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9月30日發生在北京通州區的惡性綁架案件,受害人遼寧訪民宋玉波,於年前回到北京,要求大杜社派出所給予受案回執。3月6日,通州公安電話通知他過去立案,之後就再也聯繫不上他了。

通州警察以立案為誘餌

宋玉波的朋友「甘草(網名)」告訴《大紀元》記者,「昨天中午,宋玉波到案發的派出所去立案,是派出所打電話叫他去的。去了以後就再沒回來。中午12點多走的,他告訴我2點多就回來,我一直等了3個多小時,沒有回來。」

「甘草(網名)」說,「我打他電話沒接,我發他的微信也沒回,我就知道不好了。已經有其他的訪民發到網上了,說被地方又帶走了。派出所騙宋玉波去立案,但是到了派出所就把他扣留交給地方了。我們大家都很著急。」

宋玉波失聯後,網民王琳便打電話給北京督察投訴,北京督察的說法是,因為查出來他是上訪人員所以必須移交給地方。證實了宋玉波再次被地方綁架回遼寧。

王琳質疑北京警方這種做法無疑又一次把他推向虎口。督察要他自己去問遼寧公安,他還表示已經移交給警方他們就不再過問了,如他發生意外了也不關他們的事。

王琳告訴督察,930通州綁架案全民皆知,北京警方披著合法外衣做著違法的行為,宋玉波出了甚麼事要北京督察負責。該督察不耐的說:這事我們負責不了。還告訴王琳,出了事可以去走司法程式。

9.30通州綁架案經過

2020年9月30日早晨5時許,遼寧籍的宋玉波和山東籍的李延香同時在北京通州大杜社派出所附近的巴士站候車,突然駛來一輛白色小客車,一群彪形大漢衝著宋玉波過來,宋玉波見狀拔腿快跑,李延香拄著枴杖跟著過去,一群人進入樹林後她聽見宋玉波發出淒厲的慘叫聲。接著,這一群人將宋玉波綁架上車帶走。

當時,李延香打110報警,警察要她到案發地點的馬駒橋派出所做筆錄,但警察不給受案回執,說她不是當事人,不給。她也提出二十四項資訊公開,但並未獲得答覆。

宋玉波在遭遇綁架過程中被警察暴打致肺、腎受傷,肋骨斷三根,又被送進看守所拘留36天,拘留期滿後釋放。但他的身份證被警方收走後,他多次索要都要不回。

去年底,宋玉波又回到北京,要求通州警方對9月的綁架案立案。3月6日,馬駒橋派出所通知他前去立案,可他萬萬沒想到,會再次落入遼寧當局手中。

自稱「人民監督員」的王琳表示,「依法監督偉大的北京警察依法履行法定職責。北京不法警察依法不應該穿著合法的外衣,暗地裏幹盡禍國殃民的壞事,有損北京警察的執法公信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