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5日,中共又一場政治騷上演,政治局常委再度集體亮相,參加所謂的扶貧表彰大會。這次扶貧表彰會與2020年的抗議表彰會一樣,上上下下都清楚在演戲,又都不得不演,台上台下都是演員,卻沒有觀眾。

大小官員們配合中共高層的這場政治騷,各自也都心知肚明,不過試圖在幫內外交困的中共高層解套。中國經濟並未像中共吹噓般地增長,內循環實際難以循環,疫情也掩蓋不住;中共高層期望的中美關係改善又陷入了僵局,國際孤立的局面有增無減。中共高層急需編造一個大功績,掩蓋一系列的內外失誤、失利,意圖在激烈的內鬥中站穩腳跟,習近平應該也在力拚二十大佈局、連任。

中共高層應該也很清楚,僅靠一場造假的脫貧表彰會,並不能擺脫危局,也並不能在內鬥中真的佔據上風,但又有甚麼別的主意呢?

誰製造了貧窮

按照習近平的講話,中國大陸「現行標準下9,899萬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832個貧困縣全部摘帽,12.8萬個貧困村全部出列,區域性整體貧困得到解決」。

無論中共按照甚麼標準定義貧窮或脫貧,中共不得不自己承認,中國大陸至少有9,899萬農村貧困人口。中共主動透露這樣的數字,本來想為現任中共高層樹碑立傳,但同時卻也自揭其醜。中共建政71年,仍至少有近1億中國人貧困,這還能算功績嗎?

習近平稱之為「彪炳史冊」,「創造了又一個彪炳史冊的人間奇蹟」。

歷史確實應該記住這一切,正是中共政權的存在,製造了如此龐大的中國貧困人口,這是一個71年的政權差得不能再差的執政業績,卻被中共拿來表彰、主動揭醜,這樣的政權還能存在多久?

中共一手製造了城鄉差別,把農民禁錮在原有的土地上,實際也切斷了他們擺脫貧窮的出路。無論土改、人民公社、大躍進,還是包產到戶,中共死死地把持著土地使用權,以收公糧的方式,長期廉價地佔有農民的勞動成果,並嚴重阻礙了農業規模化、產業化的進程,硬生生地把大多數農民捆綁於手工農業勞作,農民如何能擺脫貧窮?

全球化供應鏈轉移到中國後,本是中國儘快走向城市化、工業化的推手,中共卻繼續堅持戶籍制度。中共不得不允許農民進城打工,為中共賺取外匯,但農民仍然無法進入城市生活。中共在中國製造了兩個不同的世界,也製造了農民的貧窮。

中國農民仍然難有脫貧的出路

2月25日,中共召開脫貧表彰大會,同時也成立了所謂的鄉村振興局,但出席掛牌儀式的僅僅是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胡春華。他稱這是以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做出的重大決策」,要鞏固脫貧成果,建立防止返貧監測幫扶機制。

中共政治局常委都知道,脫貧本就是造假,鞏固脫貧更無從談起,當然也就沒人真正願意關注了。鄉村振興局的成立也標註著,中共高層根本沒有打算真正解決農民貧困問題,仍然要把農民禁錮在原來的土地上,繼續廉價地收割農民的勞動成果,農民也無法擺脫中共農村黨支部的監視。

中共現時的脫貧標準是人均年收入4,000元人民幣,即每月平均收入333元。這應該算貧窮還是脫貧,相信每個人都有答案。

2月24日,新華社還煞有介事地報道,多地上調2021年最低工資標準。其中,上海最低工資標準最高,每月2,480元。上海、廣東、北京、天津、江蘇、浙江這6個最高的省份,月最低工資標準超過2,000元。

如果按照這個標準,兩口之家中只有一人工作的話,人均月收入就是1,000元。正好與李克強所說的6億人月收入1,000元吻合。中國的貧困人口遠不止1億人。

大多數中國農民試圖擺脫貧窮的出路,就是進城打工,但這樣的出路眼看越來越少了。2月24日,中共國台辦發言人稱,台灣的「新南向政策」只會「對台灣經濟和台企台商造成損害」,並試圖繼續用所謂的「31條措施」、「26條措施」,說服台商不要離開大陸、前往東南亞。可見中共很清楚,供應鏈離開中國大陸已是大勢所趨,中共隱瞞疫情凸顯了全球供應鏈在中國的巨大風險,中國的「世界工廠」正在消失,農民打工的機會越來越少,今後恐怕再也難有春運高峰了。

政治騷難掩的困境

2月25日,中共黨媒連篇累牘地宣傳脫貧主題,同日新華社卻發表了另一篇評論文章《牢牢把握辦實事這個基本著力點——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在黨史學習教育動員大會重要講話精神》。文中稱,中共的百年歷史,就是「真抓實幹」的歷史,這其實成了當天脫貧表彰會的照妖鏡。

2月25日這一天,中共的黨史學習欄目描述,「1982年2月25日,鄧小平會見摩洛哥首相布阿比德時談到中國對外開放政策指出:中國將繼續實行對外開放政策。我們主要是引進先進的技術和管理知識,吸收對我們有用的資金」。

鄧小平的這句話,實際也是中共過去40年對外關係的真實寫照,但40年後卻走不下去了。不但中美關係難以改善,中共高層的一連串昏招,還導致了被國際孤立,鄧小平現實外交的「拿來主義」走到了頭。現任高層再也沒有任何招數能夠複製過去40年的外交道路,因此被迫提出了內循環,但「世界工廠」正在被拆掉,中國經濟顯然難以循環起來,中共倚重的國企被中共權貴不斷吸乾,私營企業被不斷收割,中共的內鬥已經延伸到各自掌控的龐大產業爭奪。

2月23日,北京西城區發生了一起爆炸事故,據稱離中南海新華門僅650米,立刻被網絡關注,但很快有關信息全部被刪除。這更引起了外界的不斷猜測。

2月24日,新華社報道,《首都規劃建設委員會召開全體會議 丁薛祥講話 蔡奇主持》。丁薛祥是中共辦公廳主任,當然也掌管習近平等高層領導的安全保衛。丁薛祥也只是政治局委員,與北京市委書記蔡奇同為首都規劃建設委員會的主任,會上卻由丁薛祥訓話,顯然不尋常。果然,他描繪首都規劃建設應「堅持突出政治中心」、「統籌發展和安全」、「實施核心區控規為重點」、「堅定不移疏解非首都功能」、「健全規劃實施保障機制」、「嚴格請示報告制度」。

難以確認這次及時召開的會議,是否與爆炸事件有關,但至少可以肯定,中共高層極度關注中南海周邊的安全,他們應該並不怕普通老百姓鬧事,而是擔心有人在背後故意挑起事端。內鬥中的嚴密防範與反防範,顯然都加快了節奏和力度。

中共高層的脫貧政治騷中,並未看到真正的樂觀心態,恰恰反映出了更大的憂慮,實際不但不能解套,反而會越陷越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