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政府舉棋不定或將引來中共更加肆無忌憚的全球挑釁行為,專家勸告拜登堅守特朗普強硬對華政策,舉棋不定會讓中共有機可乘,後果或將不可原諒,眾院共和黨特別小組特向拜登發信表示願意相助。

共和黨參議員瑪莎‧布萊克本(Marsha Blackburn)警告拜登政府,中共是「我們的敵手」,她還表示北京已經威脅到美國的供應鏈,敦促白宮「加強應對措施」。

只要拜登舉棋不定 中共便有機可乘

拜登在競選和就職時一直承諾會對中共保持強硬立場,但早期行動表明其言行不一。美國專家警告,拜登重新考慮美國對華政策的做法可能會事與願違。只要拜登舉棋不定,中共便有機可乘。

美國安全研究所(American Security Institute)的常務理事威爾·柯金(Will Coggin)告訴Newsmax說:「中國(中共)一直在尋找機會施壓,以影響美國人的敘事觀點。」

根特瑞·薩亞德(Gentry Sayad)是一位國際法專家,也是律師事務所Sayad & Associates的執行合夥人。他告訴Newsmax,他擔心拜登已經花了一個月時間在辦公室裏撤銷特朗普總統推行的政策。他說:「他的唯一任務是撤消特朗普所做的一切。」

到目前為止,拜登已經放棄了令抖音海外版TikTok出售給美國公司的計劃。柯金對此感到震驚,並表示拜登政府還沒有採取任何措施來保護美國人的私人數據安全。

中國問題專家兼作家章家敦(Gordon G. Chang)認為,TikTok的問題遠不止於此。他指出,亞洲自由電台的一份報告發現,中共軍方派人員到美國,使用該應用程式來煽動輿論和鼓勵暴動。章家敦表示,這可以被視為戰爭行為。

薩亞德也表示,除了TikTok,還有微信,甚至是Zoom,中共都會利用來進行數據挖掘。

從TikTok到孔子學院 拜登沒有恪守諾言

除了章家敦提到的中共利用TikTok來鼓勵暴動,柯金也表示,中共還在收集美國人的遺傳信息數據來對付某個個人或製造生物武器。

他表現,現在家族DNA檢測很流行,但提供這種檢測的公司正在將檢測結果賣給一些公司,其中一些公司位於中國。由於美國缺乏旨在打擊這種行為的立法,柯金擔心中共會繼續購買這類數據,這將對美國人構成威脅,同時會增強中共在全球範圍內的統治地位。

中共還努力確保與美國的盟國達成交易,包括與亞洲15個國家簽訂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RCEP)貿易協議,該協議包括了美國的盟友日本、澳洲和南韓。除此之外,中共也不遺餘力地推進與歐盟的關係。

薩亞德說:「歐盟正在發展與中共的關係,這令人擔憂。」他擔心,如果中共與歐盟最終達成貿易協議,歐盟可能會撤銷對華為的5G禁令。

Newsmax報道,傳統基金會資深研究員成斌(Dean Cheng)指出,特朗普政府成功說服歐洲領導人對5G採取反中共立場,但拜登卻宣佈審查特朗普旨在讓中共這樣的對手不觸碰美國電網的政策。成斌說,如果美國取消該政策,美國會變得很容易受攻擊。一旦美國購買了來自中國的有問題設備,美國的電網可能會被關閉,最嚴重情況是導致美國人喪生。對於拜登的決定,成斌指出:「那是不可原諒的。」

除此之外,拜登悄悄對孔子學院放行也引人關注。美國眾議院外交事務高級專員邁克爾·麥考爾(Michael McCaul)在一份聲明中表示:「我強烈敦促拜登政府恪守諾言,將中共作為我們的主要國家安全挑戰,包括在美國教育體系中。」

共和黨國會議員勸告拜登 特別工作組致信助抗共

面對拜登政府實際施行的向中共示弱的政策,共和黨眾議員勞埃德·斯穆克(Lloyd Smucker)在其推特上寫道:「拜登政府必須認真對待中國(中共)的持續威脅。」

共和黨參議員比爾·哈格蒂(Bill Hagerty)也在接受霍士節目採訪時表示,他認為拜登沒有強硬地對待中共。他說:「他們(拜登政府)需要醒來,必須理解,中國(中共)不僅是競爭對手,還是重要的戰略敵手。他們在軍事上、外交上、經濟上針對我們……。我們現在需要站出來,而不是退縮。」

2月10日,拜登宣佈在國防部內成立中國特別工作組(DOD China Task Force)。2月23日,美國國會眾議院的中國特別工作組(China Task Force)公開了其向拜登發出的請願信。該小組的15位成員表示,他們在去年發佈了一份報告,提出了四百多項有關如何應對中共所構成的世代威脅的政策建議,其中三分之二是兩黨共識,至今已有超過四分之一的建議成為了法律或已由上屆政府實施。

他們希望該報告能成為拜登政府的一項行動計劃,並有助於在未來幾年內塑造美國的對華外交政策,為國防部的中國特別工作組提供指導。

他們表示,40年來,美國共和黨和民主黨共同擁護的戰略失敗了。時至今日,中共的核心威脅基本保持不變,反而更具侵略性、擴展性、複雜性和資源優勢。解決中共構成的世代威脅不是共和黨或民主黨的問題,而是美國的問題。

他們在信中寫道:「現在是採取行動的時候了,是因為我們的國家和經濟安全取決於未來幾個月和幾年中發生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