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兩會前夕,中紀委官網披露內蒙古呼和浩特經濟技術開發區黨工委原書記李建平貪腐30億人民幣。一個月前,涉案金額17.88億元的華融董事長賴小民剛被執行死刑。外界關注,習近平當局或再開殺戒,李建平極可能步賴小民死刑後塵。
 
「內蒙古第一貪」李建平案被引爆的同時,2月26日至3月1日,四天內,內蒙古十一名官員被密集查處。2020年2月,內蒙古涉煤腐敗窩案被引爆,習近平當局要求「倒查20年」,至今逾50名高官落馬。江派前常委曾慶紅、吳官正、劉雲山家族被曝深涉內蒙古礦產資源及政商利益勾連黑幕。  

「內蒙古第一貪」涉案30億 靠「猜拳」任命官員

2月27日,中共中紀委網站發文披露,李建平在擔任呼和浩特經濟技術開發區黨工委書記期間,把分管領域當成「私人領地」,把下屬企業當成自己的「錢袋子」和「提款機」,動輒收受賄賂幾百萬、幾千萬,甚至幾億,涉案金額達30億餘元。

文章說,李建平以某酒店服務員王某、敖某和社會人員徐某三人名義,註冊成立公司,法人為王某,但真實老闆是李建平。更為荒唐的是,在初選董事長、總經理和監事長時,李建平竟然用「石頭剪刀布」的方式解決,第一名董事長、第二名總經理、第三名監事長。

調查發現,李建平隨意設置大大小小的空殼公司數十家,其中既有明面上的總公司,也有掩人耳目的一級、二級、三級子公司。在他直接策劃和授意下,這些公司相互攬項目、做生意,大量國有資金在其間頻繁流動、暗度陳倉,最後被挪作他用,意圖「錢生錢」。

從簡單的權錢交易,到成立空殼公司騙取國有資金,李建平大肆攫取巨額經濟利益,涉案金額達到30億餘元。除部份錢款用於賭博外,其餘大多被李建平用於購買收藏名家字畫、古玩玉器、黃金珠寶、名貴手錶,以及大量中外名酒,其酒窖中收藏的各類名酒達數萬瓶。

據指,李建平在曾與他共事的經濟技術開發區金川工業園區黨委書記白海泉落馬後也無絲毫警覺,甚至變本加厲,到最後事情曝光時,還試圖轉走2億多元資金。

公開報道顯示,李建平在呼和浩特經開區分批違規進人862人,最多1批多達324人,使經開區機關從77人增加到868人。

官方簡介顯示,李建平1960年5月出生,河北省霸州人。曾任呼和浩特市節水辦主任,市節水、水資源管理局局長(副處級),水務局副局長、局長,春華水務公司董事長等職,2011年3月任呼和浩特市經開區黨工委書記。2018年9月,李建平被官宣落馬,次年8月被雙開。

陸媒「紅星新聞」發文稱,「內蒙古反腐敗鬥爭史上迄今第一大案」之大,主要是大在案值上;李建平所在的類似崗位曾經發生的腐敗亂象,實則頻發。梳理中紀委國家監委網站審查調查欄目,中共十九大以來,國家級經開區主要領導中有20名廳局級幹部在任上落馬,涉及19個國家級經開區。

文章稱,經開區多以開發建設、招商引資為主,重大項目運作密集、資金體量大,與企業、投資商接觸密切,不僅工程項目多、資金多、開發土地多、優惠政策多,而且人財物高度集中、部門職能集約、自由裁量權大。某種意義上,腐敗的機會就如探囊取物一般。

一旦權力不受約束,與不良商人勾肩搭背、沆瀣一氣,發展的高地就可能變成腐敗的多發地。看得見的是令人咋舌的「內蒙古反腐敗鬥爭史上迄今第一大案」,看不見的則可能是不可彌補的巨大損失,乃至一個地方失去的多少年的發展機會。

「內蒙古第一貪」李建平面臨死刑

李建平於2018年9月被調查。2019年11月,內蒙古召開全區領導幹部警示教育大會,李建平案被定性為「內蒙古反腐敗鬥爭史上迄今第一大案」。

內蒙古自治區紀委書記、監委主任劉奇凡將李建平案存在的問題概括為:亂設公司、亂設職位、亂進人員、亂簽協議、亂借資金、亂設賬戶、制度雜亂、管理混亂、體制錯亂、監督散亂等「十亂」問題。
 
