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中共吹捧為「天下第一村」的江蘇華西村,近日的擠兌潮風波持續發酵,華西村旗下的華西集團及其上市公司引發外界關注。

華西村村民對大陸「封面新聞」表示,從2月24日開始,華西集團的入股分紅突然從30%變成了0.5%,30%的紅利持續多年,很多村民都入了股。

華西村村委會稱資金充裕,兌付沒問題,但並未緩解村民的擔憂,25日排隊要求兌付的村民人山人海。有村民直接說,害怕拿不到錢,能拿回本金已算幸運。

這起擠兌事件持續發酵,村民仍未得到任何解釋,而華西村及其旗下華西集團的情況也進一步引發關注。

華西村泡沫化 華西股份已「充公」 公司虧損數億

28日,台灣資深媒體人王瑞德接受民視新聞採訪表示,華西村老百姓希望只要拿回本錢就行,反觀華西村負債已經接近400億人民幣,大陸很多企業的發展是建立在追求暴利的基礎上,沒有腳踏實地,最後就發現老百姓投資的企業化為烏有。

報道指出,華西村曾風光一時,但其泡沫化早有脈絡可循,很多大中型企業都變成(中共)國資控股,早在2019年3月,就已傳出華西集團負債將近370億元人民幣。

公開資料顯示,華西集團旗下唯一的上市公司是「江蘇華西村股份有限公司(華西股份)」。華西股份1999年在深圳上市,當時是大陸第一家以村命名的上市公司,中共官媒一度極力宣傳。

剛上市時,華西股份以鋼鐵、化工、服裝、紡織等實體業務為主,但2007年之後實體業務逐漸衰敗。2015年開始,華西股份轉向以金融為主業,2015年8月成立一村資本有限公司(一村資本),主要從事私募資金業務。

2020年7月,華西股份轉讓「一村資本」34.431%股權給無錫國聯產業投資有限公司(無錫國聯),無錫國聯是中共無錫市政府控制的國企。同年,華西股份出現首次虧損。

華西股份2021年1月26日發佈的業績報告顯示,公司2020年首次發生虧損,歸母淨利潤預虧3.9億至4.35億元人民幣,淨利潤同比下降169%至177%。

而在轉讓股權的時候,華西集團稱,股權轉讓不會導致控制權變更,目前的公開資料也仍然顯示華西股份是一家民營企業。但實際上,華西股份已經喪失了對「一村資本」的實際控制權。

中共前官員:華西村是中共國的縮影

中共中央黨校前退休教授蔡霞2月28日在推特發文表示:「華西村本質上就是中共國的縮影。中共政治局前任常委和現任常委敢帶頭公開自己家庭的財產嗎?」

華西村建於1961年,中共改革開放後,華西村被中共當作「集體主義經濟模式」的典型。

目前,華西集團的控股股東是華西村村委會及社區服務中心,董事長是華西村中共黨委書記吳協恩,吳協恩是華西村前任中共黨委書記吳仁寶的四子。

吳仁寶的四個兒子、一個女兒,及其多名家族成員都曾經擔任,或者是現任的華西村中共黨委幹部,其四個兒子同時兼任華西村房地產、旅遊、餐飲等多家公司的負責人。復旦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周怡2004年曾發佈研究數據表示,吳仁寶四個兒子可以支配的可用資金佔華西村總量的90.7%,而普通村民月入千餘。

2019年3月媒體曝出華西村出現資金問題,吳協恩一度否認,但華西股份的股價暴跌,一度接近跌停。

在上述蔡霞發佈的推文下方,有網友留言表示:「華西村我去過好多次,印象最深刻的是最裏面那個酒店的價值30億的純金的大金牛,和外面的民用直升飛機起停場地。感覺很浮誇,很作秀,符合中共的風格。」

「與(中共)黨的貪腐結構一模一樣」「破產也是早晚的事,可憐了老百姓」。

目前,針對股份分紅從30%減少至0.5%的情況,華西村的村民希望官方給個說法,但尚未得到任何解釋。村民表示,最初入股時並沒有簽訂協議,只有一張入股憑證,也無從得知若一方違反條約應做何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