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外界公認高風險的「科興」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苗,上月(二月份)在港接種至今不足兩周,已有3宗死亡個案,至少20例個案出現嚴重不適症狀,需留醫ICU(深切治療部),引起港人擔憂,不少人「退針」取消接種疫苗的預約。

「科興」無任何臨床數據支持給老人接種

中國大陸早就開始接種「科興」疫苗,整體嚴重的不良反應到底有多高?中共對外至今沒有任何明確公佈。美國陸軍研究所前病毒學專家林曉旭博士認為,這是個很大的問題。按照中共官方衛建委的統計,到一月底,中國至少有2,700多萬人已經接種了疫苗,「官方為甚麼不統計在中國大陸出現的嚴重的不良反應實際的案例有多少?接種疫苗以後死亡的有多少?也不見得說所有的死亡就一定與疫苗是有直接關係的,但是你至少應該有一個數據、應該有一個分析。」

在大陸,中共的優先接種計劃中,不包括18歲以下的未成年人和60歲以上的老年人群體,而對外卻並無強調這一點,例如香港一部份長者已經「優先」接種了。美國陸軍研究所前病毒學專家林曉旭接受本報《珍言真語》採訪時表示,最大的問題是,沒有任何臨床的數據,來支持給老人接種科興疫苗。他認為,港府推出「科興」疫苗等過程中,政策定得太寬鬆,「至少我覺得應該非常謹慎,對老年人做這個疫苗,現在還沒有一個完整的數據。」

香港接種疫苗後,接連造成長者死亡案例及嚴重的不良反應,林曉旭指,儘管醫學專家會調查這些案例是否直接與疫苗相關,可能短期內不會有定論,「但至少你(中共)明確在中國大陸都已經不推薦給60歲以上的老人注射疫苗,還包括孕婦、還包括一些對過去的一些疫苗有嚴重過敏反應的人,也不建議注射疫苗。所以我覺得在香港推出這個科興疫苗的時候,至少要明確的,至少跟著中國大陸的這個做法,對不對?」

林曉旭質疑:「如果大陸都不敢給老人接種,你為甚麼在香港要給老人接種呢?而且其實香港這個情況也許也不是個例,我看到泰國方面其實也有比較不好的消息,泰國從中國進口了33,600劑科興的疫苗,總共現在給2,900多的醫護人員注射,其中有兩個人出現了嚴重的副作用,這還是醫護人員,但在泰國的這個嚴重的不良反應,包括發高燒、胸悶、呼吸困難、劇烈頭痛、全身紅疹等等這種症狀,其實也是蠻嚴重的一個情況,所以這個還只是2,000多人裏邊就有兩例了。」

國內外老年人仍是高危人群 高福的說法荒唐

林曉旭指,中共官方對接種疫苗造成的不良影響的數據非常的不透明,「而且曾經有媒體報道說,幾十萬人接種的時候就說,完全沒有嚴重的不良反應,是零,這些數據都是太過樂觀,就是這個數據表面上太好了,好的令人不敢相信」,他認為,應該敦促中共官方能夠更透明的公佈這些數據,「當然我這是比較理想化的一種訴求了,但總的來說我覺得至少港府不應該現在急著給60歲以上的老人接種『科興』疫苗。」

在中共的優先接種計劃中,不包括60歲以上的老年人群體,令公眾不解。對此,中共政協委員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則回應稱,是因為在國內的疾控政策的防疫得當,長者「打不打疫苗?甚麼時候打?如何打?都是一個風險和收益之間的平衡問題」。不過高福後來也補充,「老年人的數據我們沒有或者很少,所以我們比較謹慎。」

林曉旭認為高福的說法沒有道理,他直言,因為在國內外老年人仍然是高危人群。「因為你本身老年人他的體質弱。免疫系統差一些,更何況老年人又有其它的基礎病,比如高血壓呀、糖尿病等等,這些人群他們當然是高危人群,對於這樣的呼吸道疾病是很容易被感染的。」林曉旭舉例說,在老年中心等多人的社交環境中,與其他人多互動,與醫護人員也增多互動,跟家人的照顧不同。造成老年人被感染的可能性增大,而且被感染後轉為重症的比例也比年輕人強,「所以當然對他們來說是風險比較大的,我不知道高福的數據從哪裏來的?」

因「科興」無老年人臨床數據 故不敢給老年人注射

中共對老年人的預防有特別的方法預防?林曉旭說,到目前為止,中共方面也沒有任何定論說有哪一種藥物對中共病毒有效,也無此數據。「所以我覺得他(高福)這個說法嚴格的來說比較荒唐。實際上,只能是隨時關注老年人這個群體,不斷的加強對他們應有的保護,而且要更多的鼓勵老年人,儘量想辦法能夠調整自己的身心健康。很多國家其實也是建議老年人,比如說維他命C呀、D呀,能夠比較穩定的攝取這些維他命。提升他們的免疫能力等等。」

