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中澳兩國緊張局勢升級以及澳洲政府對外國投資者在國家敏感行業購買資產實施更嚴格的限制,中國2020年在澳洲的投資僅為10億澳元,創下六年來新低。

澳洲國立大學自2014年開始運行的中國對澳洲投資數據庫收集的數據顯示,2020年的投資流量較2019年下降了61%,遠低於2016年165億澳元的投資高點。

只有房地產(4.61億澳元)和採礦業(4.14億澳元)表現強勁。在2020年記錄到的10.29億澳元的交易中,只有一筆交易不屬於這兩個行業,這與往年中國新投資幾乎出現在所有經濟領域的情況大不相同。

據悉尼晨鋒報報道,負責編纂這些數據的澳洲國立大學辦公室主任、副教授阿姆斯特朗(Shiro Armstrong)表示,疫情、新的國家安全法以及中澳關係惡化,是導致中國投資下降的原因。

阿姆斯特朗說:「國家安全法適用於所有新的投資,這使得財政部長可以追溯和不批准投資,這造成了不確定性。」「如果你在國外建廠或創立企業,並按照他們的規則運作,確定性非常重要。」

澳洲貿易部長泰安(Dan Tehan)說,政府應對疫情的措施,使澳洲仍然是一個具有吸引力的全球投資目的地,這創造了就業機會和商機。

他說:「我們在整個疫情期間的表現,只會在2021年前增強我們作為投資目的地的吸引力。」

由於疫情,2020年大部份時間,所有外資投資交易都受到了嚴格審查,因為人們擔心外國投資者會趁機攫取那些因經濟困難而貶值的澳洲資產。

澳洲2020年通過的新法律,對電信等涉及國家安全的領域的資產出售制定了嚴格的新的評估制度,這樣一來,聯邦財長有權在投資項目即使已獲批的情況下,如果項目危及澳洲,也可以取消交易或增加銷售條件。

聯邦政府的外國投資法適用於所有外國投資。

在澳洲率先呼籲對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的源頭展開全面調查後,中共對澳洲發起了廣泛的貿易禁令,其中包括澳洲的煤炭和葡萄酒。

在新法律出台之前,人們對出售澳洲資產,如將達爾文港租給中國企業感到擔憂,中共政府對疫情的處理以及鎮壓香港民主運動,也引發了雙方的衝突。

澳洲國立大學數據庫在2020年只記錄了20項中國對澳洲的投資,該數據庫追蹤的是投資企業進行商業投資的最終所有者。

聯合國的數據顯示,受疫情影響,2020年全球的外國直接投資下降了42%,但包括中國、日本、印度和西班牙在內的一些國家的外國直接投資有所增長。#

(本文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或建立鏡像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