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記者近日從加拿大卑詩省成人教育廳得到證實,省府及成人教育廳正在審查省司法學院(JIBC)開設的中共警察培訓項目。這一消息使該項目再次成為各界關注的焦點。資深媒體人何良懋呼籲新聞界行使媒體的輿論監督職能,持續關注這一事態的發展。

項目受審查 媒體曝真相

近日,大紀元記者從卑詩省成人教育廳獲得到證實,卑詩省省府及成人教育廳對省司法學院(Justice Institute of British Columbia, JIBC)已經開設了7年的中共警察培訓項目進行審查。

不過,在卑詩省政府聲明對這一項目進行審查之後,有國家安全專家指出,對該項目僅僅審查是不夠的。正確的做法是,立即取消這個項目,並作出進一步的調查。

何良懋說,其實,卑詩省司法學院幫助培訓中國警察一事在幾年前已被披露,這是政府有關部門第一次宣佈審查該項目。訓練中共公安、武警和司法人員的這個項目是2013年開始、由前省自由黨政府批准的。

他說,卑詩自由黨政府親共十分明顯。由國際貿易以至各種「一帶一路」協議的簽署,都是省自由黨政府一力促成。這件事被揭露之後,現在卑詩省新民主黨政府說要進行審查。

何良懋認為,不是反對招收國際學生,但這樣敏感的項目應該是透明的。從分析看,審查至少要有三大方面的範疇。第一,誰批准的?有哪些文件支持?當時的理據?進行這個訓練的目的是甚麼?第二,這個項目會不會違反加拿大價值?第三,這個項目會不會威脅加拿大的國家安全?有關項目現在披露的資料很少,或會牽涉到前卑詩省自由黨政府的律政廳或司法單位的高層。

根據現在的報道,中方對該項目表示出「巨大的興趣」,2017年JIBC在距離大溫哥華地區大概100公里的奇利瓦克斯(Chilliwack)市專門開闢了新校園來培訓這些中共警察。

自2013年以來,卑詩省司法學院已經培訓近2000名中國學生、軍人和官員,加上數十名中共國家法官,參加其所謂的教育和培訓項目, 使該機構的國際項目收入增長迅速 ,從2013年60萬加元的年收入增長至2018年的230萬加元,而這一時期的國際學生人數則增加了近6倍。

何良懋指,培訓項目的收益是很明顯的。中共是付了可觀的費用。

JIBC有沒有培訓中共警察

大紀元記者發現,在Glacier Media發表了對這個項目的調查報告後,JIBC在其網站上刊登回覆,表示他們「沒有也從未為國際警察新兵提供培訓,該校只培訓卑詩省警察局僱用的國內警察新兵」。

調查報告記者也引用其說法:JIBC是為「中國官員」進行了短期培訓。但是根據他們掌握的資料,受訓的「中國官員」來自河南、四川、江蘇、重慶、廣西等地的警察學院。

2017年JIBC在溫哥華專門開闢了新校園來培訓中共警察,目前已經訓練了約2千人。(JIBC官網截圖)
2017年JIBC在溫哥華專門開闢了新校園來培訓中共警察,目前已經訓練了約2千人。(JIBC官網截圖)

何良懋指,那些中國警察穿著便裝你就說他是中國官員,就說沒有訓練國際警察?這是在玩文字遊戲。如果真是報道失實,JIBC就應該馬上發出律師信去控告媒體。校方這樣的解釋會讓人越來越懷疑當年通過這個訓練項目是否有不可告人之事,越描越黑。

他相信JIBC的高層在審查以後有可能都要被炒掉,「因為你是一個公共機構,不是私人機構,要對卑詩省納稅人負責」。

違背加拿大價值 JIBC院長辯解不成立

據報道,在被批評缺乏防範意識時,JIBC院長米歇爾.塔克(Michel Tarko)稱,他們沒有收到過情報部門或騎警在國家安全方面的提醒或警告;而在遭到質疑違反加拿大價值時,其所作的解釋是:該培訓讓中國學生「接觸加拿大刑事司法體系,以拓寬他們對不同執法體系的看法」,目的是「不僅在加拿大,而且在世界範圍內,促進更公正的社會」。

