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三月,美國戰略和國際研究中心(CSIS)的資深研究員喬納森·希爾曼(Jonathan E. Hillman)先生發表了一份題為「保護海底網絡」(Securing the Subsea Network)的研究報告,作為一個「政策制定者的入門工具書」(A Primer for Policymakers)。希爾曼是CSIS經濟組的高級研究員,也是「重新連接亞洲項目」(Reconnecting Asia Project)的負責人。「重新連接亞洲項目」是全面追蹤中共「一帶一路」倡議(BRI)的一個資料最全備的開源數據庫。此前,希爾曼曾擔任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的政策顧問,他的第一本書叫《皇帝的新路:中國及其世紀性計劃》,去年由耶魯大學出版社出版。

海底光纜,可以說是世界上的信息高速公路,它承載著超過95%的國際數據流動。目前,全球大約有400條光纜在運行,承載著從流影片、電話呼叫到信用卡、ATM交易的所有內容,和連接全球的證券交易所。海底電纜/光纜(Submarinecables)作為鋪設在海床之上、連接各大陸的通訊網絡,早在1850年代就被人們所用。最早的海底電纜是1858年穿越大西洋的海底電纜,用於傳播北美和歐洲的電報訊息。後來的、更新型的電纜,開始傳輸電報、電話和數據訊息。今天,作為國際互聯網主幹的是海底的光纜,它利用光纖傳輸數字式的電話、互聯網等訊息。

英國人最早大規模地鋪設連接英倫三島和歐洲大陸的電纜時,以及連接世界各地的電纜的時候,就擔心這些至關重要的電纜,如果經由大不列顛王國以外的區域,可能會被敵人所切斷。所以英國人最早就鋪設了所謂的「全紅線」(All Red Line),作為一個連接整個帝國的、世界範圍的一個網絡。並且,英國人也最早開始研究怎麼樣去破壞敵人的通訊網絡。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時候,英國向德國宣佈開戰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切斷了連接德國與法國、西班牙、和通過亞速爾群島聯繫北美的五條電纜。這迫使德國人只能用無線電通訊,而這些無線電訊號就可以被英國人所竊聽。海底電纜當然最早是用於政府事務和軍事的,但很快就被用於商業,它對貿易商等來說,無疑具有巨大的商業價值。

1980年代,光纜開始被廣泛使用。到2012年,跨大西洋的光纜就可以實現100Gbps、長達6,000公里的長期、無誤差的傳輸。到目前,全世界99%的跨大洋數據傳輸,都是通過海底光纜進行的。相比於衛星數字傳輸,因為沒有更高的延遲,海底光纜要快上一千倍。當然,鋪設一條跨洋海底光纜,成本都在數億美元之譜。因為海底光纜的高成本和巨大用途,在私人企業之外,各國政府也將之視為戰略資產。澳洲政府甚至設置專門的機構(ACMA),來限制可能損壞連接澳洲和世界其它地區的光纜。美國軍方更是大量利用光纜把軍事資訊從戰區傳輸回美國本土。冷戰時期,美國海軍和國家安全局(NSA)曾經成功地在前蘇聯的海底電纜上加裝了一個竊聽的裝置。

在CSIS的報告中,希爾曼認為,美國在海底光纜網絡中的全球領先樞紐地位,已經不再是理所當然的。因為海底網絡幾乎承載著各大洲之間的所有語音和互聯網的流量,世界上也有越來越多的人上網,而中共正在迅速地試圖謀求成為海底光纜方面的領先者。

希爾曼提供的數字表明,中共的狼子野心的最好例子,和美國在這一領域可能落後的一個指標,就是從2004年到2019年,美國從15年前處理所有互聯網流量的一半,減少到目前只處理了不足四分之一。所以,希爾曼希望為美國決策者提供一些系統性的介紹,幫助推進美國的經濟和戰略目標。

