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兩會」前,除了北京當局發起大搜捕,京警和各地政府人員聯手綁架、強行遣返訪民之外,地方也大量非法穩控維權人士,對訪民24小時監控、限制人身自由。在強拆重災區的江蘇無錫,江陰市(無錫代管)訪民鄧道平女士日前訴說了她的境遇。作為「無錫最慘強拆戶」的王鳳英,一家五口人因強拆二死一癱瘓,17年上訪無果;她則透露,多年來蝸居的廢屋也面臨強拆,無處可去的三口人在當局的流氓恐嚇中過活。

屋遭強拆古玩被捲走 江陰上訪戶24小時遭看押

據鄧道平早先投書,2016年5月12日,江陰當地政府將她位於江陰市石子街88號的房屋非法拆毀,「把我父親幾十年傳承下來的房子說成是違章建築」,「房子在派出所警官眼皮下倒塌,家中父親留下古玩字畫被洗劫一空」。

鄧道平日前告訴大紀元,被搶走的古玩字畫包括宋代汝窯瓷片、清代青花瓷、徐悲鴻的《八駿圖》、張大千畫、顧景舟僧帽壺、林散之的字等。「因為我的爺爺在民國時期是城南小學校長,開私塾的,講課時要用;我父親也受爺爺的影響專門收集古玩字畫,對收藏中華民族文化藝術有特別的愛好。」

鄧道平爺爺收藏的古玩字畫都被政府洗劫,只留下了這一張圖片。圖為乾隆哥釉爐(直徑10厘米)。(受訪者提供)
鄧道平爺爺收藏的古玩字畫都被政府洗劫,只留下了這一張圖片。圖為乾隆哥釉爐(直徑10厘米)。(受訪者提供)

鄧道平本打算在中共兩會期間再次到京上訪,「因為我3月2號買了去北京的車票,當天江陰城南派出所所長就到我家來了,之後就實行24小時看押,三班倒,進行非法拘禁。」

從3月2日開始,無錫城南派出所「保安」人員住在鄧道平隔壁,24小時三班倒監視鄧道平。圖為其中兩人。(受訪者提供)
從3月2日開始,無錫城南派出所「保安」人員住在鄧道平隔壁,24小時三班倒監視鄧道平。圖為其中兩人。(受訪者提供)

現在她要經過當地派出所同意後才能出門,而且出門要受到幾個保安的跟蹤監視;每天吃盒飯,是這幾個保安送來的。她強調,當局違背了其「刑法」規定的人身自由。

鄧道平先前透露,她於強拆當天報案,城中派出所和江陰公安局卻拒絕受理。派出所顧江濤稱,沒有犯罪事實是江陰政府行為。無錫是周永康的家鄉,包括江陰公安局韓民在內的周永康餘黨「處處跟習王對著幹」。每星期四「信訪領導人接待日」人滿為患,新的案件推掉不解決,還創造了一個「老信訪人員不接待」制度,並對當地訪民進行非法拘禁。

鄧道平多次去當地司法局,希望政府還她以公道。(受訪者提供)
鄧道平多次去當地司法局,希望政府還她以公道。(受訪者提供)

鄧道平多次去當地信訪局,希望政府受理她的冤案。(受訪者提供)
鄧道平多次去當地信訪局,希望政府受理她的冤案。(受訪者提供)

遭野蠻強拆上訪17年無果 蝸居廢屋再被脅迫恐嚇

江蘇無錫王鳳英家遭野蠻拆遷洗劫,驚恐無助中父母和妹妹三人自殺,造成二死一癱瘓。17年來她奔波上訪毫無結果,蝸居的廢棄房屋也面臨強拆,拆遷者夜半還往屋裏扔鞭炮恐嚇。

2007年4月28日凌晨,無錫當局和開發商勾結,趁著王鳳英上夜班,將她一家三代五口人居住的無錫前陽春巷44-301號的祖屋非法暴力強拆、洗劫一空。

王鳳英的母親王小紅是房屋產權人。因蘇順房地產公司僱用的黑惡份子長期跟蹤、恐嚇、威脅,王小紅在投訴無門、驚恐無助中服毒自殺成了植物人,於2011年10月過世。

強拆當日,一批不明身份的人衝進王家,把王鳳英妹妹王蘭英按倒在床三小時,將財物搶光、牆壁門窗全部敲掉後揚長而去。王蘭英報警公安不出警,絕望中從三樓跳下致癱瘓。南長公安分局稱沒有犯罪事實,不立案、不覆議、不賠償;無錫中院也不立案。此後王蘭英所在街道福利企業也停發了其工資。

