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已被中共強制失蹤超過1200天,至今生死不明。他因曝光他人遭受的酷刑而遭受酷刑。

在人類歷史上恐怕很少有這樣的人,出於良知正義、不顧個人安危,揭露曝光了他人遭受的慘絕人寰的酷刑後,自己也因邪惡勢力的報復而經歷了同樣駭人聽聞的酷刑。

高智晟律師就是其中一個,他曝光的是法輪功學員遭受的酷刑,而強加酷刑的邪惡勢力是中國共產黨。

《新紀元》一直在追蹤報導高智晟這位當代義士的故事。比如在2012年,時值中共前政法委書記、政治局常委周永康被宣布立案調查,《新紀元》發表了《高智晟:兩派生死爭鬥的焦點》一文,裡面寫道:

「洞悉中共現狀的人都知道,中共現在內訌的關鍵,不是江派、團派或太子黨的所謂派別之爭,也不是毛左或改革派或新民主主義的路線之爭,而是是否對億萬法輪功群眾欠下血債、是否面臨清算的生死之爭。而三次為法輪功上書的高智晟,自然成了兩大陣營針鋒相對的焦點。溫家寶與周永康在處理高智晟的態度上,雙方扳手腕較勁,也就真實再現了兩派爭奪的慘烈。」

2005年12月13日,他在大紀元網站公開發表了《高智晟退出中國共產黨的書面聲明》,並寫道:「高智晟一個已多年不交黨費,不過『組織生活』的黨員,從即日起宣布:退出這個無仁、無義、無人性的邪黨。這是我人生最自豪的一天。」從那以後,24小時跟蹤監視高智晟全家的便衣警察更多了。

2006年12月22日,在西方人準備過聖誕節前,中共祕密對高智晟判刑三年緩刑五年,並剝奪政治權利一年。新華社公布的判刑原因是:他「撰寫並在《大紀元》等互聯網站上發表《高智晟三致胡錦濤、溫家寶公開信》、《這個政權從來沒有停止過殺人》等九篇文章……」,其中有「顛覆國家政權」的內容。

緩刑期間,他被多次祕密綁架、酷刑折磨,2009年2月開始更與外界失聯近兩年,2011年又被關押到新疆某監獄。從2005年算起來,高智晟律師失去人身自由已經九年,其中大部分時間被祕密關押,並受盡酷刑折磨。

高智晟曾說:「今天我要是敗了,就再沒人會相信天理了!所以掌握天理的人祂不會袖手旁觀!所以神在和我們並肩作戰!」2006年出版《神與我們並肩作戰》一書,收錄他近年的維權文章。國內外普遍高度讚譽高智晟,稱他「是一位偉大的和備受尊重的律師,他通過捍衛許多人和許多事業的權利,勇敢的尋求給官方宣稱的中國『法治』賦予意義。」

因曝光他人遭受的酷刑而遭受酷刑

2006年高智晟在姐姐家遭綁架後,被判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這5年間他屢遭綁架、失蹤、酷刑,2011年緩刑被撤銷,他被關進監獄3年。

2009年2月9日,網上傳出《黑夜、黑頭套、黑幫綁架——高智晟律師自述遭綁架經歷》一文,講述的是2007年9月21日高智晟被綁架後第二天的遭遇。文章寫到:

「我聽出來者是王姓頭目,他說:『高智晟,你這幾位大爺給你準備了十二道菜,昨晚才給你伺候了三道,大爺我就不愛囉嗦,後面還要讓你丫的吃屎喝尿,還要拿簽子捅丫的「燈」(後來才明白是指生殖器)。你丫的不是說共產黨用酷刑嗎,這回讓你丫的全見識一遍。對法輪功酷刑折磨,不錯,一點都不假,我們對付你的這十二套就從法輪功那兒練過來的,實話給你說,爺我也不怕你再寫,你能活著出去的可能性沒有啦!把你弄死,讓你丫的屍體都找不著。』

「在接下來幾個小時的折磨中,我出現了斷斷續續的昏迷,這種昏迷可能與長時間的出汗缺水及飢餓有關。我光著身子躺在冰冷的地板上,神志像過山車一樣起伏不斷。中間感到數次有人剝開我的眼皮用光晃我的眼睛,像是在檢查我是否還活著。每至清醒時,我聞到的全是尿臭味。我的臉上、鼻孔裡、頭髮裡,全是尿水。顯然,不知何時,有人在我頭上、臉上撒了尿。」

