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高層3月18日將在美國阿拉斯加會談,兩國關係將如何發展,各界關注。這期間,美國軍艦、軍機在台海、南海周邊均有動作,中共總理李克強與王毅也紛紛對中美關係及國際問題表態。

對於李克強在「兩會」再次發出「讓利說」,時事評論員李林一分析認為,時機令人起疑,中共或再次以讓利方式收買華爾街。

美在台海南海均有動作 分析:威嚇中共

3月18日(周四)至19日,美國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和國家安全顧問傑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將與中共中央外事辦主任楊潔篪、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在美國阿拉斯加州安克雷奇市舉行「2+2」會談。

除了經濟、疫情問題外,美方稱會談還會涉及香港、台灣及新疆人權問題。

會談之前,美國軍艦、軍機在台海、南海周邊均有動作。

3月10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在眾議院答詢時,罕見以「國家」(country)代稱台灣。他在作答時稱:「我和你有共同看法,台灣是一個強健的民主政體、並有十分強大的科技力量,也是個能夠對世界,而不僅是對它的人民作出貢獻的國家。」

3月11日,美國海軍宣佈美國一艘勃克級驅逐艦約翰‧芬恩號(DDG 113)通過了台灣海峽。美國第七艦隊在聲明中說,這意在「展示美國支持印太地區自由和開放的承諾」。

中共「兩會」期間的3月8日上午7時,美空軍1架RC-135W電子偵察機從沖繩起飛,先後沿著中國廣東、海南島、西沙群島海岸線進行抵近偵察,一度深入到北部灣空域。該偵察機飛行至西沙群島西南空域時,距離領海基線僅28.34海里。更罕見的是,此架美軍機幾乎全程開啟ADS-B信號,亮明身份飛行。

此前,中共外長王毅在3月7日答記者問的時候,強調台灣問題是中共「紅線」。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認為,布林肯此言是否是口誤,目前還不明瞭。拜登政府目前做出的各類威嚇中共的舉措,或許與18日的會談有關。但是,拜登是否會對中共非常強硬,還要看其實際行動。2月11日中國除夕,拜登打電話給習,擺出向中共示好的架勢,而2天前的9日,美國的雙航母羅斯福號與尼米茲號還在南海舉行演習。

李克強再拋「讓利說」 去年中美談判時也出現

與美國相對的,中共方面也有所動作。

值得注意的是,3月11日,李克強在記者會上談到,要「引導金融企業合理讓利」。這個說法在去(2020)年6月中美會談前後也出現過。

2020年6月17日,時任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與楊潔篪在夏威夷會談。《華爾街日報》將那次會談形容為「劍拔弩張」。當天,李克強舉行國務院常務會議,部署「引導金融機構進一步向企業合理讓利」。

總觀去年,在中美第一階段協議達成後,中共對華爾街金融機構開放金融領域。2020年3月28日,高盛和摩根士丹利獲得其中國合資證券公司的控股權;去年5月14日,中共讓美國惠譽評級公司(Fitch Ratings)的獨資公司備案、註冊;同年6月19日,摩根大通獲批完全控股一家期貨公司;8月份,另一華爾街巨頭貝萊德成為首家初步獲批可在華開設全資公募基金業務的外資企業;9月2日,花旗集團在中國獲批證券投資基金託管業務資格。

李林一說,去年華爾街已開始在中共金融領域內頗有收穫。李克強近日的「讓利說」,時機巧合得令人起疑。中共很可能在金融方面更大幅度地讓利,以收買華爾街,籠絡拜登政府。除此之外,中共手中有北韓牌、伊朗牌、緬甸牌,但是國際局勢瞬息萬變,這些還是否管用,比較難說。

據朝中社3月16日報道,北韓最高領導人金正恩的妹妹金與正在15日發表聲明,警告美方不要「製造麻煩」、「散播火藥味」。之前美國曾多次聯繫北韓,未獲回應。

在今年3月7日的中共人大會議記者會上,王毅就伊朗核問題回應稱,希望美方儘快重返全面協議。

中國是伊朗原油最大的買家,從伊朗進口石油佔石油進口總量的6%,去年達到3,000萬噸。最近幾周,中共進口伊朗原油數量之多,已威脅到了OPEC在全球市場減產的努力。

3月10日,美方率先發佈了雙方將要會談的消息。3月11日,中共總理李克強在「兩會」記者會上談到中美關係時呼籲,「我們希望中美有多領域、多層次的對話,即使一時達不成共識,也可以交換意見、增信釋疑,這有利於管控和化解分歧。」

布林肯不承認這次是「戰略對話」

還沒會談,中美雙方已在會面的定位上存在著分歧。

11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稱,中美將於近期舉行高層「戰略對話」。

不過此說法遭美方否認,布林肯表明「這不是戰略對話」,並強調不會回到過去的那種高層對話模式。布林肯3月10日在參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聽證會說,目前美國無意與中共展開一系列的後續接觸,並強調,美國不會為了爭取與中共的合作空間,而在其它領域做出讓步。

此前,中美雙方曾有戰略安全對話機制。時任美國常務副國務卿布林肯曾主持過兩次這樣的對話,分別是2016年6月5日的第六次中美戰略安全對話和2015年6月22日的第五次中美戰略安全對話。時任中共外交部副部長張業遂與布林肯共同主持。

奧巴馬掌權時期,以「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的「2+2」機制與中共溝通。外交方面的參與者是美國務卿VS中共國務委員,經濟方面是美財長VS中共副總理。

到了特朗普掌權後,隨著雙方關係急轉直下,「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最終停止。

到了這次中美會談,機制有所改變,成為安全與外交領域的最高層進行「2+2」的對話,安全方面的參與者是美國家安全顧問VS中共外事辦主任,外交方面是美國務卿VS中共國務委員。

中美謹慎接觸

目前,中美雙方正在多個項目中展開謹慎接觸。

《華爾街日報》近日報道,中美兩國政府將共同主持一個二十國集團研究小組,重點研究與氣候變化有關的金融風險。這是雙方在一個利害關係較弱的領域邁出的謹慎一步。

上個月,美國財政部長耶倫(Janet Yellen)向G20其它成員國的財長表示,美國將共同主持該研究小組。一天後,中共央行行長易綱表示,中共央行共同牽頭該研究小組。中美雙方在公告中都沒有提及對方。

另外,中美半導體工作組也在近期建立。

在美國宣佈中美高層將舉行會晤後,中方高調宣佈中美半導體工作組成立。

3月11日中共半導體行業協會(CSIA)在其官網發佈通稿稱,中美的半導體行業協會組織在多輪磋商後,當天正式成立「中美半導體產業技術和貿易限制工作組」。

CSIA通稿強調,這一工作組將「為中美兩國半導體產業建立一個及時溝通的信息共享機制,交流有關出口管制、供應鏈安全、加密等技術和貿易限制等方面的政策」,工作組將為建立穩健、有彈性的全球半導體價值鏈共同做出努力。

路透社報道,在總部位於華盛頓的美國半導體行業協會(SIA)的網站上,並未見到相關消息,SIA方面也沒有回應置評請求。

同日,美國政府已通知華為的部份供應商,美商務部將對出口許可證實行更嚴格的限制,禁止用於5G設備或與5G設備一起使用的物品出口。

知情人士說,5G禁令從本周開始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