陸媒《北國風光》雜誌披露,從內蒙古範圍來看,李建平可謂「富可敵市」。2020年,阿拉善盟一般公共預算收入才是31億元。與旗縣的財政收入相比,李建平可謂打敗了內蒙古103個旗縣區中的90多個。

從2020年的內蒙古103個旗縣區的一般公共預算收入來看,除了准格爾旗、伊金霍洛旗、東勝區、賽罕區、新城區、鄂托克旗、烏審旗外,其他90多個旗縣區的財政收入都沒有達到30億元。

李建平的部下——金川工業園區黨委原書記、管委會原主任白海泉,貪腐金額也是「富可敵縣」,貪腐數額高達1.7億元。

從中共十八大以來看,李建平案涉案金額可謂是全國第一。其涉案金額遠超華融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長賴小民的17.88億余元、山西省呂梁市原副市長張中生的11.7億元、陝西省委原書記趙正永的7.17億余元。

邢雲(4.49億)、雲光中(9432萬)、白向群(1.09億)、潘逸陽(8601萬)、王素毅(1073萬)等落馬的內蒙古省部級大老虎,其貪腐金額也遠沒有廳官李建平之高。

在上述落馬的、貪腐數額過億的高官中,白海泉,2020年1月14日以受賄罪、貪污罪、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數罪並罰,判處無期徒刑,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邢雲,2019年12月3日以受賄罪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在其死刑緩期執行二年期滿減為無期徒刑後,終身監禁,不得減刑、假釋。

趙正永,2020年7月31日以受賄罪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並被限制減刑及假釋。

張中生,2018年3月以受賄罪判處死刑,成為中共十八大以來第二名被判處死刑且不緩期執行的落馬官員,也是第一名單以經濟犯罪被判處死刑的官員;之前被執行死刑的內蒙古自治區政協原副主席、自治區公安廳原廳長趙黎平的死刑罪名為故意殺人罪。2019年5月,山西省高級法院二審維持張中生的死刑判決。

2021年1月5日,華融董事長賴小民被判死刑;1月18日,中紀委官網發表近6000字長文,將賴小民案定性為「怵目驚心的金融領域腐敗大案」、「政治問題和經濟問題交織」;1月21日,賴小民案二審宣判,裁定駁回上訴,維持死刑原判;1月29日,賴小民被執行死刑。賴小民從判處死刑到執行死刑,中間只有24天。

時政評論員李燕銘分析,一個月之後,中共兩會前夕,中紀委官網公開「內蒙古第一貪」李建平涉案30億,涉案金額遠超華融原董事長賴小民的17.88億元、山西省呂梁市原副市長張中生的11.7億元,這也預示李建平將步張中生、賴小民死刑後塵。

中共政權內外交困末日危機之下,二十大前高層生死搏殺升級之際,習近平連開殺戒,震懾中共官場及政敵的同時,也為後續重磅清洗行動埋下伏筆。

內蒙四天十一高官被查處

中國新年之後,「內蒙古第一貪」李建平案情細節被曝光的同時,2月26日至3月1日,中共中紀委官網援引內蒙古自治區紀委消息通報十一名官員被密集查處。

2月26日,內蒙古自治區人大法制委員會副主任委員武國瑞、通遼市科爾沁左翼中旗旗委書記劉百田、內蒙古自治區原國土資源廳黨組成員、副廳長趙保勝、內蒙古自治區機構編制委員會辦公室原巡視員白繼榮、內蒙古交通投資(集團)有限責任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鄭俊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3月1日,內蒙古能源建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外部董事張忠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3月1日,內蒙古煤炭地質勘查(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原黨委副書記、總經理杜剛、興安盟委原委員、盟行署原黨組副書記、副盟長張國平、內蒙古自治區農牧廳原黨組書記、廳長孫振雲被開除黨籍和公職;內蒙古電力(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原黨委副書記、總經理張福生、烏蘭察布市政府原黨組成員、副市長周明虎被開除黨籍。

中國新年前夕,2月10日,內蒙古自治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廳黨組成員、副廳長張建中、鄂爾多斯市政協原黨組成員、副主席劉文山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2月6日,烏海市人大常委會原黨組書記、主任郝健君、內蒙古自治區第十二屆人大法制委員會原副主任委員徐呼和被開除黨籍。

