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兩會將於3月召開,各地政府草木皆兵,紛紛僱用地痞流氓、黑保安人員綁架上訪人士、限制公民人身自由,或將他們關押進黑監獄。

江蘇訪民朱永健2月28日在蘇州高鐵火車站北站遭到信訪主任和派出所警察十多人圍困綁架到派出所,後回到家中被監視居住。

28日下午2時許,朱永健向大紀元記者發來多個影片,說他被圍困在蘇州高鐵北站,現場有胥口信訪領導馬文國及多名警察、不明身份人員阻擋他前去搭車。他多次報警,警察都不出警。

朱永健說,他正準備乘火車去北京與律師見面,補充一些二審開庭的證據資料,才出地鐵站要到火車站就被攔截了。這些人搶走了他的行李,還把他摁在地上毆打得身上多處是傷。

朱永健報了三次警,圍觀的旅客也報了警,但警察就是不來處理。

雙方一直僵持,到了下午5時,警方動手將朱永健強行綁架上車。朱永健說,「他們把我綑綁,在車上把我雙手反綁,小便都尿在褲襠上了。我要舉報他們充當黑惡勢力保護傘。」

晚上10時,朱永健才從胥口派出所回家,但在他居所四周出現多名黑社會流氓監控著,他再次失去人身自由。

 
 朱永健家居所四周出現多名黑社會流氓監控著。(受訪者提供/大紀元合成)
朱永健家居所四周出現多名黑社會流氓監控著。(受訪者提供/大紀元合成)

朱永健是一名退伍老兵,江蘇省蘇州市吳中區胥口鎮采香涇村人,退伍後經營個體肉鋪。2001年因相鄰攤主挑釁,雙方發生打鬥,朱永健反擊時致對方受傷,被判入獄6個月。朱永健認為法院枉法判決,出獄後堅持申訴,後來進京上訪。

朱永健因維權曾6次被關精神病院、3次被勞教。

2013年5月,他再度進京被截回,警方在他家門外設了一個「值班崗亭」,十幾名黑保安在朱永健家前後日夜輪班蹲守監控,這個「值班崗亭」一設就是4年。

2018年6月,他因聲援鎮江老兵維權再度被監視居住,同年9月14日被警察闖入家中帶走後,又被判入獄23個月,目前案件正在上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