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越野跑達人黃浩聰(聰Sir)帶著一班更生學生,一起翻山越嶺,目標是在天亮前到達另一座山頭取得行李。面對山野環境中不安定的黑夜,學生們從開始的不配合,到最後乖乖聽從指揮,最後憑著彼此的信任和互助完成任務。聰Sir對那晚的行動印象頗為深刻:「大自然是一個很好的教材!」

曾贏得「四大極地超馬巡迴賽」總冠軍的香港越野跑好手黃浩聰,近年來屢屢在越野跑賽事中奪冠,他不僅是一位好跑手,也是一名聲譽頗佳的教練。回顧兒時的經歷,他卻靦腆地笑笑自己過去有一段「邊緣青年」的經歷:「首先自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小的時候在公共屋邨長大,小的時候都是邊緣青年來的,慢慢開始接觸運動之後,令我自己個人的性格,甚至個人發展,都受到越野跑帶給自己很大正面的影響!我覺得這種東西,真是大自然給我的!」

山野間的教育

幾年前,聰Sir曾帶領一班曾經輕微犯案的青年學生行山,他特別安排將大家的行李運送到另一座山的山腳下,若學生要拿回自己的行李,就要攀過那座山。當時天就快黑了,沒有甚麼行夜山經歷的學生們躁動不安,做出了一系列不配合的動作。有的待在原處不肯走,有的發出抱怨的聲音,但聰Sir不為所動,沒有給他們留情面,也沒有停下來等待,而是埋頭向前走:「日落之後,天開始黑,野豬、箭豬、猴子開始走出來,他們開始害怕。大自然的環境是我們控制不到的,他們開始感到有危機感,就開始做出一些配合的動作。」

聰Sir形容那一晚像是「落難」的經歷,很多學生是首次行夜山,那種在黑夜中的無助和恐懼,大自然帶給他們的危機感,為他們上了一堂真實的「山野課」。夜行中,聰Sir其實帶了一些裝備,但他並沒有取出來:「我自己都有準備的,我自己帶了頭燈等裝備在背囊,那一刻我沒有拿出來。等他們一起去感受一下大自然的危機和那種恐懼,喚醒他們應該有的求生本能,這種本能是現在很多小孩失去的。」

翻山越嶺後的另一項考驗

就這樣,隨隊的學生從天黑走到天亮,迎來黎明。沒想到,翻過了這座山到達目的地,他們取回了自己的行李,又面臨另一個難題——出市區的車座位不夠,又沒有的士可以乘搭。又累又餓的他們,在那一刻再次面對選擇,在有限的座位的情況下,誰可以上車?令聰Sir感動的是,學生們主動說:「年紀小的先上車,我們大的跑出去。」學生們需要跑大概4、5公里路才能出市區,他們沒有人抱怨,最後完成了這一難忘的旅程。

*********

聰Sir感慨地說:「我第一次看到他們在患難之中互相扶持,有義氣,肯捱苦,一齊共度難關,是因為大自然給予危機感,喚醒了他們這種知道保護人的使命感。看到大自然是一個好的教材令到人轉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