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3月16日下午,阿里巴巴旗下的UC瀏覽器宣告下架。馬雲旗下的阿里巴巴連遭中共當局整肅,除因馬雲公開頂撞中共高層的輿論方向之外,有知情人士透露,阿里巴巴控制太多媒體資源,也是引起中共不滿的又一重要原因,中共已經下令阿里巴巴要切割媒體板塊。

中共高層對阿里巴巴的媒體龐大規模感到「震驚」

《華爾街日報》3月15日獨家報道,據中共官方的知情人說,中共高層對阿里巴巴的媒體龐大規模感到「震驚」。該知情人士透露,中共政府已要求阿里巴巴集團控股有限公司剝離媒體資產,官員們越來越擔心這家科技巨頭對國內輿論的影響力。

按照中共自己的說法,中共控制中國民眾靠的是「兩桿子」,槍桿子和筆桿子。槍桿子是武力恐嚇和暴力鎮壓,而筆桿子則是「引導和控制輿論」,通俗的說就是愚弄民眾。

中國的所有媒體均受到中共的嚴密控制,而隨著這些年馬雲的阿里巴巴迅速擴張,中國眾多媒體開始被馬雲的阿里巴巴所控制。財商政經智囊研究員張經倫認為,這無疑已經觸動中共的敏感神經,加上馬雲之前在公開的經濟論壇上「頂撞」中共高層,指中國沒有金融風險,與中共輿論導向相悖,也難怪馬雲會引來大禍,阿里難逃被分拆的命運。

阿里巴巴的媒體資產對中共構成挑戰

阿里巴巴多年來積聚了龐大的媒體資產,涵蓋了平面、廣播、數字、社交媒體和廣告。引人注目的持股包括微博(Weibo)和幾家熱門的中國數字和平面新聞機構的股權,另外還有香港首屈一指的英文報紙《南華早報》(South China Morning Post)。其中有幾家是在美國上市的公司。

阿里巴巴持有的媒體資產包括:香港《南華早報》100%的股份,大陸第一財經近37%的股份,微博約30%的股份,影片平台嗶哩嗶哩(Bilibili )約6.7%的股份,芒果超媒5%的股份,分眾傳媒近5.3%的股份。目前無法獲悉阿里巴巴旗下媒體資產的總價值。據《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統計,截至美國股市周一開盤前,阿里巴巴在上市媒體公司擁有的股份價值合計超過80億美元。這並不包括非上市公司的價值。

《華爾街日報》引用知情人士的話表示,阿里巴巴的媒體資產被認為對中共及其強大的宣傳機器構成嚴重挑戰。

阿里巴巴的傳媒帝國與輿論能力

2020年12月,《創業家》在「阿里的傳媒輿論版圖到底有多龐大?」裏報道,阿里巴巴控股、入股和參股公司間接控制了多家影視、媒體、廣告、公關等公司,難以一一統計,儼然已經成為了一個超級傳媒集團、媒體帝國。一位媒體從業者表示:「已經沒人能抵擋阿里的腳步了,傳媒業大多數從業者幾乎直接或間接的與阿里有各種關係。」

2014年及2015年,阿里佈局了社交媒體微博及陌陌的股份,入股優酷、收購了商業評論雜誌、蝦米音樂,收購了光線傳媒、華誼兄弟、華數傳媒股權等。此外,還直接收購了海外傳統媒體南華早報。除此之外,阿里斥巨資收購文化中國60%的股權,隨後更名為阿里影業。僅兩年間,就將24家媒體納入麾下或戰略入股,並與另外數家媒體傳出聯姻緋聞。

