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大陸股民朱永國實名舉報中共證監會主席易會滿,起因是康得新公司爆雷事件,相關消息在大陸已被全網封殺。近日有知情人透露了該事件涉及中共證監會包庇利益集團、讓中小股東背鍋的內情。

根據朱永國實名舉報的文件顯示,康得新複合材料集團公司(康得新)2019年債務爆雷事件中,證監會參與其中,充當包庇者的角色,該事件直接導致13.3萬中小股民被「割韭菜」,隨後的維權過程被持續打壓。

康得新事件從2018年持續至今。最初中共證監會稱,要調查康得新大股東佔用資金的情況,一度引發康得新股價大跌。

2019年證監會改口稱,康得新涉嫌連續四年財務造假;大股東違法挪用資金;證券虛假陳述,同年7月宣佈康得新股票停牌,面臨退市。

此前2019年1月,康得新發生總計15億(人民幣,下同)債券違約,但其財報顯示,該公司擁有貨幣資金153.16億元。康得新稱,有122億存在北京銀行,而北京銀行稱其帳戶餘額為零。

《大紀元時報》記者3月8日通過知情人喬治(化名)獲悉,康得新的中小股東兩年來多次上訪,要求還原真相,但沒有得到回應,官方一直在維穩和拖延,凡是在微信群發佈上訪消息的股東都會被上門或電話「提醒」,實際上是一種心理威懾。

從上到下包庇 暗箱操作 讓中小股東背鍋

喬治向記者透露了這一事件的內幕。他表示,這宗事件就是上上下下包庇利益集團,讓中小股東變相承擔責任。

「康得新公司繞過股東大會和董事會,把公司掏空,把自己的所有股票套現,再把大量債務轉移到上市公司,相當於把好的東西拿走了,壞的東西留給中小股東了。但中共證監會並未調查。」他說。

他進一步表示,現任中共證監會主席易會滿在擔任江蘇工行分行行長的時候,與康得新的原董事長鍾玉存在貸款關係;康得新危機爆發後,沒有經過股東大會和公告,違規把425套核心設備和3塊土地,總計大概有28億抵押給工行,而中共證監會並沒有對此進行調查,等於默認了這一情況。

另一方面,北京銀行曾與康得新簽訂協議,把上市公司的進帳資金都轉到其母公司康得集團在北京銀行西單的帳戶,而北京銀行的記錄裏仍然顯示這些資金在康得新的帳戶上,而且連續四年開出對帳單、付息單、網銀,並給審計事務所出具詢證函回函。

「這等於說它(大股東)搶劫都不用搶,打劫都不用打,每分每秒就坐在家裏好了,上市公司賺進來一分錢,就到他帳上去了,這個上市公司等於完全沒有獨立性和財產的自主性。」喬治說,「康得新危機沒爆發的時候,誰都不知道這個秘密通道。」

危機爆發後,中共證監會稱,這不屬於侵佔,稱資金已經回流。喬治表示,這是在侮辱老百姓的智商,每筆資金的流向都要對應一個合同,大股東坐在家裏拿錢四年,然後一句話就說還給你了,這是為了賴錢的把戲。

在朱永國實名舉報之前,為康得新公司做審計的瑞華會計師事務所,曾起訴中共證監會。中共證監會因康得新事件,對該事務所罰款520萬元;該事務所表示,北京銀行的函證可以證明康得新的存款,但北京銀行拒絕公佈歸集資金流水。瑞華會計師事務所曾在大陸排名第一,但在康得新爆雷後,正面臨倒閉。

官方包庇 利益集團賺得盆滿缽滿

喬治表示,上上下下的包庇和暗箱操作,結果就是中共證監會生搬硬套的調查結果(財務造假),硬生生地把中小股東拖入到一個程序性的地步,而根據現在這種程序,勢必強制退市。

他透露,其實是中共證監會向下的一路包庇行為,證監會把各方利益集團侵佔的資金全部算作假帳,一筆勾銷,地方政府也不用拿錢出來。

利益集團已經把好處搶奪在手,比如工行搶了28億的抵押權;民生銀行搶了15.9億的三塊土地;地方政府獲得了幾十億的稅收。中小股東質疑,如果真如中共證監會所稱的財務造假,就沒有收稅的理由,為甚麼康得新每月報稅幾千萬,這本身極其荒謬。

喬治還表示,除了北京銀行、工行、民生銀行,康得新事件背後還涉及中共央企,廈門國際銀行等。比如康得新曾與中國化學公司簽署一份違規的虛假採購協議,騙取21.74億募集資金;還曾通過廈門國際銀行與中行信託簽協議,把15億募集資金違規質押掉,貸款給康得集團。

中小股東一夜變貧困戶 正經歷「二次傷害」

喬治說:「對於中小股東來說,退市就意味著歸零,這就是光天化日之下洗劫,這是人類歷史、中國歷史沒有過的。以前洗劫還拿把刀,拿把槍到老百姓家裏去搶,現在不需要了,電子交易系統裏邊全騙進來,一次性全部屠宰掉了,歸零了。」

喬治透露,這13.3萬中小股民中,很多是公務員、警察,還有扶貧官員;康得新事件後,他們發現自己一夜間變成了貧困戶。

喬治表示,當初中小股東之所以投資康得新,是因為中共官方給康得新站台和背書。中共央視曾連續5次宣傳這家市值一度接近千億的上市公司,康得新還曾被官方評為「蘇州優秀上市公司」,中共工信部曾給予康得新很多「榮譽」。

而康得新爆雷後,官方一直在壓制媒體報道,沒有自由、公開地報道此事,中小股東無法合理合法地維權和申訴,在微博和微信公眾號發帖,均被刪除。

中小股東參加過兩次中共證監會的聽證會,但被要求籤保密協議。中小股東質疑,這其中必有見不得人的隱情和騙局。

另外,大股東掏空公司之後,仍然控制董事會,甚至證監會主席的一位「熟人」離開工作了三十多年的工行,被安排到康得新,企圖阻止中小股東追責,導致2020年8月股東大會的17個提案被壓下14個。

喬治表示,13.3萬中小股東呼喊了兩年,但沒有人真正思考他們的訴求,沒有人真正體恤民情,現在各方都把中小股東當作一個包袱。「中小股東被二次傷害,所謂的『執法者』把他們往死裏整,這才是破壞社會穩定,這些利益集團外表光鮮亮麗,實際上是在吸血老百姓。」他說。

他透露,目前大陸有很多正義的力量正在暗中幫助這些中小股東,他們不會放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