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2月26日)對外公佈的一份解密情報評估顯示,沙特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或稱MbS)批准了一項逮捕或殺害異見記者賈邁勒·卡舒吉(Jamal Khashoggi)的行動。卡舒吉於2018年被謀殺。這份評估被公佈應該是頗有深意的行動,以期儘量限制可能對美沙關係帶來的損害。

據路透社(Reuters)報道,卡舒吉是一名美國居民,曾為《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撰寫評論專欄,批評沙特王儲的政策。他於2018年在沙特駐伊斯坦布爾領事館被一組與王儲有關聯的特工殺害並肢解。

利雅得方面否認沙特阿拉伯實際上的統治者——王儲與此事有任何關係。

美國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在報告中說:「我們認為沙特王儲穆罕默德 ·本·薩勒曼批准了在土耳其伊斯坦布爾的一次行動,目的是抓捕或殺害沙特記者賈邁勒·哈紹吉。」

這家情報機構的評估依據是,王室對決策的控制、他的一名關鍵顧問和他自己的保鏢的直接參與,以及他「支持使用暴力手段壓制包括卡紹吉在內的海外異見人士」的態度。

報告稱:「自2017年以來,王儲對沙特王國的安全和情報機構擁有絕對控制權,因此沙特官員不太可能在沒有王儲授權的情況下開展這種性質的行動。」

在解密這份報告時,祖·拜登(Joe Biden)總統推翻了其前任唐納德·特朗普拒絕公佈這份報告的做法,反映出美國新政府正試圖從人權到也門戰爭等問題上挑戰沙特。

然而,拜登在保持與沙特之間的關係方面走了一條微妙的路線。他正尋求重啟2015年與該地區競爭對手伊朗達成的核協議,並應對其他挑戰,包括打擊伊斯蘭極端主義和推進阿以關係。

為了減輕對美國與沙特雙方關係帶來的負面影響,華盛頓精心安排了一系列活動。周四(2月25日),拜登與王儲的85歲的父親薩爾曼國王(King Salman)通了電話。他們在電話中重申了幾十年來的聯盟關係,並承諾進行合作。

美國官員表示,拜登政府將於周五宣佈就卡舒吉被殺害事件針對沙特阿拉伯公民的制裁和簽證禁令,但不會對王儲實施制裁。

據了解美國政府想法的消息人士透露,美國在重新評估與其最親密的阿拉伯盟友之一的關係的同時,也在考慮取消與沙特阿拉伯的武器交易。這些交易引發了人權問題,同時將未來的軍售限制在「防禦性」武器。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說,美國的重點是結束在也門的衝突,同時確保沙特阿拉伯擁有保衛其領土所需的一切。

這份解密的情報與特朗普在2018年底與國會議員分享的一份關於卡紹吉謀殺案的機密報告相呼應。

特朗普當時拒絕了立法者和人權組織要求公佈解密版本的要求,這反映出在與伊朗的緊張局勢不斷升級的情況下,他更希望保持與利雅得的合作,並推動美國向沙特的軍售。

拜登的新任國家情報總監艾薇兒·海恩斯(Avril Haines)已承諾遵守2019年的一項法案,該法案要求她的辦公室公佈一份關於卡舒吉謀殺案的解密報告。

死時59歲的卡舒吉是一名沙特記者,自我流亡在美國維珍尼亞州。他為《華盛頓郵報》撰寫評論文章,批評沙特王儲的政策——在西方一些人眼中,提到沙特王儲,就是指穆罕默德·本·薩勒曼(或稱MBS)。

2018年10月2日,在得到承諾後,卡舒吉被引誘到位於伊斯坦布爾的沙特領事館,當時他需要一份文件來與他的土耳其未婚妻結婚。一隊與王儲有關的特工在那裏殺了他,並肢解了他的屍體。他的遺體尚未找到。

最初,利雅得對他的失蹤發表了相互矛盾的說法,但最終承認,卡舒吉是在一次被稱為「流氓」(rogue)的引渡行動中被殺害的。

此次事件後,有21名相關男子被捕,包括情報局副局長艾哈邁德·阿西里(Ahmed al-Asiri)和王儲的資深助手沙特·卡塔尼(Saud al-Qahtani)在內的5名高級官員被解僱。

2019年1月,11人接受了閉門審判。其中5人被判處死刑,在得到卡舒吉家人的寬恕後,被減刑為20年監禁,另外3人被判處有期徒刑。

檢方稱,情報局副局長阿西里受到審判,但「由於證據不足」被無罪釋放,而王儲的資深助手卡塔尼受到調查,但沒有受到指控。

白宮表示,作為拜登重新平衡與沙特阿拉伯關係的一部份,他將只與薩爾曼國王(King Salman)進行溝通,此舉可能讓華盛頓與35歲的王儲保持一定距離。

一些媒體評論稱,這種做法將恢復被特朗普及其女婿、高級助手賈里德·庫什納(Jared Kushner)違反的禮儀,後者與王儲保持著直接聯繫。

自從2017年在一場宮廷政變中推翻其叔叔的王位繼承人地位以來,王儲已經鞏固了自己的權力,試圖通過經濟和社會改革來贏得公眾的支持。

但他也有反對者。他也拘留了一些婦女權利活動人士,並進行冒險的對外政策。其中一些事與願違,比如在也門的干預行動,沙特和伊朗代理人之間的戰爭在也門引發了一場人道主義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