2016年王鳳英赴京上訪期間,83歲的父親受到各方壓力的絕望中投河自盡。

王鳳英日前受訪時告訴大紀元,「最初半夜突然來強拆,家裏東西都被搶光了,啥都沒有(剩下)。」15歲的兒子「一放學回來家沒有了,你說啥心情?心靈受到很大的傷害,都沒甚麼朋友玩,不怎麼說話了」。

她回憶當時的情況,「街道說『你寫個條子,寫明是你妹妹自己摔的,我可以給你200塊錢』,我沒有寫。我就是靠好心人給我的200塊錢過來的。」當時自己照顧跳樓的妹妹,「走路都暈的」;「在醫院就一個凳子,我睡了七個月,身體熬垮了」。

14年來,王鳳英和妹妹、兒子三人蝸居在附近的廢棄房屋。她說,這些年是「靠穿別人不要的舊衣服、撿別人不要的東西過來的,家裏東西都是這邊撿一點、那邊撿一點拼湊起來的」。

而此屋所在的南長街區域也面臨野蠻強拆,「停電、停水、扒房子啊,整天這樣搞,搬走了一批人」。「現在住的地方經常有一些穿著黑衣服的人走來走去,有的時候半夜1、2點鐘往屋裏扔鞭炮,很嚇人的,這些都是拆遷的人幹的。」

多年來王鳳英一直在上訪,從街道、政法委部門、區信訪局到國家信訪局,「經常去找他們」;要求安置全家、對妹妹的傷殘作醫學鑒定、對父母的死追究責任人,並將被搶財產全部償還。

王鳳英姐妹希望得到正常安置。右為王鳳英。(受訪者提供)
王鳳英姐妹希望得到正常安置。右為王鳳英。(受訪者提供)

2019年9月26日,中共「國家信訪局」告知她「已經給督辦了」;她找到省裏,官方稱「已經讓他們解決」;當找到街道,中治辦主任王成說:「省裏下來問了,可我們就是不想給你解決。就不給你解決。理由有的是,太高啦,談不攏啦等。」王成還經常對王鳳英說,「你要甚麼錢啊,你一天兩棵青菜也可以過日子,還要錢幹嘛呢?」王鳳英感歎:「有些領導真的是有獸性沒人性。」

街道也曾糊弄王鳳英說給解決,結果反將她拘禁起來。她回憶,2020年9月她去「國家信訪局」上訪,「街道書記讓我回來,他稱『我給你解決問題,你相信我』。我相信他了就沒去登記,高高興興地跟他回來了。」她隨後被以尋釁滋事為由關在旅館15天、關派出所一天多。事後她去找公安局、檢查院,「公安局推,說沒有犯罪事實,檢查院也不管」。

街道原來的人已調走了,現在的人說「區裏邊怎麼不審批呢」;去找區裏,區裏說「市裏邊怎麼不審批呢?」「層層都在推。我都不知道找誰了。」王鳳英說。

王鳳英家祖屋被強拆的土地上,早已蓋起了大飯店。現在蝸居的房子,也面臨當局的脅迫強拆,除了常停電停水,牆體也被砸壞;每逢下雨屋內漏雨、地上積水,牆面散發著陣陣霉味。

「我和妹妹、兒子就這樣住到現在。我去哪裏呀?無處去呀。這些年過去了,我兒子也長大了,都沒地方住,在外面流浪了一段時間。在無錫我家是最慘的了。」王鳳英說。

對於王鳳英一家遭受的迫害,無錫另一強拆上訪戶周小鳳呼籲國際關注。「無錫是強拆重災區。」她說。

鄧道平亦表示,她所在江陰市,此類以拆遷名義進行大肆搶劫的案件不計其數,受害者還包括趙長福、張國璋、黃鳳娣、諸潔等等。「無錫無日月,神州盼青天,是無錫這些冤民的共同呼聲。」她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