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2月28日晚間,蘇寧易購與深圳國際雙雙披露公告,深圳國資委旗下的深國際、鯤鵬資本將分別收購蘇寧易購7.45億股、13.97億股股份,佔總股本的8%和15%,交易總價達148.17億元。本次交易完成後,深圳國資將擁有蘇寧易購23%股份,成為控股方,蘇寧易購正式被國企吞併,成為國資控股的企業。

蘇寧易購遭國企吞併 將由深圳國資控股

據公告顯示,深國際控股及深圳市鯤鵬作為受讓方,與張近東、蘇寧控股集團、蘇寧電器集團、西藏信託作為出讓方,就收購蘇寧易購8%、15%股份訂立了股份轉讓框架協議。根據框架協議,深國際、鯤鵬資本擬按6.92元/股的價格,分別收購蘇寧易購7.45億股、13.97億股股份,佔公司總股本的8%、15%,交易分別作價51.54億元、96.63億元。

蘇寧易購引進國資後,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張近東先生及其一致行動人蘇寧控股集團、蘇寧電器集團持股比例為21.83%,比深圳國資股份少1.17%。

蘇寧倒下 折射國進民退的政治環境

財商政經智囊研究員張經倫認為,中共控制下的中國,民企要想做大必須有一定的政治背景。要麼有中共高層權貴子弟入股,要麼與當地領導階層勾結,這樣才能得到官方的放行或支持。但企業做大到一定程度,就會被政府盯上,如果不能及時抽身或賣給政府,則企業就難以再做下去。曾經風頭無倆的馬雲都縮起來膽戰心驚了,阿里巴巴和螞蟻金服命運也都不知如何,馬化騰更是低調的幾乎不發聲。

「蘇寧易購作為一個知名大型私企,無奈被國企吃進,除了自身經營上出了問題,也與這些年中共不斷打壓私企,國進民退的大環境有關。」

自由亞洲報道,金融學者司令對蘇寧易購因債務困境而被迫出讓,感到惋惜。

他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說,蘇寧易購轉手國企,在意料之中:「說明國有資本的胃口越來越大,蘇寧就會變成國有資本控股企業。現在突然傳出南京和江蘇國資委要對這家公司控股,說明蘇寧高層可能受到中國政府壓力,被迫作出關鍵性的選擇。蘇寧要想在中國生存下去,要被迫和政府合作和作出妥協。」

浙江溫州一服裝廠管理人員王力受訪時表示,蘇寧易購經營困難與目前的政治環境有關,未來民企逐漸被國企收購,成為國有企業只是時間問題。

蘇寧易購債務纏身

蘇寧易購2020年以來債務纏身,除了業績虧損外,還有兩個球隊拖著後腿。

2月26日晚間,蘇寧易購披露了2020年業績快報,2020年營收2584.59億元,同比減少4%,歸母淨利潤虧損39.13億元,同比下降139.75%。

2020年11月開始,蘇寧就已多次陷入債務違約、資金鏈問題的傳聞。張近東父子將蘇寧控股股權全部質押給淘寶,藉款10億元。隨後,張近東再將其持有的蘇寧置業65%的股權質押給淘寶。

據Wind數據顯示、同花順iFinD數據和2020年三季報三項合計,蘇寧易購目前債務的總規模已接近400億元,但這並不是全部負債。

2021年2月28日下午,蘇寧旗下的江蘇蘇寧隊官方微博突然宣佈,即日起,江蘇足球俱樂部停止所屬各球隊的營運。就在3個月前,該球隊還奪得了歷史上第一個中超聯賽的冠軍。

蘇寧曾要價20億考慮售賣江蘇足球俱樂部,但無人問津,最後甚至願意「零轉讓」江蘇隊,條件則是買家負責約5億元的債務(主要是上賽季的欠薪),但也沒有買家願意接手,最後不得不解散球隊。

除此之外,蘇寧旗下的意甲豪門國際米蘭,目前也深陷經濟危機。

2020年11月,國際米蘭股東大會上出具2019~2020賽季財報,虧損1億。俱樂部的財務問題空前嚴峻, 2020下半年只支付了兩月薪水,其餘還在拖欠。

意大利足協要求國際米蘭在2月16日前付清所有拖欠的薪水,否則將可能被罰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