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大家是否注意到,最近油價突然上漲,漲幅大約15%。油價的上漲可能跟我們接下來要說的話題多少有一些關係。據路透社報道,3月7日,也門胡塞武裝向沙特阿拉伯石油工業的核心地區拉斯塔努拉發射無人機和導彈,目標是沙特阿美公司的石油設施,利雅得說這是對全球能源安全的威脅。

儘管沙特方面表示,他們成功攔截了一架來自海上企圖攻擊拉斯塔努拉儲油場的武裝無人機,並強調襲擊沒有造成人員傷亡或財產損失。

但是,沙特的世界上最大的海上石油裝載設施遭到襲擊,迫使沙特暫時關閉了一半以上的原油生產,導致國際市場原油價格飆升。這次襲擊事件使布蘭特原油價格突破每桶70美元,達到2020年1月以來的最高點,而美國原油期貨則再次回到2018年10月以來的最高水平。

至今,胡塞武裝與沙特之間的戰爭已經持續了六年,這次武裝襲擊還涉及了沙特城市達曼、阿西爾和賈讚的軍事目標。

2021年1月10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發表聲明,決定將胡塞武裝列為恐怖組織。但是拜登團隊於2月16日正式宣佈將胡塞武裝從恐怖主義組織名單中移除。同時拜登宣佈停止對沙特聯軍進攻胡塞武裝的支持,但表示美國將繼續幫助沙特自衛,並試圖推動恢復停火談判。拜登團隊的模糊政策,使胡塞武裝的膽子大了起來,加強了對沙特阿拉伯的跨境攻擊,導致針對沙特的軍事行動突然升級。

3月7日,胡塞武裝發言人葉海亞·薩雷亞稱,該組織在針對沙特阿拉伯心臟地帶的軍事行動中,發射了14架無人機和8枚彈道導彈,並稱這些襲擊是對沙特聯軍進攻也門的回應。胡塞武裝的導彈和無人機襲擊主要針對沙特南部城市及其石油工業。他們升級了攻勢,以奪取也門政府控制的最後一個北部據點馬里布,塔伊茲地區的地面戰鬥也在加劇。

胡塞武裝在阿拉伯半島鬧翻了天,我們就來看看這個強悍的叛亂組織到底是甚麼來頭。大家知道,歷史上什葉派穆斯林和遜尼派穆斯林一直發生著難以調和的衝突。

胡塞運動的前身是1992年在也門北部薩達省建立的什葉派組織「信仰青年」,創立者侯賽因·胡塞是什葉派分支宰德派的宗教領袖。 2004年,侯賽因·胡塞組織武裝反抗,企圖在也門建立像伊朗那樣的宗教統治國家。當年9月10日,胡塞在與也門政府軍的戰鬥中陣亡。之後他的追隨者將「信仰青年 」組織改名為「胡塞 」,就是今天的胡塞武裝。

宰德派是什葉派的一個分支,也門西部為宰德派信眾的聚集地,盤踞此地的胡塞武裝得到同為什葉派的伊朗的間接支持後,從戰亂中崛起,很快就控制了整個也門西北地區。胡塞武裝與也門政府間衝突不斷,直到2010年,雙方簽署了停火協議。 2011年 11月,胡塞武裝已控制也門北部的薩達省和焦夫省等大片地區。

2015年1月,胡塞武裝佔領總統府,哈迪政府宣佈辭職,但沒有得到議會的批准。同年2月,胡塞武裝宣佈成立「總統委員會」和「全國過渡委員會」,意圖取代也門總統和議會治理國家。也門總統哈迪被胡塞武裝趕下台後,先是返回原南也門首都亞丁,並收回總統辭呈,之後逃往沙特,尋求軍事支持。

眼看著得到伊朗支持的胡塞武裝即將控制也門,遜尼派的沙特等國忍不住了。沙特宣佈,支持哈迪政府,並領導了一個有9個國家參與的軍事聯盟,包括埃及、摩洛哥、約旦、蘇丹、阿聯酋、科威特、卡塔爾及巴林等國。