另外,2月1日,甘肅常務副省長宋亮落馬。宋亮曾長期擔任內蒙古自治區辦公廳副主任、金融工作辦公室主任等要職,是時任內蒙古自治區主席楊晶、巴特爾的大秘與金融總管。楊晶已被查處,巴特爾近期卸任國家民族事務委員會黨組書記、主任、統戰部副部長職務。

習下令倒查20年 內蒙古官場掀清洗風暴

2020年2月,內蒙古涉煤腐敗窩案被引爆,習近平當局要求「倒查20年」,至今逾50名高官落馬。過去20年期間,曾長期主政內蒙古的儲波與王君,以及已落馬的潘逸陽、雲光中等內蒙古高官均是江派前常委曾慶紅、吳官正的江西幫馬仔,被曝向曾、吳家族輸送包括煤礦在內的巨額利益。另外,江派前常委劉雲山家族被曝掌控內蒙古相當多的煤礦、鉬礦等礦產資源。

2020年10月中旬,中共五中全會前夕,王岐山中紀委舊部寧延令帶領巡視組進駐內蒙古。寧延令此前多次巡視江派重要窩點,先後拿下曾慶紅心腹蘇榮、江綿恆馬仔常小兵、劉雲山馬仔魯煒等副國級、正部級大老虎。另外,五中全會剛結束,司法部督察組與政法委特派督導組同期進駐內蒙古。

中共五中全會第二天,10月27日,內蒙古4名正廳級官員同日落馬。12月4日,又有內蒙古5名廳官同日落馬;2021年1月16日,內蒙古4名廳官同日落馬。
 
中共十九大前後,習近平、王岐山密集佈局內蒙古高層人事,尤其安排栗戰書與陳敏爾的舊部劉奇凡出任紀委書記,為深度清洗內蒙古官場埋下伏筆。
 
2019年3月28日,在內蒙古公安廳高層被密集查處後,習近平親信王小洪的下屬、北京市公安局常務副局長衡曉帆空降內蒙古出任公安廳長。

2019年10月25日,寧夏黨委書記石泰峰轉任內蒙古黨委書記。石泰峰曾是習近平在中央黨校的副手,習兼任中央黨校校長期間,石是中央黨校副校長。@

中共兩會前夕,中紀委官網披露內蒙古呼和浩特經濟技術開發區黨工委原書記李建平貪腐30億人民幣。一個月前,涉案金額17.88億元的華融董事長賴小民剛被執行死刑。外界關注,習近平當局或再開殺戒,李建平極可能步賴小民死刑後塵。
 
「內蒙古第一貪」李建平案被引爆的同時,2月26日至3月1日,四天內,內蒙古十一名官員被密集查處。2020年2月,內蒙古涉煤腐敗窩案被引爆,習近平當局要求「倒查20年」,至今逾50名高官落馬。江派前常委曾慶紅、吳官正、劉雲山家族被曝深涉內蒙古礦產資源及政商利益勾連黑幕。  

「內蒙古第一貪」涉案30億 靠「猜拳」任命官員

2月27日,中共中紀委網站發文披露,李建平在擔任呼和浩特經濟技術開發區黨工委書記期間,把分管領域當成「私人領地」,把下屬企業當成自己的「錢袋子」和「提款機」,動輒收受賄賂幾百萬、幾千萬,甚至幾億,涉案金額達30億餘元。

文章說,李建平以某酒店服務員王某、敖某和社會人員徐某三人名義,註冊成立公司,法人為王某,但真實老闆是李建平。更為荒唐的是,在初選董事長、總經理和監事長時,李建平竟然用「石頭剪刀布」的方式解決,第一名董事長、第二名總經理、第三名監事長。

調查發現,李建平隨意設置大大小小的空殼公司數十家,其中既有明面上的總公司,也有掩人耳目的一級、二級、三級子公司。在他直接策劃和授意下,這些公司相互攬項目、做生意,大量國有資金在其間頻繁流動、暗度陳倉,最後被挪作他用,意圖「錢生錢」。

從簡單的權錢交易,到成立空殼公司騙取國有資金,李建平大肆攫取巨額經濟利益,涉案金額達到30億餘元。除部份錢款用於賭博外,其餘大多被李建平用於購買收藏名家字畫、古玩玉器、黃金珠寶、名貴手錶,以及大量中外名酒,其酒窖中收藏的各類名酒達數萬瓶。

