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第5期《中國紀檢監察》雜誌發表文章,提到中共十八大以來中紀委查處的十大「內鬼」。

他們分別是:原中紀委第四室主任魏健;原中紀委法規室副局級官員曹立新;原中紀委十一室副局級官員劉建營;原中紀委六室副處長袁衛華;原中紀委八室處長原屹峰,原中紀委八室副主任明玉清;原中央巡視組副部級官員張化為;原遼寧省紀委副書記楊錫懷;原吉林省紀委副書記邱大明;原哈爾濱市委副書記、紀委書記姜國文。

其實,中紀委最大的「內鬼」,就是現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趙樂際。趙樂際至少涉以下六件大事:

一,涉趙正永、魏民洲、白恩培等大案

趙樂際當陝西省委書記時,趙正永任省委副書記兼省長。趙樂際調到北京後,趙正永接任陝西省委書記。2020年7月31日,趙正永因受賄7.17億元,被判死緩。

趙樂際當陝西省委書記時,魏民洲任陝西省委常委、省委秘書長。2018年11月20日,魏民洲因受賄1.9億元,被判無期徒刑。

習近平在十九屆中紀委三次全會上講話時,專門點了趙正永和魏民洲兩個人的名。他們的「罪名」都是「七個有之」個個皆有,即所謂「為了自己的所謂仕途,為了自己的所謂影響力,搞任人唯親、排斥異己的有之;搞團團夥伙、拉幫結派的有之;搞匿名誣告、製造謠言的有之;搞收買人心、拉動選票的有之;搞封官許願、彈冠相慶的有之;搞自行其是、陽奉陰違的有之;搞尾大不掉、妄議中央的也有之。」

趙樂際當青海省委書記時,他的前任是蘇榮。2017年1月23日,蘇因受賄1.1億餘元,另有八千多萬元的財產不能說明來源,被判無期徒刑。

趙樂際當青海省委副書記兼省長時,省委書記是白恩培。2016年10月9日,白因受賄2.46億元,另有巨額財產不能說明來源,被判死緩。

趙樂際當省委書記時,他的前任或後任等,都是巨貪。趙就不是嚴重腐敗分子?

二,涉充當其弟趙樂秦的保護傘

2月9日,據《廣西日報》微信公眾號消息,趙樂秦不再擔任中共桂林市委書記、常委、委員職務。與趙樂秦相關的負面消息也接連傳出。

2007年至2017年,趙樂際先後陝西省委書記,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組織部長,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

「朝中有人好做官」。趙樂際官至正國級,其弟趙樂秦也被一路提拔:在掛職三峽總公司總經理助理一年多後,趙樂秦調任廣西賀州市委書記、崇左市委書記、桂林市委書記、廣西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官至副部級。

大陸《財新網》2月11日報道趙樂秦卸任桂林市委書記時,特別提到趙樂秦的兩位前任李達球和劉君因貪腐落馬。2008年1月,趙樂秦接替李達球任賀州市委書記,李達球轉任廣西政協副主席;2013年7月李達球落馬,後被判刑15年。2013年2月,趙樂秦接替劉君任桂林市委書記,劉君轉任廣西政協副主席;2018年2月,劉君因嚴重違紀被開除黨籍、行政撤職。

2月11日,大陸多家媒體披露了趙樂秦提拔的「美女書記」趙麗的貪腐細節。趙樂秦任崇左市委書記時,趙麗任崇左市轄龍州縣縣長。之後,趙麗先後被提拔為崇左市江州區委書記、大新縣委書記、崇左市委副秘書長、崇左市委常委兼統戰部長、崇左市委常委兼大新縣委書記(副廳級)。趙麗因受賄1,344萬元,被判刑10年半。

2019年2月,自由亞洲電台曾發表高新的文章,標題是《魏民洲在商洛時與趙樂際胞弟趙樂秦情同手足》。文章稱,兩人在商洛同事整整三年,「不是親兄弟,勝似親兄弟」。「魏民洲自稱稱呼趙樂際母親為『乾媽』」。

魏民洲貪腐近2億元,就沒有給趙樂際、趙樂秦和他的「乾媽」送錢?

三,涉秦嶺違建別墅案

2014年至2018年,就秦嶺違建別墅問題,習近平5年作了6次批示。習的前5次批示,都被中共陝西省委軟頂硬抗,糊弄過去了。

2018年7月,習作了第6次批示:「首先從政治紀律查起,徹底查處整而未治、陽奉陰違、禁而不絕的問題。」並派中紀委副書記徐令義擔任中央專項整治工作組組長,親自到陝西省現場督戰。直到這時,陝西省委才真正動起來,共清查出違建別墅1,194棟,拆除1,185棟,沒收9棟。

港媒《明報》引述京城消息人士的話說,習得知秦嶺存在大量違建別墅後,立即批示促拆。但是,陝西當地官員都知道,秦嶺大部份別墅是趙樂際2007至2012年主政陝西期間修建的,他們夾在習、趙之間,左右為難,只好糊弄了事。

四,涉「陝西千億礦權案」

2005年,凱奇萊公司與西安地質礦產勘查開發院(以下簡稱「西勘院」)聯手勘查:在陝西省橫山縣的一片不毛之地下,發現了一個儲量近20億噸的大煤田。當時,市場估值高達3,800億元。得知此消息後,美女港商劉娟上下活動,在陝西省委省政府高官支持下,於2006年得到了原本屬於凱奇萊公司的採礦權。

