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禍害全球,造成數百萬人死亡。外媒披露,在疫情早期,美國前總統特朗普被習近平的電話所欺騙,直到美國的病例開始增多,美方才意識到受騙,隨即以「武漢病毒」的說法反擊中共。

美前副國安顧問爆特朗普最早禁飛中國的過程

2021年3月4日《華盛頓郵報》(下稱《華郵》)刊登了Josh Rogin的新書《天堂之下的混亂(Chaos Under Heaven)》的書摘,披露了特朗普政府官員所敘述的特朗普遭習近平電話欺騙,從而誤判中共病毒的內幕。

文章透露,2020年1月14日,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舉行了關於在大陸各地蔓延的中共病毒疫情的首次會議。

當時,美國前副國家安全顧問博明(Matt Pottinger)比白宮裏的任何人更早地看到這種流行病的到來。但特朗普政府中的大多數人都不想相信正在發生的事情——或者至少不想說出來。

1月27日,博明主持了內閣級別的正式會議,所有相關機構的第一或者第二負責人參加會議。包括時任美國衛生及公共服務部部長亞歷克斯·阿薩爾(Alex Azar)、美國疾控中心主任羅伯特雷德菲爾德(Robert Redfield)、醫學專家安東尼·福奇等都在場。

博明想要禁止來自中國的旅行者(shut down travel from China),但沒有人同意。他們認為博明瘋了。

第二天早上,博明與一名了解當地疫情真相的中共高層醫生交談。博明問,「這是否會像2003年的SARS一樣嚴重?」醫生回答說,「忘了SARS,這是1918年。」他指的是20世紀當時最致命的流行病:一場流感爆發,造成全球約5000萬人死亡。

1月28日,時任美國國家安全顧問羅伯特‧奧布萊恩(Robert O'Brien)和博明向特朗普作了簡報。兩人建議特朗普立即禁止來自中國的旅行者,或任何最近去過中國的人。當時,特朗普政府的每一位官員都反對這一舉動,甚至福奇等衛生專家也反對。

最後特朗普支持奧布萊恩和博明的建議。

公開資料顯示,1月31日,美國三大航空公司宣佈停飛中美直航航班;2月2日美國對中國關閉邊境。

習電話騙特朗普 美用武漢病毒說法回擊

2月6日晚,特朗普和習近平進行了長時間的通話,雙方討論了中國的疫情。

《華郵》文章披露,一位參與電話通話的高級政府官員說,在談話中,習近平告訴特朗普,他反對美國拒絕中國航班入境的決定。特朗普要求習近平允許(美)疾控中心官員進入武漢,當時武漢已被封城。習近平拒絕,並要求特朗普別再採取任何會造成進一步恐慌的行動,實質上是要求他淡化威脅。習還告訴特朗普,中國的疫情已得到控制,該病毒對外部世界沒有威脅,而且病毒對溫度敏感,因此可能在天氣變暖後消失。

這些都是謊言,但特朗普相信了習的話——或者想要相信這些話——以至於在白宮內外,特朗普都開始談這些。「這是一個安慰性的電話」,這名官員說。他將習的信息解釋為「這裏沒啥好看的,我們已經完全控制了疫情,別反應過度」。

很快美國人聽到了時任總統特朗普直接說出這些話。

2月10日,特朗普在與各州州長的白宮會議上說:「現在我們談論的病毒,很多人認為,這種病毒會在4月份,隨著高溫而消失。」

文章說,隨著美國的中共病毒病例增多,特朗普團隊看來意識到自己上當受騙了,並開始將矛頭指向中共。他們表示,明確疫情爆發的起源很重要。但在這個階段,美國務院希望在指責中共的同時,不被外界指責他們在煽動對亞洲人或亞裔美國人的種族歧視。經過一番商議,特朗普政府確定讓時任國務卿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使用「武漢病毒」的說法,這個詞被認為強而不具備太大煽動性(strong but not too inflammatory)。

中共不斷威脅特朗普 特朗普反擊

公開資料顯示,隨著美國的中共病毒確診病例數越來越多,中共試圖推卸病毒在全世界爆發的責任,急著把疫情起源地「甩鍋」給美國。

2020年3月,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公開叫囂:「可能是美軍把疫情帶到了武漢。美國要透明!要公開數據!美國欠我們一個解釋!」

