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2月27),重慶公民危文元、陶大華到重慶市北碚區蔡家崗街道,看望被軟禁在家的訪民肖成林。遭看守的黑保安報警,誣告兩人欠他錢。目前他兩人被帶到蔡家派出所。

直至晚上9時許,危文元和陶大華還在蔡家派出所,連晚餐都沒吃。據說正等待南岸區塗山鎮派出所的人來接他們回去。

黑保安慣用伎倆——訛詐錢

肖成林是重慶市北碚區蒙冤26年的農民,因維權蒙冤入獄,2020年出獄後就被北碚區蔡家崗街道僱用的黑保安限制人身自由,重慶各地區公民多次前往探視他,都遭到看守的黑保安百般阻撓。但是危文元卻沒料到他們會敲詐勒索。

當時危文元打110報警,但是沒出警,黑保安報警,警察馬上就來了。黑保安向出警警察說危文元和陶大華欠他錢。據危文元說她並不認識該名黑保安,她再三追問警察他(黑保安)姓甚麼?警察才說姓劉。

於是,危文元問姓劉的黑保安,「我們兩個借了你多少錢?把借條給我看。」姓劉的黑保安說危文元欠他11萬元,要看了借條才知道到底借了多少錢。

危文元向大紀元記者表示,「我從來不借私人的錢,姓劉的這種行為是在敲詐勒索我們兩個。」

據肖成林說,看守他的黑保安也曾經這樣誣陷他。「去(2020)年12月26日一名叫劉志勇的人,把自己的手機摔在地上,說是我把他的手機碰掉到地上,要我賠償5500元。我報警後,他又說我撞傷他,要我賠他醫藥費。12月28日我搭乘公車去醫務室買藥時,幾個人跟在後面上車,一個叫劉彪的人說我把他的玉撞掉了,要我賠償2萬多元。」

「他們還報了警,把我帶到蔡家派出所,警察要我賠償他們兩個人的手機錢、醫藥費和2萬多元的玉錢。我被扣在派出所二天。」肖成林說。

肖成林表示,「重慶市北碚區蔡家崗街道官員腐敗,請來監視我居住和限制我人身自由的黑保安很猖狂。生在這種所謂法治政府、法治社會,老百姓、冤民和訪民被逼得走投無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