希爾曼報告的第一部份,說明了海底光纜的基本功能,如何計劃以及它們面臨的最常見的威脅。我們的世界對這些光纜系統的需求已經大幅度增加,但光纜的規劃過程卻越來越具有挑戰性。穿越這這些光纜的數據,現在人們已經使用多層方法進行保護,包括物理方法、加密方法、冗餘系統和實時監控。但即使如此,光纜的安全還是不能得到完全的保障,比如那些捕魚的船隻,就是光纜故障的主要原因。規劃海底網絡的最終目標,是使它抗干擾,同時具有大容量、冗餘性和靈活性。顯然,如果有敵對性的國家如中共,對國際光纖網絡別有用心,其安全性就更加成問題了。

希爾曼在報告的第二部份,介紹說美國在光纜上的經濟和戰略利益,正在受到外部的挑戰。海底光纜可以加強美國經濟,因為可以支持高薪的工作,提高生產率,並刺激這一領域的增長。光纜項目還有助於促進美國在世界各地的發展,擴大和增強美國的軟實力,支持民主勢力、資訊自由,並滿足政府的通訊需求。當突如其來的變化發生時,例如在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流行期間,互聯網流量激增,而海底的光纜網絡使美國的經濟可以保持正常的運轉。

報告的第三部份描述了三種趨勢,這些趨勢指出,美國在全球網絡中的作用正在被減弱。隨著世界上越來越多的人上網和採用新技術,帶寬的需求正在增加。帶寬在亞洲的需求增長得最快,而在亞洲,中國正在成為領先的海底光纜提供商和擁有者。美國政府因為監管方面的麻煩和延誤,在對外國政府(中共)侵入這一領域時的咄咄逼人的舉措,感到力不從心。而在光纜領域,因為全球對帶寬的需求增加,競爭激烈,美國人民獲得國際寬頻容量,都變得比較困難。

在報告的最後,希爾曼提出了保護美國在海底網絡的中心和優勢地位的建議。他認為,美國的政策制定者們,應避免採取過份嚴格的姿態,這會鼓勵大公司將光纜帶到其它地方,並將數據中心和相關的經濟活動與光纜一起帶走。美國政府可以做的,是讓聯邦通信委員會(FCC)改善光纜規劃流程,使風險評估和許可證的頒發過程更加可預見、更加清晰。美國也應該優先發展先進的「零信任」(zero-trust)技術,比如更高級的加密,以使得海底光纜在充滿挑戰的環境中可以繼續運行。美國還應改善光纜的外國環境,並抓住發展中經濟體帶來的機遇。

希爾曼警告說,世界不再等著美國去解決這些問題,全球的海底網絡正在自行發展,為了其它國家的利益在發展!希爾曼特別舉出了中共領導人習近平的例子,指出了中共的數字野心。習近平最近宣佈,一條「數字絲綢之路」(Digital Silk Road)將以北京作為「全球網絡的中心」。希爾曼認為,美國在這一戰略領域的競爭中,其實具有相當大的優勢,包括最尖端的技術、世界領先的公司企業,和法治的制度。他認為,建立有韌性的海底光纖網絡,既有現實性,也具有相當大的緊迫性。

希爾曼指出的人們關於海底光纜和衛星通信的幾個迷思,也頗為有趣。人們想當然地認為,衛星通信肯定傳輸了國際上最多的數據,但其實95%的數據是通過海底光纜進行的。人們認為鯊魚可能是海底光纜最大的殺手,但其實人類的海洋捕魚造成了三分之二的光纜事故。以前,人們以為電信公司如美國電話電報公司(AT&T)等是海底光纜的主要使用者和建設者,但如今谷歌、面書、微軟和亞馬遜才是世界海底光纜最大的投資者。

應該說,希爾曼的報告所探討的,是非常具有緊迫性的現實問題。中共最近在試圖架設連接非洲和歐洲的海底光纜的計劃,正展示了中共威脅全球網絡安全的最新努力。如果美國政府不能清醒地認識到中共的威脅,拜登當局依然在與中共打交道的時候立場不清、策略不明、敵我不分,並且缺乏戰略的明晰和策略的強硬,希爾曼所預測的美國喪失這一領域的優勢地位,我們世界被中共籍由互聯網和全球網絡滲透並控制,則非常有可能成為恐怖的現實。#

(作者為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