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澳洲議會召開的調查外國影響力干預澳洲大學的聽證會上,人權組織的研究者表示,中國留學生來到澳洲仍然無法擺脫中共審查的陰影,由於擔心中共的報復,他們甚至不敢公開表達自己的意見。

3月11日,前澳洲廣播公司記者、人權觀察(HRW)的研究者麥克尼爾(Sophie McNeill)對聽證會說,他們的調查發現,在澳中國留學生為了避免遭到中共的報復而進行自我審查。「我們訪問的很多學生都表示他們千里迢迢來到這裏,卻相當驚訝,覺得自己仍然生活在一個類似於中國共產黨統治下的體制中。」

她表示,遭到恐嚇和欺壓的中國學生通常沒有向大學報告,因為他們覺得大學也做不了甚麼或者根本不會在乎。這些學生們表示他們感到很焦慮、孤獨,也不知道該向誰求助。一些學生說,他們從來不會在課堂上發言,因為他們覺得不能自由表達自己的意見。

她舉例說,一名參加支持香港民主活動遊行的學生曾收到威脅短訊,這些來自反民主活動參與者的短訊威脅這些學生,要將他報告給中共領事館。「所有這些年輕人都說,他們非常擔心他們在中國的父母會因為他們(在澳洲)做的事、說過的話,而被(中共當局)拜訪。」

不僅學生,就連老師都覺得在大學裏談論中國問題很困難。麥克尼爾舉例說,在維州一所大學,一名中國留學生給全班學生群發了斥責一名台灣留學生的信息,因為這名台灣留學生說自己來自台灣,而不是中國台灣。該校一名老師發了一封電子郵件說,這種群發信息的行為是令人無法接受的,結果這名老師的個人資料就被發佈在了微信上。

大學老師很擔心,如果他們在課堂上談及香港和新疆問題,而這些言論被學生錄下,他們的個人資料可能會被公佈到網上,而華裔老師也擔心,他們在中國的家人會遭到報復,以後可能無法再去中國。

去年8月,新南威爾士大學(UNSW)講師皮爾森(Elaine Pearson)曾發表了一篇批評中共破壞香港民主的文章,並呼籲各國政府對此採取行動。新南威爾士大學在接到中國留學生的投訴後,從該校網站上刪除了這篇文章,並發佈免責聲明說,這不代表該校的觀點。

同時也是人權觀察澳洲分部主任的皮爾森在聽證會上對該校的行為表示失望。她表示,一些澳洲政府部門和大學似乎拒絕承認中共就是中國留學生遭到恐嚇和威脅的源頭。

麥克尼爾認為,澳洲大學在保護學生免受中共威脅上做得遠遠不夠,而且已經落後於英國和美國的大學。她建議澳洲政府為大學制定標準程序來對待這種敏感問題,避免讓大學因為擔心受到中共的經濟報復而不敢採取任何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