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美國新政府針對中共的策略逐漸開始清晰,國務院、白宮和國防部相繼把中共定為最大敵手。美國政府應該知道中共帶來的安全威脅,但如何應對,特別是如何化解中共的軍事威脅,美軍是否有充份準備,還需要畫一個問號。

美國急需針對中共的有效策略

3月3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稱中美關係是「21世紀最大的地緣政治考驗」,同日,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也公佈了《國家安全戰略中期指導方針》,認定唯有中共具備實力持續挑戰穩定和開放的國際體系。

布林肯還說,「該競爭的時候是競爭關係,可以合作的時候是合作關係,必須對抗的時候是敵對關係。共同點在於,有必要以強勢姿態與中共接觸」。

美國國務院之後,3月4日,美國國防部也公佈了部長奧斯汀(Lloyd Austin)致全軍的備忘錄,明確稱「國防部將把中國(中共)列為頭號的持續挑戰,並制定和形成正確的作戰概念、能力和計劃,以增強威懾力並保持我們的競爭優勢」(The Department will prioritize China as our number one pacing challenge and develop the right operational concepts, capabilities, and plans to bolster deterrence and maintain our competitive advantage)。

這是美國新任國防部長第一次公開、正式地把中共列為頭號敵手,美國國防部的中國專題小組應該在發揮作用。按正常邏輯,做出這樣的判斷並非難事,放眼世界,正在躍躍欲試挑戰美軍的,也只有中共。

奧斯汀剛一上任,中共戰機就連續在台海大規模挑釁測試。奧斯汀向日本承諾,美日安保涵蓋釣魚台,中共也立刻開始挑起釣魚台爭端。奧斯汀與北約會談商討如何應對中共挑戰,中共戰機又開始在台海第二波大規模挑釁。奧斯汀算是及時做出了強勢回應,或許也促使他很快著眼於針對中共的策略。

美軍策略的最大難度

美軍過去幾年中,早已把中共作為最大敵手,2020年卸任的國防部長埃斯帕還曾表示,準備與中共打一場高烈度戰爭。如今,奧斯汀繼續把中共列為頭號敵人,他現在的表態並沒有比前任更強硬。不過,他上任以來針對中共挑釁的回應卻比較強勢,某種程度上還稍微超過了以往,暫時也令中共不得不收斂。

美軍對中共時刻保持威懾,這其實並不難做到;除此之外,正如奧斯汀所言,美軍還需要準備相應的作戰計劃和部署,以應對可能的戰事,這卻並非易事。

相信美軍早就制定了各種情況下的作戰計劃,這些工作應該沒人比美軍更專業,真正的難點在於,一旦中美發生軍事衝突,美軍準備將衝突延伸到甚麼級別,或者說,美軍準備把戰事擴大到何種程度?這不是美國國防部長能自主決定的,必須事先獲得美國總統、美國國會的授權。

假如僅僅是中美海上艦隊的衝突,或者空中衝突,美軍無疑都佔有較大優勢,包括一旦中共武力犯台,美軍也應早有馳援計劃,完全可以阻止中共軍隊登陸。也就是說,一場中美之間的海空常規戰事,美軍基本上胸有成足;然而,美軍最擔心的是中共的核武器。

中共的陸基洲際彈道導彈射程已經可以到達美國本土;中程彈道導彈射程已達5000公里,能威脅美軍第一島鏈和第二島鏈的基地,也可以攜帶核彈頭;中共的戰略彈道導彈核潛艇,雖然攜帶的的巨浪2型彈道導彈射程僅7200公里,但若突破美軍的圍堵,進入太平洋深處,同樣也可以威脅美國本土,也最難防範。

冷戰期間和之後的常規戰事中,美軍鮮有敵手,絕大多數國家沒有大規模威脅美國本土的能力。美蘇(俄)之間深知核大戰的毀滅性,因此雙方簽訂了削減核武器條約,也極力避免釋放錯誤信號,但中共卻不受限制。按照中共聳人聽聞的邏輯,只要能打敗美國,中共不惜在核戰爭中毀掉半個中國,毛當年提出這樣的想法,曾令前蘇共領導人赫魯曉夫無語。中共比起前蘇共,顯然要邪惡的多。前蘇聯極力避免與美國開戰,中共卻不惜傷亡百萬人參加韓戰,在三八線以人肉對峙美軍的飛機、大砲,只為換來打平手的名聲。

