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爾濱市香坊區法輪功學員劉伯濱於2020年9月22日被綁架,至今仍被非法關押在哈爾濱市第二看守所。現得知她已被構陷到道里區法院。

明慧網報道,2020年9月22至23日,哈爾濱市、區三十多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劉伯濱於9月22日被香坊區警察綁架、非法抄家。

劉伯濱先被劫持到哈爾濱第四看守所隔離,後被非法關押在哈爾濱市第二看守所。

劉伯濱,1964年出生,1987年畢業於湖南大學,原為哈爾濱量具刃具廠(國有企業)高級工程師,由於堅持修煉法輪功,曾經被非法判刑5年。

先天不孕 修煉後得子

劉伯濱從小品學兼優,初中、高中的學習成績一直名列前茅。1983年以優異的成績考入湖南大學。但由於長期高負荷的學習,她患上了嚴重的神經衰弱、神經官能症等毛病,每日頭疼,苦不堪言。

結婚後她一直不孕,為了要孩子,吃了無數中西藥、偏方,進行各種治療無果,被權威醫院診斷為先天不孕,導致家庭矛盾不斷。她從此愁眉苦臉、身心俱疲。

1995年4月,經同學推薦她接觸了法輪功(也稱法輪大法),當看到「真、善、忍」提高心性的法理時,她為之驚歎,終於找到了人生的出路。她堅持修煉,不知不覺中,折磨她多年的神經官能症等毛病都好了,人精神了,臉上終於有了笑容。

1999年5月,已結婚10年的她竟然懷孕了。她無比感謝大法、珍惜修煉機緣。

為說句公道話 六甲孕婦遭綁架

1999年7月,中共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發動了殘酷的迫害,一夜間大法蒙冤,人們被矇騙。即使周圍人都知道劉伯濱身上發生的奇蹟、她在單位是難得的優秀高工,但她卻成了人們眼中的「異類」。單位、家裏肅殺的空氣使她窒息。

為了讓政府了解真相、停止迫害法輪功,她隻身一人挺著肚子上北京上訪。

一天夜裏,一幫警察闖進她和其他女法輪功學員在北京的落腳處,她被帶回了哈爾濱。

一路上,身懷六甲的劉伯濱被銬著手銬掛在上鋪,一夜無法休息。回到哈市後,她被送到香坊區公安分局。一屋子的人,包括公安局的、區政府的、辦事處的、工作單位的,逼迫她「交代」。

她的老父親老淚橫流,勸她別煉了:「胳膊擰不過大腿」;她丈夫急得以離婚相威脅、以跳樓相逼。10月的哈爾濱已經很冷,她當時還穿著涼鞋和夏裝,又冷又餓幾乎令她崩潰。

哺乳期 被單位非法開除

2000年,劉伯濱的兒子剛剛滿月,哈爾濱量具刃具廠就派人軟硬兼施地逼迫她放棄修煉,寫保證書,否則就開除她。

她深知法輪功是真正讓人做好人的高德功法,她是親身受益者,所以不配合。哈爾濱量具刃具廠於2000年4月10日,在她孩子尚在哺乳期時,將她開除廠籍。

她曾經多次向單位、婦聯、「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辦公室、勞動仲裁委員會等部門反映,單位開除她的決定是違法的。可是他們一聽是法輪功的事,都推說沒有辦法解決。

隨後,她被警察、居委會人員監視、騷擾、抄家。她丈夫一接到警察找她的電話就嚇得心臟難受,進而向她發脾氣、鬧離婚,因擔心她被綁架,還瞞著她,多次賄賂相關人員。

陷冤獄5年

2009年10月25日,劉伯濱和幾位法輪功學員發放法輪功真相資料時被綁架,被道外區法院非法判5年徒刑。劉伯濱等人提出上訴,哈爾濱中級法院二審非法維持原判。

在看守所的8個月期間,劉伯濱每天被強制像雞鴨一樣碼坐,兩米寬的地方四個人睡,洗澡就在便池上,只有一小盆熱水,每天要求背監規。

2010年6月下旬,她被劫持到女子監獄。第一天,她被強制穿上囚服,剪了長髮,開始坐小板凳,被強制看「轉化」(放棄修煉)錄像。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都被集中到十一監區,被採用各種手段強制洗腦、碼坐,逼看各種其它門派的書籍,逼寫思想匯報等。

訴江被騷擾 孩子被株連 經濟損失嚴重

2014年1月,劉伯濱結束冤獄回到家,她丈夫因無法再承受那種壓力跟她離了婚。兒子隨前夫一起背井離鄉。

哈爾濱香坊區珠江路派出所上報公安局禁止劉伯濱出入境,不讓她去國外看孩子。未成年的孩子只能自己從國外回來看媽媽。

2015年劉伯濱實名起訴江澤民,遭到香坊區珠江路派出所多次騷擾。

2017年孩子回來要辦理國外身份,需要蓋章公證,又遭其管片警察劉濤和所長刁難,要劉伯濱配合他們去照相、錄信息,如不配合,就不給蓋章。劉伯濱沒有配合,孩子要蓋的章也沒蓋上。

劉伯濱被開除公職後,為了謀生,在自己家族的企業中負責管理和銷售,企業有幾十名員工。由於她經營有方,企業每年有兩百多萬的銷售額。她2009年被綁架後,該企業的整個銷售網絡就癱瘓了,相關的幾家銷售門市也全停了,最後企業倒閉。

2020年9月22日,劉伯濱再遭綁架,如今,已被構陷到道里區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