據指,李建平在曾與他共事的經濟技術開發區金川工業園區黨委書記白海泉落馬後也無絲毫警覺,甚至變本加厲,到最後事情曝光時,還試圖轉走2億多元資金。

公開報道顯示,李建平在呼和浩特經開區分批違規進人862人,最多1批多達324人,使經開區機關從77人增加到868人。

官方簡介顯示,李建平1960年5月出生,河北省霸州人。曾任呼和浩特市節水辦主任,市節水、水資源管理局局長(副處級),水務局副局長、局長,春華水務公司董事長等職,2011年3月任呼和浩特市經開區黨工委書記。2018年9月,李建平被官宣落馬,次年8月被雙開。

陸媒「紅星新聞」發文稱,「內蒙古反腐敗鬥爭史上迄今第一大案」之大,主要是大在案值上;李建平所在的類似崗位曾經發生的腐敗亂象,實則頻發。梳理中紀委國家監委網站審查調查欄目,中共十九大以來,國家級經開區主要領導中有20名廳局級幹部在任上落馬,涉及19個國家級經開區。

文章稱,經開區多以開發建設、招商引資為主,重大項目運作密集、資金體量大,與企業、投資商接觸密切,不僅工程項目多、資金多、開發土地多、優惠政策多,而且人財物高度集中、部門職能集約、自由裁量權大。某種意義上,腐敗的機會就如探囊取物一般。

一旦權力不受約束,與不良商人勾肩搭背、沆瀣一氣,發展的高地就可能變成腐敗的多發地。看得見的是令人咋舌的「內蒙古反腐敗鬥爭史上迄今第一大案」,看不見的則可能是不可彌補的巨大損失,乃至一個地方失去的多少年的發展機會。

「內蒙古第一貪」李建平面臨死刑

李建平於2018年9月被調查。2019年11月,內蒙古召開全區領導幹部警示教育大會,李建平案被定性為「內蒙古反腐敗鬥爭史上迄今第一大案」。

內蒙古自治區紀委書記、監委主任劉奇凡將李建平案存在的問題概括為:亂設公司、亂設職位、亂進人員、亂簽協議、亂借資金、亂設賬戶、制度雜亂、管理混亂、體制錯亂、監督散亂等「十亂」問題。
 
陸媒《北國風光》雜誌披露,從內蒙古範圍來看,李建平可謂「富可敵市」。2020年,阿拉善盟一般公共預算收入才是31億元。與旗縣的財政收入相比,李建平可謂打敗了內蒙古103個旗縣區中的90多個。

從2020年的內蒙古103個旗縣區的一般公共預算收入來看,除了准格爾旗、伊金霍洛旗、東勝區、賽罕區、新城區、鄂托克旗、烏審旗外,其他90多個旗縣區的財政收入都沒有達到30億元。

李建平的部下——金川工業園區黨委原書記、管委會原主任白海泉,貪腐金額也是「富可敵縣」,貪腐數額高達1.7億元。

從中共十八大以來看,李建平案涉案金額可謂是全國第一。其涉案金額遠超華融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長賴小民的17.88億余元、山西省呂梁市原副市長張中生的11.7億元、陝西省委原書記趙正永的7.17億余元。

邢雲(4.49億)、雲光中(9432萬)、白向群(1.09億)、潘逸陽(8601萬)、王素毅(1073萬)等落馬的內蒙古省部級大老虎,其貪腐金額也遠沒有廳官李建平之高。

在上述落馬的、貪腐數額過億的高官中,白海泉,2020年1月14日以受賄罪、貪污罪、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數罪並罰,判處無期徒刑,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邢雲,2019年12月3日以受賄罪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在其死刑緩期執行二年期滿減為無期徒刑後,終身監禁,不得減刑、假釋。

趙正永,2020年7月31日以受賄罪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並被限制減刑及假釋。

張中生,2018年3月以受賄罪判處死刑,成為中共十八大以來第二名被判處死刑且不緩期執行的落馬官員,也是第一名單以經濟犯罪被判處死刑的官員;之前被執行死刑的內蒙古自治區政協原副主席、自治區公安廳原廳長趙黎平的死刑罪名為故意殺人罪。2019年5月,山西省高級法院二審維持張中生的死刑判決。