凱奇萊為了要回採礦權,跟西勘院打了12年官司,從2006年一直打到2017年,從陝西省法院一直打到最高法院。

2008年5月4日,陝西省政府向最高法院發出一份《關於西勘院與凱奇萊公司探礦權糾紛情況的報告》,請求最高法院推翻陝西省高院一審凱萊奇公司勝訴的判決,並稱「執行一審判決將造成國有資產嚴重流失」。當時,趙樂際任陝西省委書記。

據香港《明報》2019年10月18日報道,2018年底,原央視主持人崔永元在網上披露「陝西千億礦權案」的秘密文件,除最高法院院長周強的批示外,被打格的部份內容,正是時任陝西省委書記趙樂際的批示。

就在凱奇萊與西勘院在最高法院打官司期間,據凱萊奇公司法人代表趙發琦舉報,美女港商劉娟得到採礦權後,轉手將採礦權「倒賣」給香港秦皇集團,獲利21億元。

時任陝西省委書記趙樂際、省長趙正永等,對高達21億元的「國有資產嚴重流失」,全都裝聾作啞。

如今,舉報最高法院「陝西千億礦權案」卷宗丟失的最高法院法官王林清,被迫在央視「認罪」後,仍被關押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協助王林清舉報最高法院院長周強的崔永元,基本被噤聲;舉報與「陝西千億礦權案」有關領導的趙發琦,現在下落不明。

五,涉青海重大非法採礦案

據新華社報道:青海省興青工貿工程集團公司,打著「生態修復治理」的旗號,在祁連山南麓木里煤田,持續實施掠奪式採挖,黃河上游源頭、青海湖水源涵養地局部生態遭到嚴重破壞。自2006年至今,該企業涉嫌從木里煤田非法採煤兩千六百多萬噸,獲利約150億元。

該公司董事長馬少偉,被稱為青海「隱形首富」和「西霸天」。

報道稱,該公司能量巨大:僅憑藉一份虛假的2005年輕海省商業廳296號文件,竟以「零投資」,奪走另一家公司估值千億元的煤礦;從2006年下半年開始,屢被處罰卻「屹立不倒」;在被稱為「史上最嚴」督查時期照采不誤;被實名舉報700多次無任何回音。

報道還提到,「馬少偉及興青公司十餘年來涉嫌非法購買、儲存和使用炸藥3,250萬公斤、雷管6,500萬枚以上,以及被指存在其他『涉黑涉惡』問題。」

2020年9月6日,涉馬少偉案的青海省副省長文國棟被查。

趙樂際2003年8月至2007年3月主政青海。馬少偉非法搶奪千億煤礦、非法採煤,都始於趙樂際任青海省委書記時。

六,涉馮力軍「跳樓自殺」案

2020年6月14日,人權活動人士楊佔青在推特上轉發截圖稱,中共司法部政治部主任馮力軍10日晚至11日凌晨間從16樓跳樓自殺。

2020年6月17日,中央政法委機關報《法制日報》旗下的「法制網」稱,馮力軍近日因病去世,享年55歲。

馮力軍是陝西人,在趙樂際、趙正永任陝西省委書記期間,從2009年起,歷任陝西省委組織部副部長,陝西省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廳長,陝西省副省長;2018年3月,調任司法部黨組成員、政治部主任。

關於馮力軍之死,中共官方除了「法制網」的極簡單報道外,她所在單位——司法部沒有發佈任何消息,沒有訃告,沒有死亡時間,沒有病因,沒有舉行告別儀式的消息,沒有一篇懷念死者的文章。有人質疑,馮力軍可能「被自殺」。

馮力軍如果確係非正常死亡,可能與趙樂際、趙正永有關。

趙樂際最終結局好不了

趙樂際是在江澤民當政時期,曾慶紅當中組部長時,2000年1月,被提拔重用為青海省省長的。趙是江、曾提拔重用的當時中共最年輕的省長。

趙樂際是在江澤民當中央軍委主席,曾慶紅當主管中組部的中共政治局常委時,2003年8月,被提拔重用為青海省委書記。趙是江、曾提拔重用的當時中共最年輕的省委書記。

2007年3月,曾慶紅任主管中組部的中共政治局常委時,趙樂際調任陝西省委書記。

2012年中共十八大召開前,作為胡錦濤當政時中共「深層政府」的兩大頭目——江澤民、曾慶紅,就在為未來人事安排佈局,中組部長是他們必爭的重要職位。中共十八大上,趙樂際成為中共政治局委員,不久成為中組部長。我認為,趙實際上是在江、曾幕後操控下被提拔為中組部長的。

2017年中共十九大召開前,江、曾動員海內外一切力量,阻止協助習反腐打虎的王岐山連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這個圖謀最終得逞。這就為趙樂際在中共十九大上「當選」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鋪好了路。表面看,趙是習認可的人。實際上,趙一直是江、曾的人。

眾所周知,江、曾是中共嚴重腐敗分子的總後台,提拔重用了一大批嚴重腐敗分子,包括上面提到的趙正永等,趙樂際就不是嚴重腐敗分子?

中紀委點名的十大「內鬼」中,魏健因受賄5,415萬元,被判刑15年;曹立新因受賄8,526萬元,被判刑15年;張化為因受賄3,284萬元,被判刑12年;邱大明因受賄3,594萬元,被判刑14年;姜國文受賄1.03億元,尚未宣判,可能被判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甚至可能被判無期徒刑。

作為中紀委最大的「內鬼」,趙樂際的最終結局一定好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