「我覺得其實對老年人來說,仍然是一個很大的挑戰。你比如說就像這個紐約,紐約的這個老年中心裏面去年的死亡人數達到了1萬5千多人,這是相當不容易的,因為對老年人來說風險肯定是大的。那怎麼會說中國的老年人的這個防範就已經達到了非常理想的狀態呢?所以他們(大陸)不需要打疫苗,這個本來就是荒唐的說法!」

林曉旭直斥:「根本的原因就是因為『科興』的這些疫苗,沒有對老年人的數據,老年人你要給他注射疫苗,你沒有這個臨床試驗的數據作為一個支持。所以他不敢給老年人注射。」

今次「科興」疫苗在香港接種,不足兩周就造成如此大的不良反應,引發外界關注。林曉旭說,香港出現這種情況,對於香港民眾是一個警醒。對其它接受「科興」疫苗的國家,當然人們都會緊張,「包括菲律賓,菲律賓是預訂了2,000多萬支,但是現在菲律賓的綜合醫院、醫生協會,正在重新評估『科興』疫苗。據說有95%的社會成員反對使用『科興』疫苗」, 他們反對的根據是因為「科興」疫苗的保護率只有50.3%,菲律賓也許會考慮其它的來源。

現在疫苗競爭激烈。林曉旭說,印度實力也相當強,印度與AstraZenec的合作由來已久,並有相當大的疫苗生產線,可以大規模的生產兩三種不同的疫苗。同時也是積極的提供疫苗給一些國家,甚至是免費提供的。「所以實際上印度的競爭力相當強。所以我覺得在大家強調這個大國疫苗外交的時候,首先第一點,就是安全性是第一位的。不管是這個疫苗誰快,對不對?但是我覺得首先要強調疫苗的安全性。」

中共應對公衆公佈接種後數據

香港接種科興疫苗不足兩周,已造成3宗死亡個案,至少20例個案在接種後出現嚴重不適症狀。(Shutterstock)
香港接種科興疫苗不足兩周,已造成3宗死亡個案,至少20例個案在接種後出現嚴重不適症狀。(Shutterstock)

「中國(中共)的『科興』疫苗和『國藥』疫苗,一個大的問題就是它們既然這麽早就已經在中國國內開始接種了。這個其實是對中國人不太負責任的做法。另外一點,你既然已經這麽早就接種了的話,對於中國老百姓來說,很重要的一個數據就是,在過去已經接種了幾千萬的這些人裏面,有多少嚴重不良反應?有多少死亡病例?應該對公衆負責公佈的數據,對吧?你光是求快,是不能保證安全的問題的。」

林曉旭強調,首先一定要有這個數據的透明性。另外就是中共本身不應該對於某些關鍵的數據有所隱瞞,他認為這是第一位的。

接種「科興」疫苗被感染的風險仍相當高

香港接種疫苗傳出3宗死亡個案後,「科興」單日接種人數從逾萬人,7日跌至8,100人接種,按日減26.4%。據說港府已經拒絕公佈預約數據。民眾應該如何選擇呢?林曉旭說,民眾應該謹慎為主。「在現在香港的這樣一個環境下,港府當然去配合中國(中共)官方衛健委的一些做法的話,你很難避免。那我覺得就是民眾自己本身要謹慎、要更自保的一種心態來做。」

接種疫苗究竟有多大的保護力呢?林曉旭說:「因爲這個疫苗注射以後,你如果就算按照科興對外官方的數據50.3%,那基本上就是說你打與不打的概率都是50%,對吧?就跟投硬幣的比例差不太多。所以你打完以後到底有多大的保護力,這個不是像Moderna或者Pfize說的這個有90%多的這個保護率一樣。所以我說你打了『科興』疫苗被感染的風險仍然相當高。」

林曉旭認為,不必過份的將所有的希望都寄託在疫苗上,增強自身的免疫力仍然是第一位的。

巴西及南非的病毒變種是非常不利的消息

現在中共病毒不斷變得傳播性更強,接種疫苗是否真的管用呢?林曉旭表示,「所有的疫苗,不管是AstraZenec,Pfize,Moderna,包括『科興』和『國藥』,都明確的有提到,對於巴西的變種,對於南非的變種,對於包含『1484K』的這種這樣的變種都有疫苗所激發的抗體的綜合能力都有所下降。有的下降得很厲害,只剩下1/6等等。」

「甚至南非已經不再使用AstraZenec了,法國的北部也不再使用AstraZenec這個疫苗,那就是因爲她們發現當地,南非的變種是主要的流行的病毒株。那麽這個疫苗對這個病毒株沒有明顯的作用了,那當然就不再用這樣的疫苗了。所以我覺得就是對於港府來說一方面要積極監測,就是現在香港流行的這個病毒是哪一種變種。」

另外一方面,若不幸 「1484K」這個病毒在香港或其它地方流行,林曉旭強調,需特別小心。「因爲那時候就算你打了疫苗也不見得起得作用。而且再往下發展的話,還有一個風險就說新的病毒新型出現的話,那就真的有可能打了疫苗反而增加了病症加重的可能性。就會産生抗體依賴性的這個增強效應。所以這個方面我覺得是現在需要特別警醒,就是這些巴西的變種、南非的變種對整個疫情的流行,就是非常不利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