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人大兩會在北京舉行首日,香港再成國際焦點。備受矚目的47名民主派初選人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經過4日馬拉松審訊,其中15名被告獲准保釋。但律政司即提司法覆核,已遭羈押5日4夜的47人續全部還押,再度失去自由,令家屬情緒崩潰。其中被告呂智恆的養母衝出法院,跪地哀痛嚎哭,聞者心酸;聲援市民包括劉公子等,亦感觸落淚。

民陣召集人陳皓恆痛斥政權「用國安法控告泛民參選人」已是荒謬,加上兩會提出要更改參選資格,他深感憤怒:「這是一場政變,在顛覆人民的選擇!」

另外,美國傳統基金會公布最新一期「經濟自由指數」,曾連續25年蟬聯第一、去年排名第二的香港遭排除獨立評分,與澳門一樣納入中國計算。原因是近年香港政策明顯受北京控制。

呂智恆養母跪地痛哭

3月4日傍晚八點多,西九裁判法院傳出慘烈的痛哭哀嚎。被告社工呂智恆的養母Elsa穿過密密麻麻的人群衝出法院,跪地嚎啕大哭尖叫,響徹整個法院,持續數分鐘之久。

大批記者圍著Elsa,警察一度圍上來要他們給被告家屬一點空間。Elsa哭訴道:「有良知的人不會放棄⋯⋯邪惡的人掌權,一定會有報應⋯⋯(呂智恆)是一個良好青年,有愛和公義,我以他為榮!」因情緒失控,Elsa需兩人攙扶離去。

這是經過四天馬拉松不人道審訊,47民主派終獲判決後的一幕。國安法指定法官蘇惠德於晚間七點多,批准其中15人的保釋申請,並將案件押後至5月31日下午再提訊。獲批准保釋的包括:鄭達鴻、楊雪盈、彭卓祺、何啟明、劉偉聰、黃碧雲、譚文豪、施德來、張可森、伍健偉、郭家麒、呂智恆、林景楠、柯耀林、李予信。

另外,有份發起初選的首被告、港大法律學院前副教授戴耀廷,透過律師表示撤銷保釋申請。

蘇官曾裁決多宗國安法案件包括7.1撞警電單車男案、黎智英保釋案等,今次是他首度批准國安案被告保釋。儘管如此,晚上約8時,律政司提出覆核保釋決定。按照法例規定,一旦律政司表明提出覆核,裁判官必須將被告羈留扣押,以待48小時內處理。

消息傳來,令已煎熬了5天多,原本期望當晚被告獲得自由的家屬、朋友情緒徹底崩潰。

前律政司副刑事檢控專員、現已私人執業的辯方資深大律師許紹鼎庭上要求主控官交代,覆核決定是否由律政司司長本人直接授權。惟蘇官稱現在或許並非適當場合考究此議題。

劉頴匡女友:政權懼怕

劉頴匡女友Emilia Wong對記者表示,保釋條件原本已經非常嚴苛,政治犯要遵守保釋條件,實際上等於「社會性死亡」。她說:「究竟這個政權懼怕什麼?是死人會繼續危害國家安全。⋯⋯是什麼情況下,這麼害怕這些已經社會性死亡的人呢?」

對於48小時之內在高等法院會再有一個覆核,她坦言由於這是政治決定而非法律程序(所決定的),因此信心不大。

Emilia說,「這麼多天的所謂法庭程序,在我的角度是大家合謀演了一場戲,根本是預先寫好了劇本。各位大律師律師的陳詞,我全部都聽完,我覺得都非常有道理,而且準備很認真,但是結果又如何?」,「對於有話事權的人來說,等你說完了,你沒有藉口說我不讓你說話,然後繼續維持原本的決定」。

