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全國政協、全國人大會議正在召開,拒絕扮演「舉手機器」的政協委員或人大代表可謂屈指可數。

中共憲法規定中共全國人大是國家最高權力機構。但是實際上,中共全國人大一直由中共政治局常委領導,人大代表也得經過中共黨組織同意或推薦才能「當選」,所以中共全國人大被戲稱為「橡皮圖章」,而中共全國政協被戲稱為「政治花瓶」。

美國之音3月6日報道指,在大陸因言獲罪、文字獄幾乎成為常態和「不得妄議中央」的政治氛圍下,敢於突破「橡皮圖章」和「政治花瓶」角色的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實屬罕見,一旦出現必受媒體關注。文章盤點了近些年來多名呼籲「建立官員財產公示制度」人大代表或委員。

山東煙台大學教授王全傑,早在2005年中共人大會議上提出「制定政府領導幹部財產公佈制度」的建議,並得到五十多名代表的支持,形成了議案提交給大會。但是受到公眾支持的王全傑只做了一屆人大代表。

另一位中共全國人大代表、重慶律師協會會長韓德雲,自2006年起幾乎每年都在兩會期間,向人大提出公務員財產申報與公開制度的立法建議,但是直到現在「作為反腐利器」的官員財產公示制度仍沒有下文。

2014年3月,韓德雲發微博表示,「今年我確定不提官員財產公開方面的建議。建立官員財產公開制度之難,超過當初建言時想像的十倍百倍。」

「建立官員財產公示制度」的提議也曾引起一位中共全國政協委員的共鳴。

中共全國政協委員、上海財經大學教授蔣洪2014年表示,「官員財產申報公開制度,今年我會繼續提。會把建議放在反腐的『一攬子』提議裏。」但是這個法案至今沒有下文。

不僅如此,曾擔任兩屆北京市海淀區人大代表的法學博士許志永等人因推動官員財產公示而遭數年牢獄之災。許志永去年又被以「非法集會」罪名拘捕。

河南省焦作市工人姚秀榮,於1993年意外被地方指派為中共全國人大代表。在當了3年啞巴代表之後 ,她開始發聲,曾經在一次分組會議上因為講農民負擔問題、司法不公問題等引起媒體關注。

但她2003年「落選」全國人大代表。當時姚立法對美國之音透露,當局對姚秀榮的管控是很重的。她提出的批評令一府兩院(政府、法院、監察院)的官員非常惱火。

另外被稱為「民間選舉專家」的姚立法,自1987年起,連續四次自薦參選潛江市人大代表,直到1998年以獨立候選人身份高票當選。他在任期內追查湖北教師工資一億元白條事件,關注村官被非法撤換事件,彈劾民政局局長事件,引起不少關注。

姚立法也曾對當地一府兩院的工作進行監督,對不良官員的違法亂紀行為提出批評糾正,但姚立法在2003年11月的換屆選舉中「落選」。之後更因關注人權、選舉制度等敏感話題,他多次被當局以暴力手段強迫失蹤。

與上述兩會代表、委員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大多數的中共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都是「舉手機器」。其中最典型的代表就是中共全國人大代表申紀蘭,她曾經擔任過第一屆至第十三屆代表,66次赴北京參加中共兩會。

申紀蘭經歷了中共的歷次政治運動,如大躍進、反右、文革、打倒四人幫、六四大屠殺等等。對每次運動,她都舉手同意。在2010年中共兩會期間,申紀蘭自稱「從未投過反對票」,「聽黨話,跟黨走」,「黨讓幹啥就幹啥」。

《北京之春》榮譽總編胡平曾評論道:申紀蘭完美地向世人詮釋何謂中共人大,申紀蘭當了一連13屆,共66年的全國人大代表:1. 沒一次是選出來的,2. 永遠投贊成票。

中共當局還把申紀蘭作為樣板。2018年12月,申紀蘭獲得所謂「改革先鋒稱號」。2019年9月17日,她被中共授予共和國勳章。

2020年6月28日,申紀蘭病亡,終年91歲。當時有評論指,雖然申紀蘭已經退場,但是「全國人大」就是中共作惡的制度性工具,中共謊言、高壓和名利的誘惑,催生出一批批「舉手機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