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強制實行「工齡歸零」,涉及上千萬人的切身利益,引發外界關注。近日,重慶市受害群體向大紀元反映,從去年9月開始,多個區的部份退休人員被中共重慶當局非法將工齡清零、停發退休金,生活陷入絕境。

記者從多名受害人處了解到,自去年9月,重慶當局以曾經服過刑為由將他們的工齡歸零,停發了本來就不多的退休金,令他們失去了生活來源,有病無錢治,陷入絕望,有人甚至試圖跳樓、跳河。

沙坪壩區現年58歲的陳偉(化名)說,他們這批人絕大多數經歷了「文革」「上山下鄉」,沒有上過幾天學,回城後,又經歷了國企買斷工齡,被推上了社會自謀職業。那時為了生存,他犯了法,曾服過8個月的刑。

55歲時陳偉病退,剛退休那會兒每月可以拿到1千9百多元(人民幣,下同),去年9月,在沒有得到任何通知的情況下被停發了退休金、工齡全部歸零。

陳偉說,他們去過重慶市政府、市政法委、重慶市人大、重慶市信訪局、區各級政府,但「他們只是敷衍,說慢慢解決,至今沒有一個合理的解決方案,重慶政府也拿不出相關的文件」。

「把我們過去的事情拿出來說,把過去對社會的貢獻一筆勾銷,這不公平嘛,有的人已經被逼得活不下去了,想跳樓、跳河的。」陳偉說,自己辦理退休時,也是經過嚴格審核的,「我們沒有過高的要求,要的是公民的權利,我們現在有好多區聯繫在一起,繼續維權到底。」

半年多沒有生活來源,陳偉的生活陷入了困境。「我們一分錢沒有,就靠到處出去借,現在的菜都十多塊錢一斤,這把年紀了工作也不好找,身體又有病,這不是強逼著我們再去犯罪嗎?」

沙平壩區的曲義(化名)也曾是下鄉「知青」,曾當過兩年兵,後來「下海」自謀職業。2017年1月開始領退休金,去年9月,不但錢被停發,還被強行要求將已領取的6萬多元全部退回,每月必須交上200元還錢。

「我質問他們,這錢到我死也扣不完哪,他們說,不管,到時就交給法院。」

曲義一個人生活,沒有屬於自己的房子,「我一直維權,沒有用啊,他們都是無賴,我們是最底層的百姓,把我們活命的錢都給掐掉了。」

重慶市政府提出讓他們領取低保每月6百多元,曲義認為:「我們是堂堂正正有正規工齡的,為何要佔用低保的名額?我們不同意,沒有人去拿這個錢。」

重慶江北區61歲的郭利(化名)是煉鋼工人,1979年參加工作,屬特殊工種,被買斷工齡後,他無錢再續交保險金,所以只有買斷前的20年工齡,如今也全部清零。

郭利說,停掉退休金對他的生活影響很大,「我身體不好,患有腦梗、心絞痛等疾病。我沒有房子,就靠那點兒退休金,現在連生活費都沒有了,就別說看病了。」

他氣憤地說:「多少當官的貪污腐敗犯了法,仍然有錢,而老百姓就沒錢了,只能等死。」

「這些錢是我們一輩子勞動應該得的,我們想進京維權,還沒等走,就被警察堵在家裏,根本就去不了,就算進京了,也不給解決。」

「太不合理,起碼要讓我們生活呀,你病了,它(政府)是不管的,該死就死,沒有任何人來關心你。」

據了解,不僅曾服刑的人員工齡歸零,對於檔案丟失、檔案故意被扔掉的、被單位辭退的、未正常辭職的或者(工齡)中間中斷過等情況,都有可能被清零。

記者致電北京人社部,兩部電話均無人接聽。

「老無所養 病無所醫」早已是大陸百姓的沉重話題。早在數年前,各地就爆發過大規模的維權抗議活動。

2018年2月22日,青島異見人士與北京異見人士一同代表海內外《千人聯署政府信息公開申請書》簽名人,正式成立「『工齡歸零』受害群體」公民起訴團,親赴北京起訴國家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

2018年4月17日,浙江省眾多退休勞保金被剝奪的「兩無受害群體」,拉起橫幅「抹殺工齡、違法犯罪」,在省城集體維權,要求省長一級的領導接訪、解決訴求。

大陸律師牟傳珩在評論文章中表示:「工齡歸零」這個政策根本違法性在於,它不是一個法律,「它是1959年部門的一個文件,中共用這個文件非法設置『視同繳費工齡』認定條件,剝奪了全國數以萬計老人退休後享有的權益,所以,從法律依據上講,它是非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