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之前曾分析中共法院對P2P案件的大量判案信息,而記者在進一步調查中國網貸平台數據以及過去十餘年中的相關政策宣傳後,發現中國P2P爆雷潮並不僅是老闆騙錢跑路或監管失察的問題,網貸業的整體坍塌與當局的系統安排之間存在明顯的關聯。

今年1月15日中共央行宣布P2P全部「清零」,2020年金融風險攻堅戰取得重要階段性成果。幾乎是同時,2021年1月13日深圳千億P2P平台——小牛資本集團的「小牛在線」和「小牛私募」平台,被當局以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立案調查。

事實上,去年11月中國銀保監會就曾宣布P2P清零。不過對於無數P2P出借人(投資人)而言,當局的清零運動不僅未能保護自己的投資,反而徹底引爆了財富被清零的地雷陣。以小牛在線為例,從2020年5月宣布「良退」,到被深圳公安抓捕前,小牛累計兌付2.38億元,兌付比例僅為2.28%,數十萬投資人的逾百億待收借款或化為泡影。

中國P2P行業發展了14年,高峰時同時有五千多家運營,年交易規模約3萬億元人民幣,最終給中國民眾造成了多大損失? 雖然中共並未公佈詳情,但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去年曾透露網貸平台「還有出借人的八千多億元沒有回收」。

根據對51網貸、網貸110、等網貸門戶網站,以及中共當局發布的P2P爆雷公司名單進行的不完全統計,自從2007年中國內第一家P2P平台拍拍貸成立起,過去14年網貸平台先後上線至少有14,864家,歸屬的獨立公司至少有13,378家。

本報記者對各網站公佈數據整理後發現,僅被網貸門戶網站曝光的1,855個網貸平台,參與人數就有3.44億人,待還餘額高達9,369億。這1,855個P2P平台在網貸平台總數中占比12.5%。

由此可知,郭樹清去年披露的網貸業8000億元壞帳應是「縮水」數據,中國民眾被P2P吞噬的血汗錢至少逾萬億。

根據對各網貸門戶網站公佈數據的不完全統計,近1.5萬家P2P平台中,被清零前能夠正常運營和良性退出的比例僅為7.1%,其它暴露各種問題的網貸平台占比逾9成。

問題平台的超高比例表明,中國P2P行業整體上並未良性發展,當局監管形同虛設。

大紀元先前報道《法院案例泄中國P2P背後隱祕》(報道原文)曾經披露,被立案的P2P平台缺失監管。而後續對中國網貸行業的進一步調查揭示出中國P2P行業的飛速發展和整體坍塌,都並非偶然。

中國P2P平台昔日的竄起,除了中共的宣傳和背書外,更重要的是其背後的經濟推手,或者說誘惑力。

根據中國銀行業公開數據,在中國P2P行業上升期,即2007年至2016年間,中國經濟中的M2(廣義貨幣)年平均增長率達到15%,而同期銀行定期利率不到5%。這相當於中國人手中的錢,如果存在銀行中,每年都貶值了10%。

而P2P行業提供的高回報(利息),對於並無太多投資選擇的普通中國民眾而言,無疑具有相當大的吸引力。

為了爭搶投資,P2P平台只能提供更高的利率,這也使得中國網貸行業的整體經營情況更趨惡化,許多平台從開始就是借舊還新的龐氏騙局。

中共雖然發起了清零P2P的政治運動,但從未對如何償還出借款做出任何表態。大紀元的多篇採訪曾報道,數以百萬計的中國P2P投資受害人現已變成當局「維穩」的重點對象。

中共在清零P2P的過程中,許多P2P平台被當局判定為非法吸收公眾存款。

依據中共自己的法律,被中共先「創新」再「清零」的中國P2P平台,從頭至尾都是被中共安排來實施「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行的工具和傀儡,而受害的就是中國民眾和民間財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