3月13日,趙立堅又在推特上轉載一篇五毛的文章,指稱病毒起源於美國,還呼籲網民閱讀。

3月13日美國國務院召見中共駐美大使崔天凱,表達美國絕不容忍這種說法的立場。

同一天,特朗普在白宮記者會上表示,「他們知道它(病毒)是從哪裏來的,我們都知道它是從哪裏來的」。這之後,特朗普開始使用「中國(中共)病毒」的說法,

3月23日,特朗普在白宮例行記者會上,公開提及他對中共的不合作「有點不滿(little upset)」,「它們(中方)應該早點告訴我們此事。我要老實告訴大家,雖我喜歡習主席,欽佩他們在短時間內所做事情(抗疫工作),但我對中方(中共)有點失望。」特朗普說。

隨著中共肺炎在全球擴散,兩國關係緊張。

《華郵》文章披露,中共外交官私下威脅美國官員,如果華盛頓在這場口水戰中不小心,他們將切斷對美國的醫療用品出口。

2020年3月26日,特朗普與習近平再次進行了通話。文章說,在這次通話中,習近平再次威脅,如果特朗普繼續批評中共,就會扣留個人防護裝備。他隱晦地告訴特朗普,美國的聲明語氣和中國的合作之間有因果關係。

對於中共的不斷威脅,美國政府出台了一系列制裁和反擊中共的舉措。特朗普也多次稱要斷絕與中共關係。而美國越來越多的政要在公開言論中,也明確將「中國」與「中共」區分開來。

4月30日,特朗普在白宮宣佈照顧長者的計劃時對媒體說,1月中旬中美簽署了第一階段貿易協議,解決了長期以來的中美貿易逆差問題……大家都很滿意。

「然後,突然之間,(中共)病毒來了,而且發生了令人無法接受的事(意指中共瞞報)⋯⋯這件事極大地改變了我(對習近平)的看法,因為整件事已迥然不同了。」特朗普說。

這是特朗普首次表示中共病毒令他改變了對習近平的看法。隨後特朗普不斷批評中共隱瞞疫情,中美關係也不斷惡化。

5月13日,特朗普發推說:「我已經說了很長時間,與中國(中共)打交道是一件非常費時費力(expensive)的事。我們剛達成一項大的貿易協議,墨水都沒乾,世界就被來自中國的瘟疫襲擊。100筆貿易協議也無法彌補損失——所有無辜失去的生命!」

特朗普5月14日對《霍士財經網》表示,「我們可以切斷(和中共的)整個關係。」這是特朗普上任以來針對中美關係發表的有史以來最強硬的評論之一。

當被問及是否已經和習近平通話時,特朗普說,自己與習近平有著良好關係。「但是我只是——現在,我不想和他說話。我不想和他說話。」

特朗普再次警告,如果美國與北京完全切斷關係,美國「會節省5000億美元」。

5月20日晚,特朗普發推文說,「發言人愚蠢地代表中國(中共)發言,拚命企圖轉移其國家給世界造成的痛苦和屠殺。它對美國和歐洲的虛假資訊宣傳和攻擊,是一種恥辱。」

特朗普還指,這場瘟疫來自於中共高層的無能,「一切都來自高層。他們本可以很容易地阻止瘟疫,但事實並非如此!」

5月29日,特朗普在白宮玫瑰園發表講話說,將取消美國對香港的特殊待遇。

6月24日,奧布萊恩公開演講時也指,中共總書記、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習近平「將自己視為約瑟夫·史太林(Josef Stalin)的繼任者」,習近平的思想控制野心不僅限於中國人民,還有重塑世界。

7月16日,時任美國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發表關於中國(中共)政策的講話。他在講話中,提到「中共」24次,「共產黨」或「中國共產黨」共19次,完全將「中國」與「中共」區分開來。

7月19日,時任美國防部長埃斯珀(Mark Esper)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中共是美國的首要戰略競爭對手,美國並不擔心中國的崛起,但在「在中共統治下崛起的中國」令人擔憂。

與此同時,美國漸漸稱呼習近平為「總書記」,而不是原先的「國家主席」。

7月21日,蓬佩奧和英國外交大臣藍韜文(Dominic Raab)會面時說,「中共對這場災難的利用以促進其自身利益是可恥的。習近平總書記沒有向世界提供幫助,反而向世界展示了該黨的真實面貌。」

7月23日,蓬佩奧在加州的理查德·尼克遜總統圖書館發表主題為「共產主義中國和自由世界的未來」的重磅演講,再度把習近平稱為中共「總書記」。

蓬佩奧指,「中共政權是馬克思—列寧主義政權。習近平總書記是一個破產的極權主義意識形態的真正信仰者。」

這是美國第二名高官如此負面地評價習近平。

10月,美國移民局發佈政策指南,再度強調共產黨員不得申請移民。

12月3日,美國國務院宣佈,限制中共黨員及其直系親屬赴美國旅行,把中共黨員及其家屬旅行簽證的有效期,從十年多次往返縮減到一個月及單次,立即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