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上齊落」,可說是反送中運動最為撼動人心的口號之一。2019年7月1日深夜,立法會內,警察清場行動在即,有抗爭者不顧自身安危,衝入大樓內把不願離開的抗爭者帶走, 「一齊嚟一齊走」,令「齊上齊落」自此成為了抗爭者的口號,共襄共討,共同進退,互相守護。 齊上齊落,也不只是街頭烽火戰線槍林彈雨間的一種行動信念,自此後成為一種理念,烙印在無數抗爭者的心上,在生活中繼續貫徹實踐,支援同路人。

斥資三十多萬開搬屋公司  盼能支援被捕者  繼續齊上齊落

2020年以來,港共政府利用武漢肺炎疫情,高壓打擊民間反政府力量,社會運動暫時被迫靜止下來,而另一邊廂政府對抗爭者的濫捕濫告濫判,從來沒有停止過,過萬抗爭者被捕,數以千計抗爭者被告被審訊被判刑,不能工作,生計頓成問題,令無數抗爭者不單止要面對經濟蕭條的疫境,也要在社運的逆境中躑躅前行。在這樣的疫境逆境夾擊下,於去年A哥反而決心斥資三十多萬,與幾位同路人一起,創立搬屋公司「同你搬」(Move with you), 希望能建設成一間「手足的水泡店」,成為手足的水泡,為他們提供支援,繼續與手足們齊上齊落。

年近40的A哥(化名),個子不高,多年來因從事搬運工作,手瓜起腱。肥胖而壯實的身軀,一扭一扭的,走在人群之中,只不過是一位普通的「肥叔叔」。

這間「水泡店」,年多以來,總共有10幾位抗爭者曾在這工作過,其中年紀最細16歲, 最大30幾歲,其他都是10幾至20幾歲的年輕人。他們都是A哥在反送中運動中認識的同路人,有的曾被捕被告被判刑,已坐完政治監重獲自由,有的正在等候排期上庭受審,控罪涉及非法集結、藏有攻擊性武器、襲警、暴動罪等。因此,年多以來,到法庭聽審、探監、接手足出獄已成為A哥日常的生活。三月中、下旬,由於有一起工作的手足要上庭受審,「同你搬」便決定要在星期一至五上庭的日子停業,陪伴手足上庭,只在星期六、日營業工作,對他來說,這也是另一種「齊上齊落」。

探監接出獄  手足相對只有傷感  男人老九也忍不住落淚

說起拜山(探監),無情的玻璃隔住的其中一位少年在囚手足的眼神,尤其是探訪時間結束分離一刻相看幽怨的一眼,令他悲哀傷心不已,作為「男人老九」的A哥也忍不住眼淚鼻涕直流,抹去了一包紙巾。

那天,A哥第一次去探那位少年手足時,「見到佢入返去囚室,基本上起身就已經眼濕濕,同埋啲眼淚就湧出嚟啦,一直到去locker房攞返野,到行出嚟,基本上都用左成包紙巾去抹啊、擤下鼻涕,咁樣就...好哀傷咁走囉。」

每一次去探訪他,他都會見到少年在囚手足的這個眼神。「每一次佢起身,到 (懲教人員) 話『夠鐘啦, 起身啦』,咁我同佢係個...係塊玻璃度可能大家叫做拍下手,握個拳頭撞下,做個鼓勵啦……每一次佢嘅眼神,一入去囚室嗰下嘅眼神,都俾我覺得佢好似好想講就係:啊我都想同好多人(一齊)或者無咁悶,啫係想講多啲野,自由啲啦……」

政治犯,無論在什麼社會,都是一個也嫌多。政治犯身陷囹圄之中,不是因為殺人放火,不是姦淫擄掠,只是為了民主、自由,為了建設一個更美好的公民社會。所以,探監會悲傷,接手足出獄,本應是高高興興的事,對A哥來說也是一件感傷的事:「覺得大家一齊做一樣野,簡單嚟講就好似一支軍隊,佢地受左傷(坐監)……好感觸囉,啫係覺得佢哋付出咗,咁我哋又仲係度嘅或者無事嘅,又做唔到啲乜野。」

其中一個重獲自由的手足,走出監獄門口,樣子比較憔悴,身材比入獄前瘦削,樣子看上去不是那麼開心。「佢地嘅付出,同埋承受嗰個折磨……咁你始終入咗去,同你係出邊嘅生活係唔同嘛。」 念及這種情況,每每令A哥為手足傷心難受,將手足送達目的地後,攬一攬道別,那刻,A哥男兒淚忍受不住,奪眶而出。對方也是眼眶紅紅的,二人相對無言,唯有感傷。

 每次接手足出獄,A哥都會準備一些錢,以及同路人的贈券,小小心意,讓手足在剛出獄後能得到支援,暫時解困。  

A哥對於重獲自由的手足,最想說的話是:「喂,如果你搵唔到野做,或者生活有咩困難,你出聲啦。」、「喂,你如果真係要讀書又好,要進修又好,或者做其他、做返你原本嘅行業都好,都想……耶喂如果真係搵唔到,過嚟(我哋公司)幫人推下車仔啦,搬下野啊。」對A哥來說,如果出獄後的手足暫時找不到工作,都歡迎大家到「同你搬」一起工作。

免費同被捕者搬屋  勉勵同路人「永不變色」

A哥的搬運公司,打正旗號是黃店,以接同路人生意為主。客人找他們搬屋,往往也是因為他們有這樣的背景。做生意當然是為了賺錢,在香港這個寸金尺土的地方,無人會嫌錢腥,A哥卻「唔係咁諗」。開業以來,先後有幾個客人找他幫忙搬屋,其後A哥得知他們是反送中運動的被捕者,沒有收他們搬運費;此外,曾遇上住工廠區、住劏房的單親家庭,還有一個住唐樓要搬床棄掉的社工,A哥他們免費幫他們搬屋搬東西。「點解啊?好似19年(反送中運動)咁樣囉,其實我哋出力嘅啫,我自己覺得就出力,係唔使錢嘅,咁當然係要經營得到啦……好似19年咁樣囉,如果你話全部人都要講錢嘅,咁都無咁多人(參與)啦。咁同埋人情味呢三個字啦,有時做野唔係淨係為咗錢去行嗰條路囉。」不知道會有多少人會認同A哥他們的想法,相信有不少人一定認為A哥這樣有錢不賺真是傻到不得了,白白幫人搬屋,還要自己付搬運費給幫手搬運的手足同事。不過,就是因為這個東方的小島上有這樣很多的傻人,才會有我們熟悉的充滿人情味的香港。

有藝人於89年民運爆發時反對中共血腥鎮壓,但到了三十一年後的今天,卻成為親共份子,令A哥覺得很感慨。所以與客人傾談溝通時,特別是遇上2019年才出來參與運動的客人,A哥都會提醒、勉勵客人「唔好變色」。某日,在幫一位客人搬屋時,傢俬堆在樓下待搬,經驗不足的年輕手足一時不察,被人偷去一張椅子。客人雖不怪他們,但A哥還是在網上找出椅子的價錢,封了721元進信封,又叫負責搬運的手足在信封面寫下字句以示歉意,親手交給該名客人。信封上更有手足寫了一句「唔好變色,一齊撐到尾」,因為這是A哥經常對同路客人說的話。

「呢句說話『唔好變色』,係想(大家)永不變色!」A哥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