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兩會期間,許多維權公民往北京方向走,幾乎都被攔截。3月6日下午,被截回的訪民已經都失聯。

在他們被截回當地派出所時,有的還能發出求救資訊,但今日已經都聯繫不上了。6日被截回的有:唐雲淑、王治芬、徐定芬、陳子連、鄒茂淑、譚敏、田世蘭。

府右街派出所抓人又推責

3月6日下午3點鐘,重慶訪民王治芬、唐雲淑、陳子連、徐定分在北京要去郵局寄信時,在府右街被警察查身份證後攔下帶到府右街派出所問話。然後被送往久敬莊,當天晚上由駐京辦的人接到位於豐台區高家場46-3號的重慶駐京辦。現在她們4人都已連繫不上。

唐雲淑的未婚夫肖真義發出尋妻公告:「唐雲淑,你現在究竟在哪裏?」

肖真義說:「一個大活人,只因在北京遇到查身份證的警察被帶到府右街後,現在其電話就一直處於關機狀態,打北京市府右街派出所的電話說是:『不屬於業務範圍』就匆匆掛斷電話。」

他還說,「習主席講:『傾聽人民呼聲,汲取人民智慧,把人民擁護不擁護、贊成不贊成、高興不高興、答應不答應作為衡量一切工作得失的根本標準,著力解決好人民最關心最直接最現實的利益問題……』尤在耳邊,可現實差距咋這般大呢? 」

記者連續兩天撥打唐雲淑手機,都處於關機狀態。

鄒茂淑警所遭脫衣

重慶市長壽區鄒茂淑和譚敏、田世蘭,3月4日傍晚6時許,在高鐵邢台柏鄉服務站查身份證時,被邢台柏鄉縣公安分局扣押身份證,三人在公安局裏被留置十多個小時,期間鄒茂淑打110報警,被警察搶走手機,不讓她打。最後由駐京辦來接走。

三人被遣返重慶後,鄒茂淑被長壽區的派出所、街道社區的人強行帶到派出所,當時她還打電話向南岸區訪民危文元求助,說她在派出所裏被人脫衣服了。

危文元向大紀元記者表示,「昨天我跟她打電話時,她都還在派出所的,她說有人脫她衣服。說是長壽區桃花派出所那個人喝醉酒了,喝醉酒也不能亂來呀,那個是耍流氓,因為他還是沒喝醉酒,喝醉酒的話他自己都不知道了,他怎麼去脫別人衣服?」「不知道現在出來沒有,電話關機了。」

記者連續兩天撥打鄒茂淑手機,也都處於關機狀態。王治芬、譚敏等人也都聯繫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