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5日,中共兩會期間,上海多位訪民進京反映訴求,有人在北京火車站被高科技的人臉識別系統逮獲,也有人在國家信訪局被北京警察和所帶領的黑保安綁架,交給駐京辦後遣返上海。訪民表示,國家信訪局理應改叫「國家截訪局」。

3月5日,據在國家信訪局現場的訪民說,現場排隊的訪民大約有20人左右,但欄杆外的各地截訪人員黑壓壓一片,比訪民多很多。

上海浦東新區訪民韓女士告訴《大紀元》記者,3月5日上午9點30分左右,她與同地區的蔡孝敏在國家信訪局被警察(警號003369)領一幫黑保安綁架,後交給上海政府僱用的黑社會人員。這些人沒有出示任何證仵。

記者撥打蔡孝敏手機,語音提示已關機。

蔡孝敏因房屋動遷不合理,未獲得任何補償,為此維權15年,問題至今未解。2017年警察闖進他的家中,搶奪菜刀意圖迫害他的家人。警察還連續近20天,每天晚上將他家的電箱電錶砸壞,使他全家每晚生活在黑暗中,讀高中的兒子無法正常學習,80多歲的父母生活在恐懼中。

2018年3月,蔡孝敏再到遭警方綁架、毒打,關押到黑監獄迫害。

北京警方利用高科技打擊訪民

上海黃浦區的殘疾訪民瑪亞蓮和沈定高、周金林等人,突破層層困難,3月5日好不容易到了北京車站,卻在北京警察和上海截訪者的聯手下,通過人臉識別被逮捕,而於當天遣返上海。

3月5日傍晚時分,《大紀元》記者聯繫上馬亞蓮,當時他和沈定高等人正在返滬的火車上。對於返滬後的命運,他們都表示無法預測。

稍晚,馬亞蓮發表了一篇帖文:「國家信訪局,理當改名國家截訪局。」

從這次進京被截訪的經歷,她有感而發寫道:「大數據,為截訪背書;科技,為違法開道。科技力量沒有最大程度用於打擊真正的罪犯,卻用來對付手無寸鐵、身負冤情或批評政府不當的維權和愛國異議者,濫用於各類不當事務。」

「官員群體褻法亂政幾十年來愈行愈烈,國家信訪局就是官場群魔亂舞的場所和官府高度違法的縮影。」她舉例,地方篡改來訪者資料和各種造假,配合地方抓捕維權者,敷衍和拒絕冤民訴請等等。

她認為,「代表中央政府的最高接待機構,倘若真要杜絕截訪,門前會有那麼多截訪者雲集?又會有那麼多截訪者公然堵截在上訪者家門口和火車站?北京公安會積極配合地方截訪?各地黑監獄敢公然設立且被打被關民眾狀無處告?」

而最眼前的例子:一方面做出大門洞開迎接四方來訪的姿態,另一方面卻暗中指令或預設各地嚴控民眾在全國兩會期間進京來訪和遞交議題。是對政府衙門掛羊頭賣狗肉、禍亂國民的最佳詮釋!

因此,她認為,國家信訪局,實際早就成為地方截訪的保護傘和同謀者,理當改名「國家截訪局」。

馬亞蓮因私房動遷問題上訪,但屢遭有關部門的敷衍、推諉,並經歷了上海市公安局黃浦區分局的一系列迫害和摧殘。馬亞蓮迫於無奈到北京上訪,因此被判勞教一年。據悉,馬亞蓮在拘禁期間已經被打斷了兩腿,導致雙腳殘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