2009年,高智晟的妻子耿和決定為孩子冒險離開中國,在友人協助下帶著16歲女兒、5歲兒子,從雲南偷渡到泰國,隨後抵達美國,取得難民身份,獲得政治庇護。

重讀三封公開信 讚法輪功高貴

2014年7月,迫害高智晟的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周永康落馬後,在世界各國人權組織的呼籲下,高律師也刑滿出獄。

據BBC報導,高律師在新疆的監獄「被完全摧毀」,精神、肉體都受嚴重酷刑,且被剝奪與人交流的權利,記憶、語言功能嚴重衰退。此外,高仍受到嚴密的監控,並未獲得真正自由。

2015年9月,出獄後的高智晟回到老家,在整理母親遺物時,偶然發現《高智晟律師文選》中他寫給胡錦濤、溫家寶等人的三封公開信。

在時隔10多年,特別是在自己親身遭遇同樣慘絕人寰的酷刑之後,高律師依舊對法輪功學員敬佩不已,他寫下了題為《高貴的殉道者 我們民族的光榮》一文。

文章說:「昨日在母親遺櫃裡尋物時偶得《高智晟律師文選》一本,坐下來一口氣讀了致中共賊首的三封公開信,在自己有了同樣的酷刑經歷後,才真曉了那種災難的何其驚心動魄!山東的魏秀玲『死』而復活而終於又死。今天再讀,其悲慘狀直使人窒息,她死前下身竟是裸露著的,我的心持續為之顫抖著。長春的劉博揚母子在被折磨至死前母子慘叫聲互聞……。

寫下這些實地調查的文字又十年矣,殺人凶手們依然是『領導同志』,依然昂首挺肚,早已忘記了他們臉上永不可褪去的血污。這是類央視、《環球時報》、《解放軍報》諸惡媒體的成績,是全體一路麻木下去的人民的功勞,是久淤於襟的恥辱。

我彼時寫予胡、溫的那些文字,終於不能撼動這世界上一些人麻木了的靈魂,邪惡政權行事如鬼的惡行依然未見有纖毫的改變。我的周圍,一些見不得人的東西依然不捨晝夜地遊蕩著,認真經營著他們的主子永遠將中國留在黑暗裡的酣夢。」

文章最後說:「讀三封公開信後馬上寫下上述文字,以紀念那些已往逝的、高貴的殉道者,他們是我們民族的光榮,是這民族的最後力量,是這民族尚可有為、尚可高貴的證據,紀念他們,是我們終於還未完全泯滅良心的證據。

高智晟,2015年9月12日。」

高智晟已失蹤三年多

2016年高律師出版了秘密寫作的書籍《2017年,起來中國》,記錄了中共對他的綁架、囚禁、酷刑,並見證到了神對他的啟示,預言中國共產黨敗亡,並就建設民主現代中國提出看法。

在400多頁的書中,信仰基督教的高智晟提到獄中的兩段神奇經歷:

大約是2010年7月的一天,在提審他的桌面上面的白色泡沫板上出現「96」這個非常清晰的數字。高律師百思不得其解。大約過了半個月,96前面出現了「全黨」二字,成了「全黨96」。高還是一頭霧水。後來在「全黨」與「96」之間的上方出現了一個字「歲」。

「全黨歲九十六」,中共1921年建黨,1921+96=2017。

還有一次,大約是八月的一天早晨,起床前一兩秒鐘裡,有個極美好的童子聲音在高智晟的耳邊喊了一句「4968」。開始高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只知道這是個很重要的數字。後來他明白了,中共建政時間是1949年,1949+68=2017。

於是他寫下了《2017年,起來中國》一書,書中說中共即將到台。無論是哪一年中共倒台,在中共倒台之前,每個人甚至中共的官員都有機會選擇脫離中共,等到中共垮台還與中共為伍的人,就會被歷史清算。

他2014年出監獄時,中共當局給他二個選擇:一個是他改名換姓,他還可以繼續罵共產黨,政府給他安排一份待遇優厚的工作。二是他遠走高飛,他可以出國。

高智晟兩個選擇都沒要。他寧願被囚禁在陝西那個偏遠貧瘠的山村,也要親身見證中共滅亡的那一天。

2017年8月,高智晟再次失蹤,至今已經3年多了,依舊生死不明。不過,世界沒有忘記他,人們依舊在不斷呼喚高智晟的名字:

高——智——晟!中國的良心!

他一定會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