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來西九龍裁判法院的「劉公子」劉定成感慨哭泣道:我已經不認識香港,不知這是個怎樣的社會,這是不合理喻的政權,連分析他們為何用這種手法都不用分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