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7年之後,中共對香港進行了全面的滲透和控制,包括在人口結構、文化、教育、交通、經濟、行政、司法、醫療等全面的滲透和赤化。香港中醫師張懷烈先生表示,香港的中、西醫行業早在二十多年前就被中共滲透和赤化。

張懷烈在3月11日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採訪時表示,中共使用混淆是非的方法,在意識形態上一步步引誘港人走入歧途,愛中國就要愛中共,就要相信和依靠大陸和共產黨,相信政府,相信大陸疫苗。他預計注射疫苗後死亡的案例會越來越多,而專家的所謂評估,很可能會說這些死亡的案例與疫苗的副作用沒有關係。不幸的是,果真被他說中了。

截至2021年3月15日,香港至今累計有7人在注射武漢肺炎(中共病毒)疫苗後死亡,另有一人處於危急狀態。新冠疫苗臨床事件評估專家委員會15日公佈,經初步評估後,認為所有個案與接種疫苗沒有直接關係,死者或患者均涉及嚴重冠心病、心肌梗塞及肺水腫等情況,而全部病例均有待進一步分析報告。

讓年長者優先打疫苗做小白鼠

新冠疫苗臨床事件評估專家委員會表示,新增的接種疫苗後死亡個案涉及一名63歲男士,他過往有心房顫動、慢性心衰竭及脂肪肝等,他於9日接種第一次疫苗,隔日(10日)入院,當時臨時診斷是中風,期間曾持續出現心率不正, 14日凌晨離世,初步審視與疫苗無直接關係。

而另外6名接種疫苗後死亡的案例,年齡在55歲至80歲之間,他們基本上患有心血管疾病,發病時絕大部份人都有數條心血管同時嚴重閉塞的現象。專家委員會共同召集人孔繁毅強調,心臟病是香港第3大死因,委員會初步比較同類型、即心臟病患者等死亡率後,未發現不尋常情況,將再作監察及研究。

網絡上有港人發帖說,港府讓年長港人優先接種武漢肺炎(中共病毒)疫苗,是讓這些年長者給中共研發疫苗當小白鼠。也有人把聽信中共宣傳,自願去打疫苗的人稱作「愛國小白鼠」。

而張懷烈先生認為,自願做「愛國小白鼠」的港人,都是受到中共宣傳的誤導,失去了正確的判斷能力,同時也與政府有目的推銷手段有關係。

表面現象隱藏中共不可告人的陰謀

張懷烈舉例說,中共當局在大陸,把60歲以上的人列為不適合注射疫苗人群,包括有長期慢性病患者、免疫能力低、心血管、腦血管、糖尿病等患者都不適合打,連孕婦也都劃入不適合打接種疫苗的人群範圍。

但是在香港,香港政府就沒有注射武漢肺炎(中共病毒)疫苗的指引,在三月份之前政府就和媒體一起互相配合不停的在吹風,不停地鼓勵港人使用科興疫苗,而且從一開始就說最先推薦給年長者注射疫苗,跟大陸的指引正好相反。但是,直到現在死了人還是連一個指引都沒有的,也沒有關於疫苗致死的詳細報告。

他表示,只要稍微冷靜的想一想,就能看到當中存在不合常理的地方。

他懷疑有人在香港囤積了科興疫苗,結果賣不出去,就利用政府文宣趕快銷售出去。也許目前注射疫苗後死亡的病例還不是太多,但是他認為,對於一個新問世的疫苗,政府沒有足夠的指引,一不小心就危害了很多市民的性命。但是現在醫生和專家對疫苗的副作用都保持沉默。從這個表面現象都會令人感到不安,是不是隱藏了甚麼不可告人的計劃?

