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共聲稱「全面脫貧」之後,中共官媒高調稱「江西省成為第一個全面取消城市落戶限制的省份」。有評論人士和民眾表示,這就是中共的「城鎮化秀」,背後的真相是城鄉貧富差距加大、農民依然得不到平等待遇。

江西省網站2月23日發表題為「明確了!江西全面放開城鎮落戶條件 取消城市落戶限制」的報道。隨後,中共官媒新華網等大陸媒體紛紛轉發,並稱「江西成為第一個正式宣佈全面放開城鎮落戶條件、全面取消城市落戶限制的省級行政區。」

據江西省當局2月23日發佈的實施文件,其中稱「以具有合法穩定住所(含租賃)或合法穩定就業為戶口遷移的基本條件,取消參加社保、居住年限、就業年限等限制」;「推動城鎮建設用地增加規模與吸納農業轉移人口落戶數量掛鉤」等。

中共推進「城鎮化」  深層社會矛盾恐加劇

江西省的《實施意見》屬於中共「城鎮化」的內容,是中共「2019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的後續。在江西之後,南昌市、山東省也於近日相繼發佈類似通知。

「2019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中稱,要「加快農村轉移人口市民化」,「加大非戶籍人口在城市落戶推進力度」;要求人口500萬或以下的城市全面放開、放寬落戶條件,人口500萬以上的城市要大幅增加落戶規模。

江西農村戶口居民彭先生3月5日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共)現在鼓勵農村人進城鎮,是要進行城市化,表面上看、數字上看,城市化率要顯得比較高。再有,城鎮房地產不景氣,現在其它地方不怎麼允許建新房了。」

有網友更直言:農民不要輕易前往城鎮落戶,幫助填充那裏的爛尾樓和大量高樓泡沫。

「美國之音」引述海外評論人士分析表示,江西省宣佈取消戶口限制,之前北京當局宣稱「全面脫貧」,是中國(中共)進一步推進「城鎮化」;但是,人們應該關注城鎮化所造成的深層社會矛盾——從表面上看,大陸城市的發展好像不亞於西方發達國家的城市,但另一面是城鄉差異和貧富差距不斷加大,這種差距在歐美發達國家是很少見的。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博士曾在《大紀元時報》發表文章,對比中美城市化的區別(點擊這裏查看)。他表示,中共的城市化是政府好大喜功的推動,美國是自由意志下的選擇;已經有大陸民眾質疑:為甚麼要城鎮化?城鎮化是為了百姓的幸福,還是為了面子工程?城鎮化是建立在平等基礎之上,還是對農民的再次掠奪?城鎮化倉促推進,是黨官政績的需要,還是社會統籌發展的最佳路線?還有,城鎮化是中國經濟增長的引擎嗎?

民眾:中共做表面文章 條條框框難取消

江西的彭先生並不相信「全面取消戶籍限制」的說法。他說:「表面上說取消,實際上以前戶口制度延伸下來的問題,條條框框,肯定不會給你取消……即使全面取消落戶限制,城鎮仍將存『常住人口』和『戶籍人口』兩部份居民群體。」

彭先生進一步談到教育和醫療問題表示:「現在教育資源分配本來就不公平,農村孩子在城裏上學,可能還會設置種種障礙,跟以前一樣,還有醫保,不可能跟城鎮戶口的一樣。」

有網友也表示:「取消戶籍限制,平衡社會福利很難,除非把養黨的錢給醫療教育。」

一位匿名商業人士對「美國之音」說:「戶口問題只是一個表面問題,或者是一個偽問題,因為戶口問題要和人的社會保障、人的權益掛鉤,這是戶籍議題背後的本質。戶籍制度的取消能夠更有利於推動經濟發展和普通農民權益的保障,是好事,如果不能達到這個目的,就只是一種折騰。」

謝田博士表示,所有正常的社會,都沒有「戶籍」的概念,美國人對城市沒有崇拜和期待的心理,人們如果願意,拔腳就可以成為城裏人。而中共「城鎮化」的結果是「偽城市化」,上億農民雖然進了城,卻沒有成為城市市民,處於「半城市化」的狀態,不能享受城市居民的教育、醫療、衛生、社會保障和住房保障;同時,中共城鎮化的佈局混亂、擴張盲目,不顧資源和環境的承載能力,導致環境污染、交通擁擠、房租昂貴、失業上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