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中共兩會把2021年的GDP增長目標訂為6%,但有日媒揭,中國隱性債務規模達到43萬億元人民幣,幾乎是GDP的一半。中共財政部官員2020年底也曾發出警示,稱地方政府債務率逼近警戒線。

剛剛閉幕的中共兩會將2021年的GDP增長目標訂為6%,中共總理李克強特別強調:「不低了,一時走得快,不一定走得穩」,有人推測這或與中國地方債務引發的金融風險須花費心力解決有關。

日經新聞3月12日報道說,自2020年下半年以來,中國國企永成煤電及清華紫光集團爆出違約後,投資者對中共公共部門的債務問題憂心忡忡,直接動搖了中共政府對隱性債務擔保的假設。

根據中共官方統計數據,除了上海、北京、廣東、浙江之外,其餘省市財政自給率均低於七成,其中有4個省份的財政赤字超過5,000億元,排名第一的四川一年間財政赤字數額直逼7,000億元。

根據各省政府出具的資料,2020年財政赤字超過5,000億元的4個省份,數額由高至低依次為四川、河南、湖北、湖南。排名首位的四川財政赤字有6,943億元,其它3個省份別為6,228億元、5,927億元和5,394億元。

2019 年同是這4個省的財政赤字規模列居全國前茅,都超過5,000億元。而這兩年,它們的全年GDP總值都擠進了全國31省市前10大之列。

中共地方政府除了有財政認可的「顯性債務」,還有其成立「城市建設投資公司」等各類平台融資的「隱性債務」。

根據廣發證券近期的報告,截至2019年末,上述4個省份顯性、隱性兩種債務總餘額最多的屬四川的3.4萬億元,其次是湖南的2.6萬億元、湖北的2.5萬億元、河南的2.1萬億元。其中四川、湖北的債務總額年增率高達27%、28%。

分析師稱,這些債務的利息和本金都是當地財政收入難以負擔的。根據中國誠信國際信評估計,包括地方政府融資平台的借款在內,到2019年底隱藏債務總額為43萬億元,幾乎是經濟規模的一半,而且約60%由銀行持有。

日經新聞說,這些債務都是中共為支持經濟,進行長達10年瘋狂消費的結果,特別是中美貿易戰以及「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大流行等時期。

報道直言,去年中國地方政府還本付息的成本佔地方政府總收入的90%,即使尚未出現任何地方政府違約的情況,但是地方政府自行處理債務能力有限。

2020年12月8日,中共財政部政府債務研究和評估中心副主任說,地方政府償債壓力越來越大,風險也在集聚,年底地方政府債務率將接近警戒區間下限,2021 年可能要進入警戒區間。

國際清算銀行(BIS)稱,2020年上半年中國家庭債務暴增約3,800億美元,幾乎是排名第二的美國增加額度的4倍,家庭總債務佔GDP比增加3.9個百分點至59.1%,高於德國、日本等發達經濟體,加劇中國經濟危機。

經濟學家認為,這些潛在債務是一個「充滿巨大風險的冰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