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頂級晶片設備商ASML延長光刻機設備出口中國的最新動作,凸顯了拜登政府拉攏盟友、抗擊中共的現實難度。

荷蘭最大的晶片(晶元)設備商ASML周三宣佈延長對中國最大的集成電路製造商——中芯國際的銷售協議至今年年底,將出售價值12億美元的機器到中國。

中芯國際周三(3月3日)最早透露這一消息。根據中芯國際3日在港交所公告,中芯與荷蘭晶片設備商ASML在2021年2月1日簽訂經修訂和重述的批量採購協議;中芯公司根據批量採購協議從去年3月16日至今年3月2日之間,購買ASML生產的晶片產品以及與ASML簽訂購買單。

同日,荷蘭ASML公司也證實,雙方協議最早始於2018年,原定於2020年底到期,雙方在2月份同意將協議延長到今年年底。

ASML在周三的聲明中稱,它與中芯國際的批量採購交易涉及一種稱為深紫外光刻技術(Deep ultraviolet lithography,簡稱DUV)的舊技術。

今年1月,ASML行政總裁彼得‧韋尼克(Peter Wennik)表示,如果荷蘭政府官員允許向中國出售舊的晶片製造技術,該公司可能也會看到「巨大的上升空間」。ASML在2020年的銷售額是140億歐元,其中17%的公司收入來自中國。

總部位於荷蘭的ASML是全球最大的光刻機製造商。(EMMANUEL DUNAND/AFP/Getty Images)
總部位於荷蘭的ASML是全球最大的光刻機製造商。(EMMANUEL DUNAND/AFP/Getty Images)

特朗普施壓荷蘭官員 取消售給中芯的光刻機

去年12月,中芯國際是被列入美國黑名單的數十家企業之一,該名單要求美國的兩大晶片設備應用材料公司和Lam Research Corp等在向晶片製造商出口產品前獲得許可證。

美國商務部當時表示,對中芯國際的行動源於中共將民用技術用於軍事目的,以及中芯國際與中共軍工企業之間有聯繫的擔憂。該規則仍將允許運送用於製造非尖端晶片的設備。

ASML公司總部位於荷蘭,是全球最大的晶片製造光刻設備供應商,該公司生產製造尖端晶片需要的關鍵設備:極紫外光刻機,即EUV機。

2019年,特朗普政府曾向荷蘭官員施壓,要求取消ASML向中芯國際出售一台光刻機。當時,荷蘭官員拒絕更新運送該工具所需的許可證。但根據荷蘭的政府記錄,截至2021年2月底,荷蘭官員都沒有批准向中國運送光刻機工具的許可證。

晶片是美國政府重點扶持的行業之一,因為晶片是推動現代經濟發展的關鍵力量。中國是全球最大的半導體市場,但中國的晶片、尤其是尖端晶片有80%以上需要單獨進口或者來自外國公司在中國生產。

過去幾十年來,中共政府投入了數百億美元,試圖建立起具有世界一流水平的國內晶片產業,但目前在這方面仍然落後於西方競爭對手。

拉攏盟友限制中芯 拜登的策略出師不利

周一,拜登政府的美國人工智能國家安全委員會(NSCAI)發佈七百多頁報告,建議美國聯合荷蘭和日本,拒絕向中國發放關鍵晶片製造設備的出口許可證。

在此之前,特朗普政府已經對於美國半導體設備廠商向中國客戶出售相關高端半導體設備進行了限制。

報告還格外提醒說,關鍵因素還是來自聯合日本的尼康公司和佳能公司以及荷蘭ASML等其它國家的設備商,限制晶片製造設備出口到中國的力度。

對拜登政府的報告,中國國內媒體分析說,如果美日荷真的達成了對中國的半導體設備出口禁令,那麼無疑將極大阻礙中國半導體產業的發展。

但是荷蘭ASML延長光刻機設備出口中國的消息已經凸顯,拜登政府拉攏盟友、抗擊中共的策略受挫。一位美國半導體高管匿名告訴路透社:「這次(銷售)是對NSCAI建議的一記耳光,顯示出與盟友在這些問題上的差距有多大。」

《華爾街日報》3月1日也刊文提醒說,拜登拉攏盟友對抗中國(中共)的計劃面臨考驗,因為那些美國試圖團結的國家有時存在跟美國利益不一致的情況。

據悉,拜登政府一直在跟進特朗普時期對中芯國際的限制措施。根據白宮聲明,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Jake Sullivan)與荷蘭首相的外交和防務顧問范萊文(Geoffrey van Leeuwen)在2月份就中國和先進技術等議題進行了交談。

前官員:拜登需要知道何時單獨行動

一些前任美國官員告訴《華日》說,美國面臨的一個挑戰將是如何讓其他政府團結一致,特別是在面對中國(中共)政府某些反擊行動的情況下,以及知道何時美國該單獨採取行動。

曾在特朗普政府擔任國家安全委員會中國事務主任的馬修‧特平(Matthew Turpin)說:「如果任何(聯合盟友)行動都必須以全面共識為先決條件,那真的很難領導。」

「領導力的要義之一是在人們不想做某事的時候去說服他們做。領導力是要在相互競爭的優先事項之間做出選擇,有時還要在完全達成共識之前採取行動。這是每一位領導者都會面臨的難題。」他補充說。

《華日》2月底的一篇文章批評說,總統拜登將中美關係描述為民主和專制這兩種價值觀的衝突,但拜登的言辭掩蓋了美國政府更務實的做法。

連拜登政府官員自己也承認,與美國盟友的初步對話已經開始,不過這一努力預計將耗時數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