多變種,這在歷史上都曾經出現過。中共病毒屬於RNA(核糖核酸)病毒,而RNA病毒複製速度快,因而突變率較高。

「這些變異、突變,本身有一些會增強這個病毒存活率,或者它的傳播能力,在經過一段時間,在人群之中感染、擴散之後,各種不同變異種、突變種的病毒株會產生一種類似競爭的狀況,最後就會留下數種,可能4、5種或者10種較為優勢的病毒株,形成在人群中比較難撲滅的狀態。過去發現的共同趨勢是,當一個病毒的特性變成是傳染力增強、(立即)致死率下降的時候,這種病毒往往容易形成一種(傳播)優勢。」

鄭元瑜表示,當這種傳播趨勢越來越嚴重,形成大面積傳播的時候,大部份的專家都會認為它最後會形成「流感化」。

「『流感化』的意思是說,這個病毒會很難完全被人類根治。我們不斷地用疫苗,但是病毒會不斷地突變,導致每年疫苗的效果都不會百分之百,也就是說,病毒不斷產生新的變異,不斷地在逃脫這個疫苗的抵抗能力,會每年持續在社會上產生一部份比例的人感染跟重症和死亡。」

事實上,科學家目前已經發現,變異性和傳染力很強的新病毒株讓現有的疫苗效果變差,也使感染過中共病毒的康復者再次感染的可能性升高。

如何防疫?

中共病毒疫情自2019年底在湖北武漢爆發蔓延後,肆虐全球至今已造成超過266萬人死亡,1.2億多人感染。病毒在傳播過程中一再出現新的突變種,使防疫工作與研究都面臨重重困難。

鄭元瑜表示,現在抵抗病毒的武器是疫苗跟社會上的防疫措施,「現在的這個疫苗本來就預計它在某一個時間效果會變差,病毒產生新的突變它就變差,也就是說,不斷會有新的疫苗去追上這個病毒的變異,只是說我們到底能夠跟得多緊、能夠多快地趕上這種我們認為理想的防疫步調、讓社會可以恢復正常運作是比較難預測的。」

那要怎麼樣較好地去防預呢?鄭元瑜認為,在疫苗出現之前,很多主要國家的防預措施並沒有產生太好的效果,「歐美國家的疫情,對社會嚴格地去控制、去限制,整個旅遊業、娛樂業等各個行業都停擺,已付出很大經濟代價,卻仍然沒有辦法去阻止這個病毒造成的死傷。」

疫苗出現之後,事實上,依據疫苗的理論以及實際在社會上應用的成果,也不是說全面施打疫苗就可以把社會全面開放。

「還是有一部份的社會限制,只是說開放的程度到底可以多快速地恢復經濟,多快速恢復原來的生活,或者是說,用一個最小範圍的限制,讓大家覺得生活在一定程度不便之下,來換取防預成果,然後配合疫苗,這一點的拿捏確實是比較困難。」

鄭元瑜說,現有的防疫共識是,維持社交距離,關閉某些人多的場所,再加上新研發出的疫苗。

「繼續去評估疫苗就目前現有病毒的效果,以及預測新的突變病毒能夠多快地走過疫苗的抵抗力,從中做出預估,去拿捏其它社會上的防預措施對人生活不便的限制,必須要多快地開放,開放多大的幅度,因為整個社會不能長期承受各種封鎖和限制的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