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一支科學團隊日前在南極西部一塊冰架下進行鑽探工作時,在冰架以下900米深海處竟意外發現狀似海綿的未知生物,儘管溫度已經是零下,但這些小生命都異常頑強,但它們來自何處、以何為食以及分佈情況仍然成謎。科學家們也覺得不可思議,希望未來能深入探究。

位於西部威德爾海的菲爾希納龍尼冰架(Filchner-Ronne Ice Shelf)是南極洲第二大冰架,面積超過150萬平方公里。該冰架與公海相距260公里,距最近的食物源超過300公里,而冰架下完全黑暗、溫度長期處於零下2.2攝氏度。此前,科研人員在冰層上鑽了八個鑽孔,但未發現多少生命的存在。

位於南極西部威德爾海的菲爾希納龍尼冰架。(Shutterstock)
位於南極西部威德爾海的菲爾希納龍尼冰架。(Shutterstock)

近期,英國南極調查局(BAS)地質學家團隊原本鑽探冰層以採集泥土樣本,他們在菲爾希納龍尼冰架上鑽了一個900米的深洞,但最終撞到岩石而非原本估計的海底泥漿,更意外的是,攝影機捕捉到「牢牢依附」海底石層、狀似海綿生物的神秘物種。

從影片(請點擊觀看)中可以看到,一塊黑色石頭上面附著許多生命體,包括魚類、蠕蟲和甲殼類等小型移動生物。甚至還有幾種以前人類從未見過的物種,有像金針菇一樣的莖桿類生物,還有類似海綿的生物。

近期,英國南極調查局(BAS)地質學家團隊在南極菲爾希納龍尼冰架以下900米深海處竟意外發現狀似海綿的未知生物。(BAS提供)
近期,英國南極調查局(BAS)地質學家團隊在南極菲爾希納龍尼冰架以下900米深海處竟意外發現狀似海綿的未知生物。(BAS提供)

先前的理論主張,當遠離陽光與有明顯食物來源的位置,例如開闊海洋,像海綿一類的濾食性動物(Filter feeder)通常難以生存,所以生物學家不預期在冰架下發現太多生物,只會發現到一些如魚或蟹等以捕獵為生的物種。

該研究主要作者、生物地理學家格里菲斯(Huw Griffiths)博士在2月15日發佈的新聞稿中表示,這是一次幸運的發現,展示了南極海洋生物的特殊性,以及它們對冰凍世界的適應力,十分令人驚訝。

BAS的地質學家史密斯(James Smith)補充說:「我們原本只想從冰架下取得沉積物,因此當我們(的攝影機)碰到巨石、看見有動物生活在其上的影像,真的感到很意外。」

近期,英國南極調查局(BAS)地質學家團隊在南極菲爾希納龍尼冰架以下900米深海處竟意外發現狀似海綿的未知生物。(BAS提供)
近期,英國南極調查局(BAS)地質學家團隊在南極菲爾希納龍尼冰架以下900米深海處竟意外發現狀似海綿的未知生物。(BAS提供)

與BAS合作20年之久的格里菲斯推測,這些濾食性動物可能是適應南極生活後的「強悍」物種,「我的猜測是它們很可能是全新物種。」這個物種可能經過特化,才能在如此艱難的環境下生存,「不可思議地適應」這個冰凍世界,甚至在沒有食物的條件下存活數周、數月,甚至數年之久。

「這顯示地球上存有不按生物學家理解的規則而生存的生命。」格里菲斯說,還有許多未解之謎,例如這些動物如何到達該處、它們的飲食習慣如何、已在這裏植根多久、如果冰架崩塌會對這些冰下棲息地造成甚麼影響等等,「我們對這個世界一無所知。」

格里菲斯最後說,科學家們將不得不尋找「新穎的有創意的方式」來研究南極海底,以便進一步回答仍然存有困惑的許多問題。

該團隊的新發現已於2月15日發表在《海洋科學前沿》(Frontiers in Marine Science)雜誌上。

(英文大紀元記者Louise Bevan對本文有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