2021年1月5日,華融董事長賴小民被判死刑;1月18日,中紀委官網發表近6000字長文,將賴小民案定性為「怵目驚心的金融領域腐敗大案」、「政治問題和經濟問題交織」;1月21日,賴小民案二審宣判,裁定駁回上訴,維持死刑原判;1月29日,賴小民被執行死刑。賴小民從判處死刑到執行死刑,中間只有24天。

時政評論員李燕銘分析,一個月之後,中共兩會前夕,中紀委官網公開「內蒙古第一貪」李建平涉案30億,涉案金額遠超華融原董事長賴小民的17.88億元、山西省呂梁市原副市長張中生的11.7億元,這也預示李建平將步張中生、賴小民死刑後塵。

中共政權內外交困末日危機之下,二十大前高層生死搏殺升級之際,習近平連開殺戒,震懾中共官場及政敵的同時,也為後續重磅清洗行動埋下伏筆。

內蒙四天十一高官被查處

中國新年之後,「內蒙古第一貪」李建平案情細節被曝光的同時,2月26日至3月1日,中共中紀委官網援引內蒙古自治區紀委消息通報十一名官員被密集查處。

2月26日,內蒙古自治區人大法制委員會副主任委員武國瑞、通遼市科爾沁左翼中旗旗委書記劉百田、內蒙古自治區原國土資源廳黨組成員、副廳長趙保勝、內蒙古自治區機構編制委員會辦公室原巡視員白繼榮、內蒙古交通投資(集團)有限責任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鄭俊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3月1日,內蒙古能源建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外部董事張忠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3月1日,內蒙古煤炭地質勘查(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原黨委副書記、總經理杜剛、興安盟委原委員、盟行署原黨組副書記、副盟長張國平、內蒙古自治區農牧廳原黨組書記、廳長孫振雲被開除黨籍和公職;內蒙古電力(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原黨委副書記、總經理張福生、烏蘭察布市政府原黨組成員、副市長周明虎被開除黨籍。

中國新年前夕,2月10日,內蒙古自治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廳黨組成員、副廳長張建中、鄂爾多斯市政協原黨組成員、副主席劉文山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2月6日,烏海市人大常委會原黨組書記、主任郝健君、內蒙古自治區第十二屆人大法制委員會原副主任委員徐呼和被開除黨籍。

另外,2月1日,甘肅常務副省長宋亮落馬。宋亮曾長期擔任內蒙古自治區辦公廳副主任、金融工作辦公室主任等要職,是時任內蒙古自治區主席楊晶、巴特爾的大秘與金融總管。楊晶已被查處,巴特爾近期卸任國家民族事務委員會黨組書記、主任、統戰部副部長職務。

習下令倒查20年 內蒙古官場掀清洗風暴

2020年2月,內蒙古涉煤腐敗窩案被引爆,習近平當局要求「倒查20年」,至今逾50名高官落馬。過去20年期間,曾長期主政內蒙古的儲波與王君,以及已落馬的潘逸陽、雲光中等內蒙古高官均是江派前常委曾慶紅、吳官正的江西幫馬仔,被曝向曾、吳家族輸送包括煤礦在內的巨額利益。另外,江派前常委劉雲山家族被曝掌控內蒙古相當多的煤礦、鉬礦等礦產資源。

2020年10月中旬,中共五中全會前夕,王岐山中紀委舊部寧延令帶領巡視組進駐內蒙古。寧延令此前多次巡視江派重要窩點,先後拿下曾慶紅心腹蘇榮、江綿恆馬仔常小兵、劉雲山馬仔魯煒等副國級、正部級大老虎。另外,五中全會剛結束,司法部督察組與政法委特派督導組同期進駐內蒙古。

中共五中全會第二天,10月27日,內蒙古4名正廳級官員同日落馬。12月4日,又有內蒙古5名廳官同日落馬;2021年1月16日,內蒙古4名廳官同日落馬。
 
中共十九大前後,習近平、王岐山密集佈局內蒙古高層人事,尤其安排栗戰書與陳敏爾的舊部劉奇凡出任紀委書記,為深度清洗內蒙古官場埋下伏筆。
 
2019年3月28日,在內蒙古公安廳高層被密集查處後,習近平親信王小洪的下屬、北京市公安局常務副局長衡曉帆空降內蒙古出任公安廳長。

2019年10月25日,寧夏黨委書記石泰峰轉任內蒙古黨委書記。石泰峰曾是習近平在中央黨校的副手,習兼任中央黨校校長期間,石是中央黨校副校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