任何一種疫苗,研發出來之後,通常至少需要50到60個月的臨床研究。但是,武漢肺炎(中共病毒)疫情從2019年底開始爆發,幾個月後大陸就宣佈成功研發出了疫苗,尤其是科興疫苗從2020年3月就開始大規模接種,還帶領了股市大旺。但是在張懷烈眼裏,卻覺得這是一場陰謀,因為他感到藥廠和政府之間,國家與國家之間,政府和政府之間,似乎都聯合起來做推廣疫苗這件事情。背後的目的是甚麼呢?

他希望大家用智慧去看到這件事情。不要頭腦簡單,以為都是自己人,相信政府相信專家。專家們跟政府很多時候是一種合作的角色,專家有時候也是需要等待政府的指令,也是不敢隨便說話的。按照他的預測,專家出籠的報告,估計都會說那些注射疫苗後死亡的人,與疫苗的副作用沒甚麼直接關係,甚至一笑了之。

張懷烈也遇到一些注射科興疫苗的病人,他們大多都出現了心跳加速、體溫升高、血壓上升的現象,就好像他們都喝了酒、打了興奮劑一樣。他認為這絕對不是偶然現象。

疫苗護照逼迫民眾心急打疫苗

根據現在的生物學的推演,任何一個病毒或微生物,經過在不同的群組和族群不停演變,毒性就會慢慢地減弱。根據張懷烈自己的預計,可能兩、三年,或者三、四年以後,武漢肺炎就會變成一個普通的流感,好像普通感冒的症狀,就像一種風土病,根本不需要擔心。

打疫苗會在短期內產生抗體,能快速反應,抗體只是針對快速反應,現在很多國家生產的不同疫苗,大部份只能有半年的效果,那麼半年之後是否要再打?

目前有一個怪現象引起他的注意,就是現在很多國家都開始討論疫苗護照,不打疫苗就不能外出旅行。他認為這等於是國家與國家之間,政府與政府之間聯合起來,使用行政命令、行政手段,在推波助瀾,逼迫民眾認同打疫苗是必須的。以至於有很多國家的人,包括香港人都心急的去打疫苗。他感到疫苗護照這件事情就是一個陰謀。

他提醒大家,歐盟不承認科興疫苗的證書,即使打了科興疫苗,也去不了歐洲旅行。只有大陸、中東、土耳其、阿聯酋這些地方才承認。其它國家暫時還不承認科興疫苗。

他勸大家想清楚,你的命重要,還是愛國愛黨重要?

作為中醫師,他認為增強人體的免疫是最關鍵的,早睡早起、不煙不酒,多喝水、吃清淡,然後多做運動,保持心情暢快,不要想不開,這些是最重要的。提升免疫能力,即使不幸中了武漢肺炎(中共病毒),也容易康復。

用智慧判斷大是大非

張懷烈尤其喜歡譚嗣同的詩句「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崑崙」。作為一位中醫師,張懷烈熱愛中華文化,也嚮往自由,他認為一個人不管來自甚麼背景,在大是大非的關頭,做自己認為正確的事情,尤其重要。最近他站出來聲援被香港當局誘捕的47位民主人士。一提到這件事,他就說,做一個追求自由的香港人,面對港府的所作所為,脾氣再好的人也會忍不住發火。

張懷烈自稱「烈大夫」,認為言論自由是非常可貴的,他有權利對很多事情發表自己的看法。但是他明確的感到,中共管制下的香港,已經不是一個可以自由的抒發自己意見的地方,即使是同行,他發現香港的中醫界,絕大多數人都不敢說真話,可以說多達99%的人對很多事情保持沉默,有人甚至還批評他說,作為一個中醫師搞那麼多事情幹甚麼?做回自己的本行吧!甚至,有人還雞蛋裏挑骨頭,以莫須有的罪名,對他進行匿名投訴,以「專業失德」的罪名,把他告到中醫委員會,企圖吊銷他的行醫執照。但這一切都嚇不倒他,只要他認為自己沒有錯,就不會感到害怕。

