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保守主義者的年度大會——著名的保守派政治行動大會(CPAC),今年將於這個星期(2月25-28日)在佛羅里達的奧蘭多舉行。讓美國人民最關心的,是特朗普總統將再次出席大會並發表演講。人們關注於特朗普自從1月份離開白宮之後,這一個多月來基本上沒有系統的發聲,也沒有表示他下一步的安排,所以對這次演講充滿了期待。特朗普從2017年開始的復興美國的計劃、回歸保守主義和傳統觀念的政策,因為2020年的選舉突然中斷。美國回歸傳統、揭示真相、和堅持保守主義的運動,會瀕臨泯滅嗎?美國保守主義捍衛者們的下一步該怎麼辦?人們真正努力的目標、面對的敵人,僅僅是主張激進、左傾和所謂「進步主義」的民主黨人嗎?不應該是這樣,美國保守主義捍衛者真正的敵人,到如今應該是中國共產黨。

特朗普在CPAC的演講,將涉中國的議題,將從多方面敲打拜登,並覆蓋移民、中國問題等廣泛的內容和議題。如果保守主義者們的這一年度會議如果還侷限於瞄準美國民主黨人、美國的左翼和美國的社會主義者們,他們恐怕會失去真正的目標,錯過真正的敵人,從而在未來不得不面對真正的危險。

保守派政治行動大會(Conservative Political Action Conference)是美國保守主義聯盟(ACU)主辦的年度政治動員大會,有全美國各地的保守主義的積極活動者、民選官員等參加。其參與人數從1970年代開始,近年來快速增長。數百個保守主義的團體和組織,數千名活躍人士,最明亮的政治明星和數百萬的觀眾,會以各種方式聚集在一起。

CPAC組織者們的學習和成熟的過程,也非常有趣。2014年他們曾經邀請了「美國無神論聯盟」的人物出席,但立即撤銷了邀請,因為無神論者們試圖給保守主義人士當場洗腦!左派的主流媒體2017年也積極鼓譟,反對ACU的主席與特朗普的前顧問班農和前幕僚長普利巴斯對談。特朗普2011年參加CPAC會議並演講,一般認為這奠定了特朗普在美國共和黨內部的地位和後來的政治生涯。

大會有一個有趣的草根民調,一般被認為是保守主義運動的風向標。大會中,參加者會填寫問卷,其中一個問題是,誰是最受推崇的下屆美國總統的候選人。這個民調中的獲勝者,會獲得人們廣泛和極大的關注,因為CPAC會議的宗旨之一,就是評估這些保守派的候選人。但這些民調可能不準,2015年CPAC民調選出來的,不是特朗普,而是來自肯塔基州的聯邦參議員蘭德-保羅,雖然保羅在2016年沒有得到一張選舉人票。如今非常為人詬病的猶他州參議員羅姆尼(Mitt Romney),居然長居草根投票的前幾名。但因為他參與支持第一次彈劾特朗普,去年和今年的CPAC會議就根本沒有邀請他。

類似的保守主義大會,在澳洲、巴西、日本也開始舉辦,顯示保守主義的理念,正在慢慢為更多的人們所關注、接受,成為世界政治力量中一個上升的力量。

美國保守主義者今年的大會,被賦予更多的關注,還是因為美國社會回歸傳統、回歸保守主義的浪潮,因為特朗普第一任期的執政而被大力推動,又因為2020的選舉舞弊、特朗普失利而中斷。人們期待特朗普能有所作為,能夠繼續完成他未完成的使命,所以人們會密切注視和解讀特朗普發言的意義。如果特朗普只侷限於敲打老態龍鍾、表述不清的拜登,也會覆蓋移民的問題,甚至包括中共病毒和貿易戰相關的中國問題,那就還不足以滿足美國人民的期望,不足以給在面對舞弊和竊選而灰心喪氣的民眾鼓勁兒,也不能為美國回歸傳統、打擊共產主義的大業添磚加瓦。

從今年會議發言者的主題中可以看出,毫無疑問,政治活動家們的思路和行動方向,部份的涉及到了美國面臨的問題,世界面臨的問題,但尚未切中要害。猶他州的參議院Mike Lee會談及為甚麼左派仇恨美國憲法中的權力修正案;前威斯康辛州長Scott Walker等人會談及言論自由、信仰自由、集會自由等話題。人們會談及甚麼是「忍」,美國街道上的暴徒和暴力為甚麼橫行;為甚麼美國左派目前在倡導「取消文化」。

當然很多人會談到選舉和選舉舞弊的問題、槍支問題、教育問題、主流媒體同流合污的問題、高科技公司控制人類的問題、邊境問題、移民問題等等。比較有趣的話題是,究竟是甚麼人在操控拜登的政府? 加州的社會主義會走多遠?保守派怎麼贏得回來?美國大公司怎麼樣對中共屈膝投降?當然,最後壓軸的,是最後一天下午特朗普的演講。

作為特朗普卸任後的首次正式公開露面,人們目睹拜登採取多項行政令撤銷特朗普之前的政策,特朗普也罕見地針對參議院少數黨領袖米奇‧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發表了嚴厲的譴責,人們自然關心特朗普會怎樣幫助共和黨在2022年贏回國會,或他自己有甚麼打算。特朗普已經放棄了對2020的結果的抗爭嗎?人們也拭目以待。

但是,無論特朗普會怎麼樣看待這次竊選,會怎麼樣走向下一步,作為保守主義的旗幟和風向標,CPAC會議必須使美國的保守主義者們認識到,如果他們的目標、他們的準星,如果只是瞄準民主黨和左翼,就未免掛一漏萬。這是因為,無論從美國國內到國際社會,中共政權及其共產主義擴張,作為人類最大的敵人和最迫在眉睫的危險,已經在美國登堂入室、長驅直入了。美國還有希望嗎?事態會物極必反嗎?美國人民該怎麼做?

拜登日前說,「民主黨人有了這些在華盛頓的權力,但他們的風險是可能做的太少!」(Democrats risk doing too little with the power they have in Washington)。對正義的人們來說,拜登政府的倒行逆施,已經傷害了美國這麼多,他們居然還擔心做的太少!美國真的是處在高度的危險之中。連美國的最高法院,都已經有了偏頗的政治立場,而最高法院具有政治立場,就偏離了三權分立的初衷,就成了左派的幫兇。美國保守主義想重回上風,任重而道遠。

今天的美國政局,不是普普通通的黨爭,不是人們習以為常的、美國兩黨政治的對抗。這次不同了,因為美國政治和美國政壇,都摻進了中國共產主義的邪惡因素和影響。傳統、真相和保守主義會在美國滅跡嗎?那取決於保守主義者是否能夠認清、辨識出美國真正的敵人!#

(謝田博士是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的講席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