一旦中美發生海、空常規軍事衝突,中共很可能迅速潰敗,還可能被美軍反擊,中共高層為挽回敗局,特別是為了保住權位,是否會鋌而走險、動用核武,才是美國最大的擔憂。

因此,一旦衝突開始,美國就需要迅速評估、決策,是否需要先發制人,摧毀中共的全部核武器裝置,徹底解除最大的威脅,包括中共的反衛星武器。這當然超出了美國國防部長的授權範圍,美軍需要提前做出相關部署,以便隨時可以實施先發制人的打擊,迅速發動精準空襲。

美國需要儘早明確授權程序

一旦戰端開啟,相信美軍不會單純防禦,迅速反擊才最有成效。進攻才是最好的防守,及時摧毀中共的核武裝置和中遠程攻擊手段,才能真正確保美國安全。

這樣的決策不再是一個軍事決策,而是一個政治決策,確實考驗美國總統的智慧,也考驗國會參眾兩院議員的智慧。不戰而屈人之兵,應該是大家都認同的道理,但目前為止,美國還沒有制定出以非軍事手段擊垮中共政權的策略,甚至沒有這樣的目標,最上乘的孫子兵法暫時還用不上。

既然如此,最後確保安全的軍事手段也就變得更加關鍵了。若美軍無法得到先發制人的授權,就無法排除中共高層孤注一擲地使用核武器,中共至少會最大限度地使用核訛詐手段,如同北韓一樣。果真如此,不但美軍會陷入被動,整個美國政府也會陷入被動。

美軍的口號一直是今晚就能戰,這一點無需懷疑,但若三軍統帥掛出免戰牌,或者大軍正欲乘勝追擊,卻聽聞鳴金收兵,國防部長有再多計劃和部署也是枉然。而且一旦戰端開啟,或許就會迎來一場政治危機、甚至社會危機,令美國政府寸步難行,這在過去的韓戰、越戰和伊拉克等戰爭中都有體現,中共也會不遺餘力地煽動美國極左勢力上街反戰。

奧斯汀應該是個實戰派,他在伊拉克的經歷表明,只要能贏得全勝,他並不擔心擴大戰事,他需要的不僅是完備的作戰計劃,他更需要得到明確的授權程序,這也是目前的當務之急。

美國尚無針對中共的制勝策略

目前美國國防部的難處,實際反映出了美國政界的莫大尷尬。美國新政府對中共的重新定位,還在敵人和對手之間搖擺,這也必然反映在具體策略的制定和實施上。中共早已把美國視為全方位的敵人,美軍也不得不把中共列為了頭號勁敵,但美國政府其它部門、包括白宮僅把中共列為最嚴峻的競爭對手,這樣的落差體現了美國政界整體上對中共認知的侷限性。

前特朗普政府啟動了與中共脫鉤的策略,準備以非軍事手段擊垮中共政權,也就是不戰而屈人之兵的最高境界。

特朗普政府當然知道美軍的B-2隱形轟炸機、F-35隱形戰機、鑽地彈有能力摧毀中共的陸基核武器、反衛星武器,美國艦隊也有能力摧毀中共的核潛艇基地;必要時,特朗普也很可能提前向軍方授權,但特朗普仍然以非軍事手段為先,他恰恰以政治手段緩解了北韓核危機,對伊朗核危機也有效。

美國新政府中止了與中共脫鉤,但又不得不擔心中共的威脅,軍事手段被當作了最後的底線,也就等於把最後的壓力全部壓給了美軍,但最終若不能及時授權,美軍有能力卻無法擔負責任。單純軍事強硬,政治上卻沒有同等強硬,造成了美國針對中共政策的不平衡,一心避戰卻可能增加戰爭的風險。

美軍已經把中共列為頭號敵人,美軍也應該有了準備,但美國政府、國會很可能還沒有適當的準備,這不但給美軍行動帶來了巨大風險,也給美國帶來了巨大風險,並可能令中共鑽了空子。

美國或許還要一段時間,才能真正認識到,針對中共需要一個更全方位的、整合統一的制勝策略。在此之前,中共應該不會消停,還會令美國不斷吸取教訓而更加清醒,但願這樣的時間不要太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