記者問到有什麼要對劉穎匡講,她說「撐住」,對於香港人,她同樣希望香港人「撐住」,在自己的崗位上互相扶持。

余思朗擬上訴高院 批「如秘密審訊」

三位被告太太,包括長毛梁國雄新婚太太陳寶盈、岑敖暉新婚太太余思朗,以及朱凱廸的太太區佩芬,在民陣召集人陳皓恆陪同下見傳媒。

余思朗表示,雖然好傷心,但會就保釋決定提出上訴。她不滿警方提早一個多月拘捕,將 47 人帶上法庭審訊,4 日審訊以來親人到場旁聽,但卻看不到至愛,需要隔著電視銀幕,才能看到豆丁大的人頭。

曾當過新聞主播的她,批評法庭封鎖新聞,猶如秘密審訊:「雖然關乎重大公眾利益,案件仍不得報導,就連法庭外電視亦無轉播,資訊非常不流通,令人懷疑《國安法》相關案件會發展至秘密審訊。警方提早拘捕,但就要求被告還押 3 個月,非常不合理、不合比例、不公平,我非常傷心、憤怒。」

梁國雄太太陳寶盈:公平和自由失保障

社運老將梁國雄太太陳寶盈,在一眾家屬中表現尚算平靜。梁國雄不獲保釋,她坦言審訊結果是預料之內。「《國安法》設立之後,司法制度完全扭曲顛倒,過去法官認為衡量被告會否違反保釋條件及潛逃風險,決定可否保釋,現在卻要法官信納被告唔會繼續進行所謂違法行為。」

她指,所有被告都願意接受嚴苛保釋條件,但最後大部份人仍然不得保釋,其餘亦被律政司覆核,無理地被還押三個月,「《國安法》下,公平審訊及言論自由已經失去保障。」

盧俊宇:國際關注見證法治倒退 劉公子落淚

連續多日到場聽審的富商劉定成(劉公子),在得知判決結果後亦老淚縱橫。他形容自己無奈、心痛,「我所有支持的立法會議員、區議員無一倖免,他們是讀書人,人上人,現在成為人下人。」

他直言香港已不是他認識的香港,又指今次案件保釋亦被扣押是「黎智英案翻版」。雖然連日奔波,劉公子指自己走出來,是「對得住天地良心」。

到場聲援的屯門區區議員盧俊宇也表示憤怒和心痛,質疑為何有些人獲保釋,有些人卻無,「到底保釋的理據在哪裏?」當保釋結果出來後,律政司又即刻宣佈再上訴,「律政司用這個行政手段去打壓香港市民是非常令人憤怒的。」

對於香港首次被傳統基金會除名,他指,這麼多民主派人士同時被捕,整個審訊過程都有非常多的國際關注,「大家都很擔心到底香港的法治是怎樣的,無論是國安法還是整個審訊過程都讓人感覺到同以往的香港有好大分別。這是一個非常清晰的指示給大家,現在國際對香港都失去信心。」

不過,他強調,香港雖然面臨很大的困局和壓力,審訊讓香港人都非常的沈重,但是大家要互相鼓勵,守望相助。

民陣斥是政變 民權:未定罪先囚成常態

民陣召集人陳皓桓指,政權以《國安法》控告初選參選人已經好荒謬,更要面對幾日馬拉松式審訊折磨。他直斥這是一場政變。「由動用《國安法》到更改參選條件,顛覆人民選擇,今次政府行動是一場政變,民間人權陣線絕不認同。」

他強調,政府應該立即回應人民訴求,「這是200 萬曾走上街頭、60 萬曾參與初選市民的信念。」也希望香港人堅持自己信念。

民權觀察發表聲明表示失望,認為國安法下的保釋門檻極高,而律政司堅持反對保釋,令被告人未定罪先囚禁成為常態。

民權觀察並批評今次聆訊安排及拘留待遇曾出現不人道的情況,未有充份顧及被告的法律權利、醫療、健康及個人衛生需要,質疑有違《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聯合國《保護所有遭受任何形式拘留或監禁的人的原則》 對未被定罪人士的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