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美國前總統當勞特朗普2024年重披戰袍競選,接受《大紀元時報》採訪的民主黨和共和黨競選策略師都表示歡迎,但支持理由卻截然不同。

「如果特朗普在2024年參選,肯定會給競選增加一個衝擊力。保守派政治行動大會(CPAC)的民調顯示,他仍然是共和黨中最有影響力的人物,儘管支持率在縮小。」駐華盛頓的民主黨策略師凱文·查沃斯(Kevin Chavous)說。

他表示,民主黨人沒有也不應該害怕特朗普競選,主要因為每有一個特朗普的鐵桿支持者,就有近兩個特朗普的「抵制者」,這些抵制者會把票投給特朗普之外的人。

查沃斯認為,2024年特朗普參選幾乎肯定會讓民主黨保住白宮。

前民主黨副總統戈爾(AI Gore)的前競選發言人、現在美國勞聯-產聯(AFL-CIO)的通訊主管克里斯蒂·塞澤爾(Christy Setzer)也表示,2024年特朗普競選的前景將有助於民主黨保住目前的國會多數席位。

「在某種程度上,這是一件好事。對民主黨來說,2022年代表著民主的生存威脅。如果我們不保住眾議院和參議院,就會有一種非常真實的恐懼,即共和黨人利用重新劃分選區和壓制選民的法律來保持民主黨永遠是少數黨。」塞茨格告訴大紀元。

「這意味著民主黨必須保持基本盤的參與和動力,特朗普的支持者對實現這個有好處,政策獲勝也是如此,比如新冠病毒(COVID,中共病毒)救濟法案,」她補充說。

AFL-CIO是55個工會的聯合會,代表1,250萬會員,它是2020年大選中為民主黨獲勝起到關鍵作用的一個組織。

目前,民主黨以10票的優勢控制眾議院,參議院則由兩黨五五分,副總統卡馬拉·哈里斯(賀錦麗,Kamala Harris)掌握決勝票。通常,控制白宮的政黨在贏得總統職位後的首次國會選舉中往往會失去席位。

另一方面,接受大紀元採訪的共和黨策略師們則大多認為,特朗普2024年參選對共和黨會起到強化作用。

參議員蘭德·保羅(Rand Paul)的前高級顧問、自由政府事務總裁布萊恩·達林(Brian Darling) 說:「特朗普總統敞開大門、再次競選的話,是件好事,因為這將使2020年投票給特朗普的創紀錄數量的選民保持對2022年中期選舉和2024年大選的參與。」

達林預計,共和黨將在2022年重新奪回國會多數席位,投票將作為對拜登政府極端政策的公投,這些政策包括,從所謂的《平等法案》到民主黨的優先項目——1.9萬億美元刺激計劃。

美國限制政府(Americans for Limited Government)組織主席理查德·曼寧(Richard Manning)表示贊同。他說:「重要的是,特朗普總統在捍衛他的難以置信、有力的政治遺產。」

「特朗普擔任總統是一種政治需要,將薈萃反對拜登、(眾議長)佩洛西、(參院民主黨領袖)舒默和他們的大科技褐衫軍瘋狂行為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