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括北京在內的十二個大陸省市3月15日出現十幾年來最嚴重的沙塵暴天氣。《大紀元時報》記者當天採訪了北京市民,市民表示,這次北京的沙塵暴非常嚴重,不見天日,老百姓間流傳著「天人感應」的說法,如2020年中共兩會期間出現的異常天氣一樣。

北京市民:十幾年最大沙塵暴 不見天日

北京市民華頗(化名)對記者說,「一早就開始,早上更嚴重,可以說是天空一片黃澄澄的,空氣污濁不堪,到哪都是灰塵,天光都被塵土給蒙蔽了。現在(下午5時多)還是黃色的一片天,一般來講沒事兒真是不敢出去。空氣非常嗆(人),就覺得空氣中有塵土的味道,非常大,好像你吸進空氣就夾雜著塵土。」

華頗記得2000年前後北京也曾頻繁出現嚴重沙塵天氣,之後幾年是嚴重的霧霾,沒想到今年又出現沙塵,「真是摁了葫蘆起了瓢」。

正在北京打工的河北農民工范先生說,「天灰灰暗暗的呈紅黃色,很奇怪、很少見的天氣。空氣中是沙土的味道。」「這種天氣,能見度太低,應該會影響交通,尤其是高速公路、飛機場肯定會受一些影響。」

「天人感應 天怒人怨」

范先生說,「這種天氣很少見。天空中看不到任何陽光,極端不正常。」

「老人說天不正常會有災難吧,我們那老人一般說,不尋常的事情發生了,肯定不太好,心裡感覺不太好。氣候(是)風調雨順好,像這種天氣很少見,有點天怒人怨的感覺。」他說,「現在北京不尋常的天氣情況經常出現。」

3月15日,北京市出現沙塵暴,滿天黃沙、遮天蔽日。(視頻截圖)
3月15日,北京市出現沙塵暴,滿天黃沙、遮天蔽日。(視頻截圖)

華頗也談及中華傳統文化中「天人感應」的說法,「天人感應代表了民意、人心。」他說。

他舉例說,「明朝的劉伯溫就說朱元璋殺人太多,應該要少殺人,為求雨,然後就天降大雨解除了乾旱等等等等。就說統治者因為不施行仁政而引發了天怒人怨,所以自然災害頻發,有這種傳說。」

北京法律人士柳先生回憶起2020年中共兩會期間也出現了天氣異象。他說,「去年(中共)兩會的第一天,北京突然天氣一瞬間黑的幾乎都看不見了。當時我也不在北京,我記得當時很多人在網上說,兩會開始的頭天,頭一天又是大雨,突然暴雨,大雨到暴雨,整個北京忽然之間就伸手不見五指了。去年兩會頭一天有(天人感應)這麼一句話。」

柳先生表示,自古以來就有「上天垂象、天人感應」的說法,很多人都這樣說,中國老百姓的觀念是從中國文化上、歷史上傳下來的,一旦突然出現這種天氣異象,平民老百姓的腦中就會閃現出這種理念,尤其是訪民們、拆遷戶們、冤假錯案的受害者們。

柳先生談到,大陸社會長期積累了很多矛盾,「這二十多年來房地產業就是一個政策上的失誤,把房地產業、把住房這個居民最基本的需求作為所謂的國民經濟的支柱產業發展,這個發展思路是肯定是有問題的,導致地價、房價暴漲,他們強奪農民的土地,很多人怨聲載道,積累了大量的民間的不滿」。

「另外就是司法的冤假錯案太多了,我是搞法律的,我自己又蒙受冤案,我太知道中國的司法現狀是什麼,肯定會激起民間的大量民怨。」他說。

柳先生說,還有就是疫情,「疫情之初出現了這種地方政府的(掩蓋疫情),後來涉及到國家級專業疾控部門有意聯手的(掩蓋疫情),那個跟疫情毫無關係的公安也插一手,連疫情都掩蓋。最初處理完全違背政府一貫高喊的實事求是原則、違背了正常的邏輯關係,出現這種處理失當以後,後面的說明根本就不值得信任,包括現在的疫苗。所以面對這些重大的公共事件,可以說中國官方一直就是選擇錯誤的方法」。

他認為,「這些問題將來都是定時炸彈,後患無窮,所有這些問題將來會越來越難以處理。」

「各個層級的政府都是只圖眼前苟安,根本沒有任何人顧及到中國的長治久安問題。因為它為了眼前的苟安,根本不需講什麼公平正義、不需要講社會公平正義,就是動用暴力,就是直接動用警力,所有的問題,地方首長不管是黨委的書記還是縣長市長省長,他們第一反應都是動用警察的暴力。在第一時間搶時機按住,把矛盾往後拖延。」

「所以未來中國的矛盾將會比現在更難處理,一定是這樣的。所以將來我可以預設,儘管沒辦法準確推斷是哪一個事件,將來一定會有很多現在強行按下的矛盾會在某一個時間集中爆發的,一定會這樣的。」

胡錫進洗地成笑柄

大陸發生沙塵暴當天,中共官方很快稱這次沙塵暴是「受冷空氣和蒙古氣旋共同作用影響」。

華頗對此表示,「我是老北京人,自從九十年代以來北京的空氣質量、環境是持續惡化的,二三十年是惡化的,很嚴重吧。這一次又推給了外蒙,說是從外蒙來的,但是老百姓並不知道是不是真外蒙來的、還是假的,到底從哪兒來的。」

在北京黃沙漫天之時,有網民翻出中共《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的沙塵暴言論。他稱,「一分為二看沙塵暴,黃沙漫天也是不多見的美景,還能讓制導武器失靈,如果打仗是多有利的偽裝啊!」

華頗說,「胡編這個人呢可以說是習慣性地洗地,問題是現在也不打仗了,你說這個沙塵暴對北京的環境、人民的身體的傷害是非常大的。本來是喪事他把它當作喜事辦。」

「這次他也生怕影響中蒙關係,說蒙古雖然有沙塵暴但是沒有工業化,沙塵還是很乾淨的,不含有過多的工業化的雜質等等。他這個洗地到家了,可以說胡錫進代表了現在的中國(中共)這個官媒官宣的宣傳系統,可以說是無底線,既愚蠢又壞,蠢而壞的這個品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