張懷烈表示,他的父親給他起名字的靈感來自於岳飛的《滿江紅》,「壯懷激烈」,父親希望他仿傚岳飛精忠報國。而張懷烈認為,精忠報國的「國」,是一個可以讓所有人擁有民主自由思想的,追求人類普世價值觀的國家。

利用中醫混淆愛國和愛黨的概念

1999年7月,香港立法會通過了《中醫藥條例》,主要內容包括設立「香港中醫藥管理委員會」,以及中醫的執業、中藥的使用、買賣和製造的規管制度。

張懷烈認為,中醫的註冊制度形成以後,中醫師的地位確實得到了提升。但是香港政府並沒有為中醫行業提供多少支援,相反,中共卻利用中醫的聲望,進行包裝和文化滲透,特別是在邏輯和意識形態上把中華文化和中共混為一談,民眾都認為中醫好,中華文化好,認為中國是好的,中共就引誘民眾認為「中共政府也是好的,共產黨也是好的」,達到混淆是非的目的。

他說,中醫已經有幾千年的歷史,中醫在香港的歷史也很長,早在英國人還沒來香港之前,香港民間就有中醫了,中醫的成就和聲望跟中共毫無關聯,跟所謂的「愛黨」更是一點關係都沒有。

他指出,人的思想應該是自由的,也是有智慧和分辨是非正邪的判斷力的。現在無論是華人還是西方人,喜歡中醫的人非常多,但不一定每一個人都喜歡中國。大家喜歡某個地區或某個民族的文化,不一定要喜歡那個地區的政府和政黨,而且如果執政者做的不好,民眾還可以監督和批評執政黨和執政當局。

而中共就是要在這個問題上攪渾水,讓人認為「愛港就要愛國」,「愛國就要愛黨」,「愛國者治國」就是「愛黨者治港」。他希望港人在這個大是大非的問題要有智慧和判斷力。

中共用文字獄製造恐懼

烈大夫還提到中共禁用「武漢肺炎」的做法其實就是文字滲透。他說,武漢肺炎(中共病毒)最先就是在武漢開始爆發,然後快速傳播到全世界,所以叫「武漢肺炎」是非常正確的,而且從一開始大家都不約而同把這次的疫情叫作「武漢肺炎」。就如同一百多年的大流感,因為從西班牙開始爆發,所以就叫做「西班牙流感」一樣,都是以發源地名來命名。可是為甚麼三個月後,中共反對國際社會使用「武漢肺炎」,而要另起一個「新型冠狀病毒」或者COVID-19來取代呢?

據他分析,中共的做法就是文字滲透,利用不同的文字,在意識形態上混淆觀念,模糊焦點,以達到模糊是非黑白的目的。也許中共認為,「武漢肺炎」會使人聯想到中共製造了病毒,甚至使人聯想到「中國製造2030」或者「中國製造2040」,因此,中共反對人民使用「武漢肺炎」。也許某一天,大陸民眾使用「武漢肺炎」會被中共污衊成煽動罪。一個依靠製造恐懼來維持統治權的政府,可能會認為文字獄,是製造恐懼的有效辦法。

而被統治的民眾,出於恐懼感帶來的心理壓力,一旦在很多觀念上跟隨了統治者的論調,向當局屈服,就會失去判斷力,分辨不清正理和歪理,甚至隨波逐流,真心相信一些歪理。比如注射大陸生產的科興疫苗,在香港已經有好幾個人因此死亡,可是政府說還有三分之二的人堅持要注射科興疫苗。

目前已經有7名港人在注射武漢肺炎(中共病毒)疫苗後死亡,專家們說這些死亡案例與疫苗的副作用無關。但是張懷烈熱認為,雖然目前死亡的數字暫時不是很多人,但是,隨著越多人注射疫苗後,死亡案例會越來越多,而專家們能不能擺脫中共的的洗腦和威脅,壯膽講真話呢?這個大是大非的問題上,他希望每個人都能冷靜的用智慧去做出正確的判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