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北京市朝陽區「全面啟動上門接種服務」。大紀元記者3月10日通過北京市民獲悉,他們本人及其相識的人都不願意接種大陸疫苗,人們不相信中共對疫苗和疫情的所有宣傳消息。

大陸媒體3月10日報道稱,北京市朝陽區在進社區、進村接種疫苗之後,又開始新的「五進行動」,即進機關、進CBD(中央商務區)、進產業園、進商圈、進校園,全面啟動上門接種服務。

朝陽區民眾:沒聽說鄰居朋友打疫苗

家住北京朝陽區、曾從事法律工作的趙女士告訴記者,到目前為止,社區還沒有人通知他們接種疫苗,社區只是將有關的接種疫苗通知貼在電梯牆上,說是自願的。

她說:「不管是收費還是免費,我們都不會去打。因為我們的身體條件太差,如果去打這個疫苗的話,我們擔心我們的身體會出現異常的,所以我們都不能打。」

「通知說,打了這個疫苗不能喝酒、不能洗澡。那我覺得如果不能洗澡的話,那你從外頭回到家裡很容易感染,如果有什麼病毒的話。我們很害怕這種交叉感染,因為外出嘛,很令人擔心的,如果光打了這個都不能洗澡,有很多限制,那不能清潔身體的話,那我覺得真的沒有必要打。」她說。

到目前為止,她還沒有聽說左鄰右舍、或周邊朋友接到通知後打了這個疫苗的。

她強調說:「我相信沒有人願意接種這個疫苗吧,如果他們的腦子夠使的話,沒有人會願意去接種這疫苗。」

北大學生:中共沒安好心 不敢打

北大學生王同學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說:「我是覺得中共這麼搞肯定是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其實是說明這個疫苗禁忌多、又效率低。而且不良反應報告不透明的國產疫苗倉促推出,實際上受到了社會上許多人的抵制,所以要做上門接種這種之前當局也沒有做過的事情。」

他強調:「其實就算是免費給我打,我也不會打的!畢竟這個疫苗官方自己說的禁忌和不良反應就那麼多,再加上國產疫苗之前出過的安全問題,更不敢打了。」

「另外,中國大陸的疫情清零也是政治清零,其實就我了解到的一些情況,一直沒有斷過,但是具體有多少難說。」他說。

北京法律博士:政府已經失信 百姓只能自保

北京法律博士吳先生對大紀元記者表示:「我知道的人肯定都不願意打的。我身邊我知道的人,跟我交流過談疫苗的人,我認識的人,沒有一個願意在近期注射疫苗,哪怕是免費的。因為現在這個病毒到底有多厲害、多恐怖,現在仍然有很大的疑問。我們在感官上、感性上都知道它很恐怖,但是到底恐怖到什麼程度,現在誰也說不清楚。」

「而且到底這個疫苗有什麼副作用,誰也說不清楚。特別是對普通老百姓來講、對我這種沒有醫保的人來講,我肯定是不打的,萬一有問題我怎麼辦?我認識的人中沒有一個願意打疫苗的。」他說。

吳先生進一步說,一方面大陸的醫療水平肯定是不如歐美發達國家,另一個重要方面是,2020年政府掩蓋武漢疫情,令人無法再相信它。

他說:「2020年年初,武漢、湖北地方政府、相關的疾控部門、包括國家疾控部門,故意掩蓋疫情,對我本人、對我所認識的法律行業朋友們來講,對官方發佈的消息是沒有辦法信任的。既然連疫情、當時出現那麼多病例,這麼重大的公共衛生事件,地方政府、疾控部門都敢惡意掩蓋,包括毫不相干的公安插手,既然敢做出這種事情來,你想想,隨後發佈的任何疫情消息,根本就不可信。一旦失去信譽了,隨後發佈的任何信息,沒法讓人相信了。」

他表示,在這種情況下,大陸老百姓只能求自保,當局根本不會考慮老百姓,它首先考慮的是官位。

他說:「你只能自保、只能好自為之。你指望政府是指望不上的。他們官員首先考慮的是保他們的官位,他一切的一切都是保他的官位,他一切的一切是所謂的政績給他的上司看,他們眼裡沒有老百姓的。」

「當局本來就把中國人生命當兒戲,而且一貫如此。要不怎麼會在去年一月中旬,基本上武漢當地民眾很多人都知道有疫情的事情,它還在那裡壓制與掩蓋。對中國(中共)政府尤其是地方當局來說,一直把這種事情作為他們政績的負面新聞,一定要掩蓋、壓制的。地方官員才不管你人命關天不關天的,他只考慮在他的轄區內不要出現所謂的負面新聞、所謂的負能量。」吳先生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