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5日午間,蘇寧易購發佈公告,宣佈公司實際控制人張近東以及股東蘇寧電器集團有限公司準備轉讓股份,預計轉讓比例高達20%~25%,價值最高達百億元人民幣。

綜合大陸媒體消息,蘇寧易購發佈轉讓股份公告,至此,近半年來一直有傳蘇寧資金緊張的傳聞終落實。半年來,蘇寧資金緊缺,加上押注螞蟻集團上市失敗,債務隨時都會爆雷。最後扛不住了,把自己給賣了。

看到蘇寧出售股權的消息,一位幾年前離職的蘇寧員工表示:「這是早晚的事兒,因為蘇寧這些年被競爭對手打壓得不行,又弄了一堆不賺錢的業務,資金鏈出問題很正常。」

有業界人士也認為張近東野心太大,買了很多資產,想把蘇寧塑造成一個商業帝國,但很多業務不賺錢,時間一長把自己拖垮了。

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3季度,蘇寧易購合併口徑負債總計1361億元(人民幣,下同),有息債務規模逾700億元,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46.16億元。

而且在債務壓頂之下,蘇寧2020年營收入不敷出。

1月29日,蘇寧易購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發佈公告稱,預計2020年淨利潤為虧損39.53億元至34.53億元,比上年同期下降140.16%~135.08%;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後的淨利潤為虧損65.87億元至60.87億元,比上年同期下降15.34%~6.59%。

同時蘇寧還拖著兩個黑洞——國際米蘭俱樂部和江蘇蘇寧隊。

2018年,蘇寧以19.6億元的價格買下國際米蘭68%的股份,只是燒錢的第一步,有媒體報道稱,蘇寧對於國際米蘭的營運總投入達到6.25億歐元,接近50億人民幣。在蘇寧財務狀況良好的那幾年,這尚且是一筆巨額投入,資金鏈斷裂以後,國際米蘭更是成為了拖著蘇寧快速下墜的黑洞。

2020年11月國際米蘭股東大會上出具2019~2020賽季財報,虧損1億。俱樂部的財務問題空前嚴峻,2020下半年只支付了兩月薪水,其餘還在拖欠。意大利足協要求國際米蘭在2月16日前付清所有拖欠的薪水,否則將可能被罰分。

2021年1月2日,新年的第一期《羅馬體育報》透露,蘇寧正在計劃退出國際米蘭,且已經與私募基金BC Partners接觸,初步表明意向,但是雙方開價相差太遠,遠遠低於蘇寧的心理預期。

目前,國際資本對此尤為冷靜。其一是認為蘇寧要價太高了;其二則吃定了蘇寧急於甩開這個黑洞,拖到最後必然會賤賣出去。

另外,蘇寧接手後還發行過兩筆合共約4億歐元的債券,都將在2022年到期。

另一家足球隊則是江蘇蘇寧俱樂部,該隊是上賽季中超冠軍,早在去年9月,就曾有媒體曝出江蘇蘇寧隊延發球員薪水,當時俱樂部在消息傳出後立馬對球員們進行了補發,事件也隨之平息。

然而,據《東方體育報》報道,補發之後,球員們就再也沒收到過薪水,直到2021年1月12日,俱樂部才又給球員們發放了一個月中的一部份工資。

對內,蘇寧讓球員們簽獎金確認表,用拖字訣穩住局面,對外,蘇寧的高層急急忙忙尋找下家。

南京、蘇州、無錫方面都有企業表現出過興趣,可惜,絕大多數都最終放棄接盤,一方面由於拖欠工資,截至目前,江蘇隊已經累計積壓了五億多債務;另外,蘇寧索要高價轉讓費,也嚇跑了有意接盤的幾家企業。

眼看本月底的准入期限將至,如果實在轉不出去,蘇寧隊唯一的選擇只有就地解散。

面對資金緊缺,蘇寧控股董事長張近東早在半年前就在多方尋求資金支持,上下游合作夥伴都找了,向比蘇寧更大的巨頭籌錢,但結果並不樂觀。

據A1財經消息,一個大老闆明確拒絕了蘇寧的求援。知情人士稱:「這個老闆對負債經營的蘇寧易購態度悲觀,不太看好。」這似乎代表了不少人的態度。

如今蘇寧易購被傳的接盤方是江蘇國資,如果屬實,意味著地方政府不想看到蘇寧出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