何良懋指,JIBC院長的辯解不能成立。第一,要國家安全部門提醒你,本身就是有問題了。因為司法學院本身是屬於敏感部門的一部份,你在訓練司法警察,為何反而要警察機構來提醒你?你的問責程度在哪裏?你應該自己主動去把關。

第二,加拿大的司法價值、警察方面的一些標準,無法用在中國方面。加拿大的價值是:自由開放,重視人權法治,在中國有嗎?你的訓練是基於民主制度、自由開放的社會,但你訓練的人是來自另外一個與加拿大對立的體制。警察屬於紀律部隊,是用國家賦予的公權力去執行任務。受訓的時候說是把加拿大的價值灌輸給他們,受訓後回到中國大陸,他們就要執行中共的高壓統治、壓制人權。在中國的體制下,警察就是暴政的打手,你改變不了那個體制。這是助紂為虐。

何良懋認為,加拿大的價值是要把維護和平的信息宣揚出去,是要將自由、民主、人權、法治這個普世價值傳播出去。加拿大過去最出名的是維和部隊。你現在訓練的人出去不是維護和平,而是做暴力的行為,讓他們有更多的方法可以去迫害維權人士、上訪人士、宗教人士,對普通百姓作威作福,你令他們增加了實力,還美其名是從加拿大學回來的,是不是令加拿大警察也蒙羞呢?

加拿大的兩個Michael(註:被中共當局以觸犯國家安全法為理由監禁的兩位加拿大公民Michael Kovrig和Michael Spavor)正被中共關押,有人擔心這些警察回去後會不會被派去看守他們。何良懋表示,你訓練這些人去抓我們加拿大人,本身就是相當荒謬的。

為中共培訓警察引發國安憂慮

為中共培訓警察項目引起了廣泛的關注和對國家安全的憂慮。何良懋談到,加拿大安全情報局(CSIS)局長大衛.維格魯特(David Vigneault)2月初也已經出面說中共習慣於企圖竊取機密,用國家的力量威脅它國的國家安全,加拿大也是中共的目標。中共還恐嚇加拿大的華人社區,對加拿大構成嚴重的戰略威脅。在這種情況下為甚麼還要開展這一項目呢?

何良懋認為,此事如果沒有得到傳媒的監督,加拿大就很容易被中共滲透,從內部的堡壘去攻破國家安全體系的重要網絡。如中共會不會利用這個機會進入加拿大的警察系統,了解加拿大的警察項目、訓練規模、訓練標準,或是接觸到加拿大警察的針對境外的一些秘密資訊?防止滲透的一些的方法會不會被洩露出去?這是不得而知的。

警察資訊,牽涉到邊防、治安方式,也牽扯到國家安全問題。他說,如果沒有監督,會不會令加拿大的很多資訊被竊取,加拿大的人員、甚至訓練這些警察的導師被滲透?甚至警察部隊被滲透、被收買也很難說,是很危險的事情。他認為這些憂慮在審查的時候也都要研究。

覺醒的加拿大人拒絕中共

此事件早已被揭露,為甚麼現在才提出審查?何良懋分析,這與現在的國際環境有關。首先,因為孟晚舟事件,兩個Michael被作為人質後,民眾普遍覺得來自中共的行為越來越不能夠接受,而疫情更加重了加拿大人對中共的持懷疑態度和負面評分。第二,新疆維吾爾少數民族被迫害的情況也加強了加拿大人對中共的反感。可以看到,中共的警政、執法人員的那種殘暴手法,很明顯有增無減。

加拿大國會在本周一(2月22日)由反對黨保守黨牽頭,以226票通過了一個無約束力的法案,認定中共正在新疆執行種族滅絕政策,也表明了一種態度。

加拿大人在覺醒,現在更多加拿大人對普世價值看得比經濟利益更重,甚至願意放棄一些經濟利益也不願向中共妥協。何良懋贊同這一做法。他表示,現在加拿大人寧願少掙點錢也不願意助紂為虐。因為培訓中共警察本身違背了加拿大的價值,預料也收不到純化他們、令他們變得善良的效果,反而令暴政如虎添翼。所以加拿大人覺得需要與中共保持距離。

卑詩省政府和省成人教育廳已經公佈對中國警察培訓項目進行審查,何良懋呼籲新聞界行使媒體的輿論監督職能,持續關注這一事態的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