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美國前副國家安全顧問博明(Matthew Pottinger)表示,美國必須直指中共,不只是更換中共領導人,美國應幫助推翻中共政權,必須讓中共為其暴行付出代價;中共對自己人民的懼怕,遠超對美國的恐懼。

博明是在3月10日,參加美國蒙大拿大學曼斯菲爾德中心舉辦的「美中大國競爭討論會」上闡明上述觀點,此次會議是以影片方式進行的。

據美國之音報道,博明在此次會上說,「更換中共領導人習近平,而不推翻中共和中共政權」也是一個不現實的目標。他認為,習近平和中共是切割不開的。習近平代表了中共長期以來的大戰略和願景,他只是利用了一些更為嚴厲的措施來加速落實這些戰略和願景而已。

因此博明表示,美國對華政策的矛頭必須直指中共,只有推翻中共,才能維護自由國際秩序。

這是他對華戰略的問題上表述,博明不認同今年1月的一份名為《更長電報》的對華戰略文件中所提建議。該文件由匿名的「前美國政府高級官員」撰寫,其中建議將對華戰略的首要目標設立為,「促使中國(中共)統治階層繼續在以美國為首的自由國際秩序中運作而不是建立敵對秩序」。

該文件還建議美國將對華目標指向更換中共領導人習近平而不是推翻中國共產黨和中共政權。博明形象地做了個比喻,「就像試圖把一頭吃人的大白鯊訓練成寬吻海豚」一樣,與中共合作根本不可能,這正是過去30年美國對華政策失敗的原因。

中共對自己人民的懼怕 遠超對美國的恐懼

博明批評中共借助美國等民主國家的開放平台進行「信息戰」。包括中共傳播虛假信息、通過政治宣傳來加劇西方社會分裂和對民主制度的懷疑、搜集情報和公民個人信息以施展「影響行動」等。以及中共在香港、台灣、新疆以及中共病毒疫情等問題上的做法,成為美中對峙的潛在「爆點」。

博明強調說,這些都不是一個自信的政府的行為,相反,卻是一個極度偏執的政府的行為。這個政府懼怕自己的人民,遠遠超過了它對美國的恐懼。它首先懼怕自己的人民,它花在內部監視和內部安全上的錢,遠遠超過了他們花在軍事上的錢。

博明表示,中共的軍隊有時會被召集來參與鎮壓國內的平民。1989年天安門廣場的學生大屠殺中看到了這一點。「所以我認為中國(中共)體制固有的弱點本身就是一個潛在的爆點。」

2020年7月23日,時任美國國務卿的蓬佩奧(Michael Pompeo)在加州發表重磅演講,已經明確地表示,中國人民與中共截然不同,中共宣稱代表14億中國人民是其最大的謊言。

蓬佩奧說,「我在冷戰時參過軍。如果我只學到一件事,那就是共產黨人幾乎總是撒謊。他們的最大謊言是,他們代表了14億被監視、壓迫和害怕站出來說話的人。恰恰相反,中共害怕中國人民的真實意見勝過害怕任何敵人。」

在當時蓬佩奧還表示,除了美國和中國人民,還需要國際自由陣營的國家們加入。他說:「但是改變中共的舉動並不單單是中國人民的使命。自由國家必須努力捍衛自由。這並不是簡單的事情。我有信心我們可以做到。我有信心,因為我們以前做過。我們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也許是時候讓想法相近的國家們組成一個新的團體,一個新的民主國家聯盟了。我們有工具,我知道我們可以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