2015年3月26日,沙特聯盟對胡塞武裝發起了代號為「果敢風暴」的軍事行動。當時,胡塞武裝在外界眼中就是一支拿著衝鋒槍和火箭炮的游擊隊,甚至連制服都沒有,被戲稱為「拖鞋軍」,根本不具備與裝備先進的正規軍對抗的實力。

而沙特則坐擁15萬大軍,數百輛先進的M1A2主戰坦克、數百架飛機包括F15戰鬥機、E3-A預警機、ER3電子偵察機、KC-135空中加油機、C-130運輸機和阿帕奇武裝直升機等。即使是現在,也絕對是世界上最先進的裝備和最完善的作戰體系。沙特聯軍牢牢地掌握制空權和制海權。外界毫不懷疑沙特聯軍將輕鬆碾壓胡塞武裝,但實際情況卻出乎所有人的預料。

沙特空軍由於作戰體系各環節不能有效銜接,戰場信息和情報混亂,配合鬆散,作戰能力低下,戰鬥中不能準確識別敵方目標,找不到胡塞武裝的主力,攻擊對象經常是民用設施如集市、民間活動等人群密集的地方,結果非但沒有重創胡塞武裝,反而造成了大量平民傷亡,造成人道主義災難,也導致也門民眾對沙特聯軍的仇視。

裝備世界最先進主戰坦克的沙特陸軍就更糟糕了,一遇敵方攻擊,多數士兵會棄車而逃,一些坦克和裝甲車還沒來得及開火,就淪為胡塞武裝的戰利品。

2015年12月14日,胡塞武裝的1枚彈道導彈命中了沙特聯軍的軍事基地,造成147人死亡。沙特在也門的最高指揮官蘇哈尼準將及阿聯酋的阿勒卡塔比上校被擊斃,重創了沙特聯軍的士氣。

胡塞武裝在伊朗的技術支援下,成為不可忽視的一方勢力。不僅擁有了彈道導彈,其無人機偵查和攻擊能力也越來越強。多次使用無人機攻擊沙特及也門政府軍設施,屢屢得手。

2019年1月10日,在南部城市亞丁附近,胡塞武裝對阿納德基地發動的無人機襲擊,造成6人死亡,25人受傷。當時也門政府軍正在舉行閱兵儀式,一架伊朗製造的卡塞夫(Qasef-2K)無人機在閱兵現場20米高處凌空爆炸。死傷者包括多名高級將領。

沙特的果敢風暴開始以來,已過去6個年頭。當年實力孱弱的胡塞武裝,非但沒有被沙特聯軍剿滅,卻發展成與沙特平起平坐的對手,甚至還不時發起主動攻擊。

沙特領導人本以為是一起速戰速決的軍事干預,卻演變成一場曠日持久的軍事對抗,造成雙方死傷人數超過10萬人,大量基礎設施被摧毀,使也門這個中東最貧窮的國家被推向前所未有的人道主義災難,數百萬人流離失所,超過半數的也門人面臨飢荒,近5萬人被餓死。

沙特聯盟在最近的一份聲明中表示,在美國新政府撤銷特朗普對胡塞武裝「恐怖份子」 的定性後,胡塞武裝受到鼓勵,使其針對也門和沙特阿拉伯平民的武裝行動開始升級。胡塞武裝對沙特重要煉油廠的縱深打擊,釋放了一個信息——即他們遠未被擊敗,他們將繼續進攻,擴大軍事影響。

這場戰爭受到國際社會的廣泛批評。拜登政府模稜兩可的政策,削弱了美國在這場戰爭中本應該發揮的領導作用。最新的事態發展看不到雙方和解的前景。而衝突的升級意味著,也門人道主義災難將進一步惡化。胡塞武裝對沙特石油設施的襲擊,將導致世界石油市場的動盪,使遭受中共病毒打擊的世界經濟雪上加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