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共兩會期間,一名中共全國政協委員提出「全面取消小學生家庭工作,推遲小學放學時間」,引發一片批評聲浪。有分析人士和民眾表示,中共教育體制下的孩子們難以真正減負。

中共全國政協委員、中共廣東省政協副主席馬光瑜提議說,小學生應該減負,建議全面取消小學生家庭工作,推遲小學放學時間,與父母下班時間相一致,讓學生做完工作再回家。

他稱:「取消家庭工作不等於不讓孩子學習,而是寫工作的地方在學校,改工作的人是老師,而不是家長,家長主要負責學業以外的其它教育。」

在中共兩會期間,一名中共全國政協委員提出「全面取消小學生家庭工作,推遲小學放學時間」,引發一片批評聲浪。有分析人士和民眾表示,中共教育體制下的孩子們難以真正減負。

中共全國政協委員、中共廣東省政協副主席馬光瑜提議說,小學生應該減負,建議全面取消小學生家庭工作,推遲小學放學時間,與父母下班時間相一致,讓學生做完工作再回家。

他稱:「取消家庭工作不等於不讓孩子學習,而是寫工作的地方在學校,改工作的人是老師,而不是家長,家長主要負責學業以外的其它教育。」

分析:中共教育體制下 孩子無法真正減負

大陸獨立媒體評論人吳特接受《大紀元時報》記者採訪表示,這個提議,家長、老師都不會樂見,大陸學生的負擔來自於中共的應試教育體制,即使沒有家庭工作,也不會真正減負。

吳特說:「即使真的用行政強制手段強迫老師不給小學生佈置工作,(中共)應試教育下教育資源分配不公所帶來的升學壓力,也會逼著家長讓孩子到校外去報更多輔導班做課外工作,那樣的話,孩子的壓力其實也沒有減輕,甚至可能更重。」

北京律師孫先生的孩子正在上小學,他對大紀元記者說:「中國社會是應試教育,整個這種社會存在升學就業壓力和社會資源財富分配的問題、機會的問題、公平的問題等等,包括整個教育系統的這種方向的把握,不是說某一個方面說小學生減減負、喊喊口號就可以的。」

孫先生認為,所謂教育的改革,涉及到很多方面,是一個系統問題,涉及到社會的問題、社會財富分配、機會、權利平等、人權等等很多問題。

他說:「不可能單獨為了小學生減負就能夠減負。我們生存環境是甚麼樣的,我們生存體制是甚麼樣的,人們在現實境遇是甚麼樣的,涉及到方方面面。」

馬光瑜的上述提案中還稱「要進一步增強德育、體育、勞動教育」。對此,孫先生表示,他反對籠統的德育教育,「這個德育,我是害怕會不會被塞進私貨、一些意識形態的東西」,孫先生認為真正的德育應該是公民教育,教育生命意識和責任意識。

大陸民眾熱議:這就是一句空話

馬光瑜的這一提議引發大陸網友廣泛討論,留言眾多。網民「峫停大人」直言:「討論得這麼激烈,可見教育的問題有多大。」

網民「orlane」說:「考試——升學,現實就是這樣,那麼孩子上學談減負就是一句空話……學校不教還得去校外補,豈不是更慘……」

網民「人若無妄心自清」說:「推遲放學時間,那也會被用來上課,到家還是要做工作,然後孩子睡得更晚,負擔只能增不會減,這個建議不接受。」

有民眾質疑,這是否是變相讓民眾超時工作。網友「狸貓精已上線」反諷說:「你們的孩子已經交給老師了,你們就安心加班吧,不要再拿孩子當藉口了。」網民「鞘暢」說:「搞得孩子老師都要跟家長一起996了。」

另有民眾表示,這涉及到社會問題和實際效果,不應該一刀切。網民「未激活修煉中」例舉自己孩子的經歷說:「這有點一刀切吧!晚放學孩子也只是在學校被放在教室裏,沒有靈魂的在教室裏,我的孩子不需要那樣。我記得有次他們班主任沒在,給一個代班老師看著,結果讓沒報放學延遲的孩子也待在教室不叫家長接。孩子哭著給我打電話,我聽到電話那頭亂成一窩,哭的笑的叫的,還有老師管教學生的聲音。」

網民「八維的天空」說:「我是覺得要同時考慮老師、學生和家長三方的,任何單一的考慮一方的權益,必定損害另外一方的權益。」

網民「把簡西瓜超人撿回家」直言:「代表們不會提(議案),就別提了吧。」

孫先生認為,所謂教育的改革,涉及到很多方面,是一個系統問題,涉及到社會的問題、社會財富分配、機會、權利平等、人權等等很多問題。

他說:「不可能單獨為了小學生減負就能夠減負。我們生存環境是甚麼樣的,我們生存體制是甚麼樣的,人們在現實境遇是甚麼樣的,涉及到方方面面。」

馬光瑜的上述提案中還稱「要進一步增強德育、體育、勞動教育」。對此,孫先生表示,他反對籠統的德育教育,「這個德育,我是害怕會不會被塞進私貨、一些意識形態的東西」,孫先生認為真正的德育應該是公民教育,教育生命意識和責任意識。

大陸民眾熱議:這就是一句空話

馬光瑜的這一提議引發大陸網友廣泛討論,留言眾多。網民「峫停大人」直言:「討論得這麼激烈,可見教育的問題有多大。」

網民「orlane」說:「考試——升學,現實就是這樣,那麼孩子上學談減負就是一句空話……學校不教還得去校外補,豈不是更慘……」

網民「人若無妄心自清」說:「推遲放學時間,那也會被用來上課,到家還是要做工作,然後孩子睡得更晚,負擔只能增不會減,這個建議不接受。」

有民眾質疑,這是否是變相讓民眾超時工作。網友「狸貓精已上線」反諷說:「你們的孩子已經交給老師了,你們就安心加班吧,不要再拿孩子當藉口了。」網民「鞘暢」說:「搞得孩子老師都要跟家長一起996了。」

另有民眾表示,這涉及到社會問題和實際效果,不應該一刀切。網民「未激活修煉中」例舉自己孩子的經歷說:「這有點一刀切吧!晚放學孩子也只是在學校被放在教室裏,沒有靈魂的在教室裏,我的孩子不需要那樣。我記得有次他們班主任沒在,給一個代班老師看著,結果讓沒報放學延遲的孩子也待在教室不叫家長接。孩子哭著給我打電話,我聽到電話那頭亂成一窩,哭的笑的叫的,還有老師管教學生的聲音。」

網民「八維的天空」說:「我是覺得要同時考慮老師、學生和家長三方的,任何單一的考慮一方的權益,必定損害另外一方的權益。」

網民「把簡西瓜超人撿回家」直言:「代表們不會提(議案),就別提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