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地產經紀CoreLogic最近發佈的全國房價指數顯示,澳洲房價在2月份大漲2.1%,創下近18年來的最大單月漲幅。

在一年前,隨著疫情不斷地蔓延,專家們曾預測房價將崩盤。但是隨後政府為挽救經濟釋放出前所未有的刺激措施也使地產市場得益。

這股購房熱潮最初起於小城市和偏遠地區。疫情期間,這些相對安全地區的房產收到了許多大城市買家的青睞。據CoreLogic的數據顯示,在過去的一年中,新州偏遠地區的房產價值上漲了11%,而維州地區則上漲了8.3%。

但大城市正在迎頭趕上。據房產中介Domain Group的數據顯示,在2020年的最後三個月中,悉尼獨棟房屋的中位價每周上漲4,200澳元,一度達到了創紀錄的121萬澳元。

墨爾本也不甘落後,在12月季度,該市房價中位數每周增加3,600澳元,也達到了創紀錄的93.6萬澳元。

據聯邦銀行預測,悉尼和墨爾本的房價將在未來兩年內上漲至少12%。

作為未來房地產價格上漲的一個可靠指標,房屋貸款正處於創紀錄的水平。全澳購房者在今年一月份的總貸款額達287.5億澳元,比去年同期增加44%。

創紀錄的低利率是疫情後房地產交易熱潮的主要推動力。在過去的18個月中,官方現金利率已從1.25%下降至僅0.1%。央行此前已明確表示,該利率水平將在較長時期內保持不變,以支撐經濟的復甦。

格拉坦研究所(Grattan Institute )的經濟學家科茨(Brendan Coates)指出,根據澳洲儲備銀行2019年公佈的模型所示,若政府持續減息1個百分點,3年內澳洲房價就會上漲30%。

此外,積壓的需求、政府的激勵措施、疫情後經濟的恢復,甚至是唯恐錯過的心態,都有助於激起這股熱潮。

儲備銀行行長洛威(Philip Lowe)上月向一個議會委員會表示,近期房價的強勢對經濟從衰退中恢復是有幫助的。

他表示,「在過去的一年中,如果房價出現大面積、大範圍的下跌,情況會(變得)更加複雜。」

但目前當局正在 「密切留意」飛漲的房價。

洛威表示,儲備銀行不會為抑制房價增長而提高利率。

但金融監管機構可以採取被稱為」宏觀審慎」法規的其他措施來確保金融穩定。

這可能包括設定銀行貸款上限,或要求房屋借款人有更多存款。

本周三,金融監管機構理事會(Council of Financial Regulators)發表了一份直白的聲明,稱該理事會「高度重視放貸標準的合規性,尤其在房價上漲和低利率的經濟形勢下」。

該委員會還將 「密切留意事態發展,並在出現不合規放款和金融風險增加的情況下考慮可能的應對措施」。

澳新銀行首席經濟官埃米特(Felicity Emmett)預計,監管機構將在今年晚些時候對房價進行干預。#

了解更多澳洲即時要聞及生活資訊,請點擊 dajiyuan.com.au
(本文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或建立鏡像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