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省臨夏縣法輪功學員李建魁9年前在臨夏縣看守所被毒打致腦瘀血,至今仍留有後遺症,他於2020年11月25日再被綁架到臨夏縣看守所非法關押,並被構陷到縣檢察院。

明慧網報道,2020年11月12日,在中共所謂的「清零」迫害(企圖以強制手段使修煉法輪功的人數清零)中,甘肅省政法委、臨夏州公安局、臨夏縣公安局及派出所等不法人員到李建魁家中騷擾。曾因遭酷刑折磨留下後遺症的他,至今仍頭昏腦脹、四肢無力。

11月25日,李建魁被綁架到臨夏縣看守所,並被構陷到縣檢察院。

李建魁,現年71歲,甘肅核工業地質212大隊退休職工,曾因工作患上多種疑難疾病,如矽肺病等(有工傷殘疾證書),常年休養在家,痛苦不堪。經朋友介紹,他開始修煉法輪功,按「真、善、忍」的要求做人,身體逐漸恢復,獲得新生。左鄰右舍及親戚也因此相繼走進法輪功修煉。

1999年7月20日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李建魁曾多次遭綁架、關押,在看守所、勞教所、監獄遭受酷刑迫害,至今留有嚴重腦瘀血後遺症。

在看守所、勞教所遭酷刑

2000年1月,李建魁進京和平請願,為法輪功鳴冤,在天安門廣場被北京警察綁架,後被劫回臨夏縣公安局,在一個破椅子上被銬了兩天,又被劫持到臨夏縣看守所關押迫害。

在看守所,警察徐海剛揮拳使勁打李建魁的臉,把報紙捲成棒打他的臉,用皮帶抽打他的臉。

徐海剛還用手銬對李建魁實施「猴擔」酷刑,即把李建魁的左手從肩膀拽到後背,右手從後背往上拉,雙手被戴上背銬,在銬子底部夾進木棒,直到加不進去為止;再在他的腿上用力踏揉,手捏住手銬往起提,痛得李建魁死去活來。駐所檢察股的馬某也用同樣的方法折磨李建魁,還指使在押犯人毒打他。

在放風場上,一群警察圍著李建魁打耳光,再對他拳打、肘擊、腳踢,把他打倒在地後又一陣亂踹。在看守所所長的唆使下,曾經有號子裏的十幾個犯人排著隊輪流上來毒打他。

李建魁被臨夏縣看守所迫害了半年後又被非法勞教1年,於2000年7月被劫往甘肅省第一勞教所(平安台勞教所)繼續迫害。

因李建魁不放棄信仰,勞教所馬姓大隊長打他的臉、搧他嘴巴,打完後又強迫他在院中跑三十多圈,再強迫他幹更重的體力活。

2000年10月,警察指使吸毒犯把李建魁、張露蟬等幾位法輪功學員弄到公路旁的半山腰。警察王生明用拳頭打李建魁的臉,之後讓他來回搬一塊大石頭,搬不動就打。張露蟬因拒絕說侮辱法輪功的話,被王生明打昏,牙齒被打碎。

在蘭州、臨夏監獄被迫害

2003年3月,李建魁與妻子張萬蘭在地裏幹活,臨夏縣公安局劉副局長帶著南塬鄉派出所警察闖過來,將張萬蘭推倒在地,將李建魁壓在地上,把他的兩隻胳膊擰到背後捆綁,背朝地拖了約100米,然後劫持到臨夏縣看守所迫害。

在臨夏縣看守所,康姓警察拽掉李建魁身上的褲子,拿棍子打他的腿、嘴、眼睛,打完後又對他實施「猴擔」酷刑(見前文所述)。

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半年後,李建魁被臨夏縣法院非法判刑5年,劫持到蘭州監獄,遭迫害3個月後又被轉到臨夏監獄繼續迫害。

在臨夏監獄,教育科科長段曉和授意3個獄警用電棍電擊李建魁頭部、臉部、胳膊處,直到電棍沒電了為止。

警察還對李建魁實施「熬鷹」的酷刑,不讓他睡覺達3個多月;還利用那些拿錢行賄不用參加勞動的犯人迫害李建魁,以此爭得獎勵。

酷刑致腦瘀血 再枉判六年

2012年6月9日,李建魁在與妻子回家時,被警察綁架到北塬刑警隊。他被扒掉鞋、褲,綁到老虎凳上。他不畏強暴,唱著「法輪大法好」的歌曲,警察把紙塞進他的嘴裏,折磨了他一夜。

第二天,李建魁被劫持到臨夏縣看守所。李建魁剛進看守所門,看守所指導員善玉龍就把他弄到一個空房間裏,發瘋似地打他的頭部、臉部,對其身子一陣拳打腳踢,使他傷痕纍纍。

第二天早晨,看守所所長林進喜和善玉龍把他從監號裏拉出去,和兩個警察一起毒打他。第三天,警察胡培興把他從監號裏又拉出去,拿來在水裏泡了很長時間的麻繩,往他腿上使勁抽打。

經歷這三天的酷刑迫害,李建魁的身體開始每況愈下。

2012年8月10日,李建魁不省人事,被送到臨夏縣醫院,又被轉往臨夏州醫院。據大夫說:他被打得腦瘀血。經臨夏州醫院神經一科手術搶救,他在醫院裏住了44天後出院。同年11月12日,臨夏縣法院到李建魁家中對他非法庭審,枉判他6年,監外執行。

如今,李建魁再次被綁架到臨夏縣看守所遭受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