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員協2019年「7.21元朗」白衣人襲擊案,6名不認罪被告3月1日在區域法院續審。當晚遇襲的證人A繼續作供,他指當日跑去保護一名被人追打的女記者時,他們多次被白衣男子襲擊,其中一次更以身軀保護女記者,並被圍毆約30至40秒,因此上唇有2.5cm裂傷,需縫7針,左肩及背部多處擦傷。及後發現另有一名白衣女子倒臥在地,不醒人事,身旁有救助。法官葉佐文主動詢問控方知否該女子身份,主控高級助理刑事檢控專員周天行則稱沒資料。

以身體保護女記者被打約一分鐘  

庭上播放「立場新聞」女記者直播「7.21」元朗站情況的片段,證人A詳細解釋事發經過。A指,當晚女記者出閘後,有一名穿粉紅色衫、皮膚黝黑的中年男子向他的方向打了一下,不肯定有否擊中,接著該男子很快轉去追打女記者。A決定出閘,試圖拉開身上無任何裝備的女記者,他跑過去期間已被白衣人用硬物襲擊,之後用身體「包住女記者」,任其毆打,過程大約30至40秒。後來他再因戴頭盔而被毆打。當時他被打至左臂不同位置和背部不同位置有擦傷,上唇裂傷,嘴唇縫了7針。片段顯示,有白衣人向鏡頭方向揮動圓框狀金屬硬物。

控方稱無受傷倒地女子資料

A的證供又提到,施襲白衣男子及後離開,他與女記者退到7-11便利店附近,發現有名年輕白衣女子倒臥在地,當時有市民嘗試了解她的情況,但女子仍然閉目,無任何反應,「途人好擔心,不知她是受傷還是受驚」。A發覺到自己正在流血,所以與女記者前去找救護員幫手。

庭上,法官葉佐文主動詢問該女子是否證人之一、是否找不到她,主控周天行則稱該女子不是證人。葉法官又追問:「是找不到她?」周天行查問後回應稱:「找不到呀,法官閣下」。葉法官再問:「沒有這個女子的資料?資料都沒有?」周又稱沒有,找不到她、無她的資料。

證人懷疑現場左手綁紅絲帶白衣男子為指揮

證人A續指,現場有一名左手綁紅絲帶、身穿白色恤衫的男子, A懷疑該人是指揮或「雞頭」角色,即領頭人。控方問A為何如此認為,A解釋,白衣紅絲帶男子在閘外近圍欄位置一直用手機拍攝閘內情況,手上沒有棍棒或雨傘作武器,但站得非常前,而除了拍攝亦不斷接聽電話。而其他白衣人手上沒有綁紅絲帶,現場僅兩至三名白衣人有紅絲帶。

A續憶述,紅絲帶白衣男曾走近他,觀察倒地女子,A反問白衣男:「你不是指揮的嗎?你過來幹什麼呀?」紅絲帶白衣男沒回應便走開。其後約4至5名手持木棍、藤條等武器的白衣人,嘗試衝向停留的市民,並試圖襲擊一個前胸背著嬰兒的女士,但遭人阻止。

之後,該 4 至 5 名白衣人見到A頭戴頭盔,便激動喝罵,但他沒有脫下頭盔,白衣人便對他進行毆打,他抱著頭和身,歷時一分鐘內,頭盔被「打凹」的。

兩名電視台攝影師在站外向證人詢問情況

A指,當時有白衣人以躁動及憤怒的語氣喝罵他:「X你老母,戴頭盔!戴咩頭盔呀?即刻同我除咗佢!」由於A曾被打,「我當然唔會除頭盔」,A接着再被4至5名白衣人毆打約一分鐘。白衣人離開後,A想回去查看倒地白衣女子,但有市民出言勸阻他:「你不好再走去,再走去可能令其他人都被打。」

於是A逃到輕鐵站,一名候車女乘客協助他聯絡他太太,但無法聯絡。A繼續在元朗站G出口找人幫忙,又曾拍客務中心門,但無人回應。他不敢返回西鐵站,便在出口外等人協助。期間兩名電視台攝影師,向他詢問情況,又表示不敢進去。隔了一會,兩名攝影師,便聯絡接載他們的貨車司機,接走他們三人,在車上訪問他,亦有聯絡所屬傳媒匯報。

約凌晨12時45分,A返回西鐵站時見救護車,他向救護員表示受傷,但他估計因有人受傷更嚴重,故未獲理會。根據醫療報告和傷勢相片,A左臂不同位置和背部不同位置有擦傷,上唇裂傷,嘴唇縫了7針。A在7月22日凌晨到屯門醫院檢查,23日到私家診所驗傷和治療。庭上亦顯示A當晚被「打凹」的頭盔。

另外,審訊期間,繼早前A的姓名被控方在螢幕展示後,今次控方在庭上亦不慎在螢幕展示其姓名,並由A主動發現,法官亦提醒,若不是播片,便要得到其指示才用大螢幕。

片中拍到白衣男子經職員通道進入站內

當天下午審訊當中,庭上再播放片段包括「誌HK」、「明周文化」,片段有一名身穿印有「中國制造」字樣的白衣男曾經職員通道通入已付車費區域內,證人 A表示當時現場嘈雜,聽不到其說什麼。

進行片段認人程序中,法官指示被告站出犯人欄、並脫下口罩及眼鏡等。控方指出其在片段所見該名穿「中國制造」白衣男為首被告王志榮,曾投擲兩塊發泡膠板及水桴等。此外,控方又指片段亦拍到第二被告黃英傑孭著斜孭袋出現在閘外,以及第八被告蔡立基與其他白衣人在一起,但第八被告對身份則有爭議。

案件3月2日繼續,上述證人A將接受辯方盤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