2015年後,阿里開始佈局重要的媒體集團,比如2016年阿里佈局財新,進一步增持新浪微博,還與官方媒體集團新華網合辦了一家新媒體公司——新華智聯科技公司。

這樣的深度合作,也等於是和同屬新華旗下的參考消息、經濟參考報、中國證券報、現代快報、瞭望、瞭望東方周刊、半月談等等報刊雜誌建立了良好關係。

在2017年,阿里更買入國際公關巨頭WPP集團中國業務20%的股份,進而擁有了對公關界的話語權。WPP旗下囊括了公關廣告巨頭博雅公關、偉達公關、奧美集團、智威湯遜、傳立媒體、揚特品牌同盟等一系列公司。其中,博雅公關在品牌公關和媒體新聞公關的能力非常強大,而奧美集團更是世界知名廣告公司,世界品牌500強之一。

2018年阿里投資華人文化集團。該傳媒巨頭旗下包括星空傳媒、正午陽光、引力影視、邵氏兄弟、華生傳媒、日月星光、笑果文化、SNH48等傳媒製作公司。

2020年,阿里在收購了分眾傳媒後,又入股湖南衛視芒果超媒。

在新聞綜合方面,阿里的股權影響除了財新、微博外,中國另一個影響力強大的財經媒體第一財經也在其中,還有包括京華時報、北青社區報、網誌天下、財經天下、封面等,也被阿里通過股權「合作」著。

而在阿里的老家,與涵蓋浙江日報、錢江晚報、今日早報、美術報、浙江老年報、浙江法制報的浙報集團的「合作」更親密,此外,阿里還是《36氪》、《虎嗅網》的股東,旗下還有UC瀏覽器等界面窗口。

數據顯示,2020年,阿里巴巴的廣告營收將超過328億美元,是名副其實的中國廣告業老大,可見阿里巴巴在輿論界的影響力和控制力。可以說,阿里巴巴這個賣東西的吆喝一聲,中國幾乎沒有人聽不到,難怪中南海也會被嚇一跳。

阿里巴巴控制輿論「牛刀小試」 嚇中南海一身冷汗

阿里巴巴對輿論界的控制力曾在2020年4月的一則花邊新聞中有著充份體現。

當時,天貓蔣總裁的妻子——微博暱稱為@花花董花花的博主直接向網紅張大奕喊話,要求對方不要招惹她老公。這第三者插足的負面新聞立即引發了公眾強烈關注。

但這則微博瞬間禁轉評、禁上熱搜,微博上所有相關的話題被快速刪除,董花花的微博先是被關閉評論,隨後帳戶被封禁,各種媒體大號和營銷號也都在這個時候紛紛「閉嘴」。

這種快速反應令主導輿論的中共中宣部都大吃一驚——在中共的集權下,居然有企業能擁有和中共爪牙部門一樣的權力!

隨後5月份,有人就給中共網信辦寫了一個報告,其中一句話寫道「阿里巴巴利用資本操縱輿論」。

2020年6月10日,中共國家網信辦指導北京辦公室約談新浪負責人,針對微博在蔣某事件中干擾網上傳播格局以及違法違規等問題,責令微博整改。

馬雲嘴巴大到敢和中共高層頂撞 螞蟻金服和阿里巴巴開始遭整肅

2020年11月19日,中共中宣部副部長、中共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主任徐麟在中國新媒體大會上稱,必須堅決防止藉(媒體)融合發展之名淡化中共的領導,堅決防範資本操縱輿論的風險。他在講話中沒有點名阿里巴巴,但使用了此前網信辦報告中的措辭。

這距11月3日馬雲的螞蟻金服被緊急叫停IPO僅間隔不到兩周,而此前10月24日,馬雲剛在上海的金融峰會上直接頂撞了中共副主席王岐山。

當時王岐山講話強調,金融監管部門要注意中國金融系統目前存在的系統性風險。沒想到馬雲說,中國還沒有建立起來一個完整的金融系統,所謂的金融風險根本就不存在,並且具體批駁中共金融監管部門結構和觀念都很陳舊,力陳不能用管理火車站的方法來管理機場。

隨後,中國各路媒體鋪天蓋地引述馬雲的話,這被廣泛認為,徹底刺激了中共。自此,馬雲和馬雲控制的螞蟻金服和阿里巴巴開始連遭整肅。

馬雲曾說:「阿里不做帝國,有幾個帝國有好下場?!」沒想到一語成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