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體平台近年來成為輿論傳播的主場。中共統戰目標從台商、台青、陸配等,開始轉向專攻「網紅」,針對台灣青年、大學生、藝人等進行網紅、直播主培訓,學習內容包含短影音、秀場直播、網紅打造、直播帶貨等內容,試圖搶奪這塊話語權,甚至想仿傚南韓娛樂對於台灣的影響力。專家認為,這招短期內可能有效,但最終只會是白忙一場。

由傳統媒體主導的話語權,目前逐漸轉移到社交媒體:意見領袖影響力下降,網絡社群力量開始興起,並影響輿論的形成。中共規劃從2020年8月至2022年間,針對兩岸台青推動「千名台青主播培養」計劃。甚至在2020年8月聯合舉辦「海峽兩岸青年網紅主播大賽」,針對參賽人員進行專業培訓,以及輔導就業與創業,吸引台青參與相關活動。

東海大學政治系副教授邱師儀接受大紀元專訪時認為,這的確對台灣年輕人有很大誘因,進而去接觸嘗試,但是他直言,「短期內不一定有效,但長期一定失效。」

他分析,因為香港反送中事件、新疆維吾爾迫害事件,加上隱瞞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導致全球大流行,這些惡行都對中共非常不利,是否能透過社群洗腦、美化的方式在短期內改變印象,還需觀察。此外,也跟美中兩國間的情勢有著連動關係。

他舉出,特朗普政府時期對中共採取的強硬態度,中共使出這一招肯定沒用,除非現在拜登政府明顯親共,才有可能起到效果。不過他認為,特朗普任內已奠定美國反共格局,連帶改變了世界局勢,走向了反共之路。因此,這樣的統戰效果,還是非常有限。

台灣「哈韓」現象 中共想如法炮製

除了「網紅」影響力當道之外,中共也觀察到一個現象,南韓娛樂文化目前在台灣非常受到歡迎。邱師儀分析,現在40到50歲台灣人,以前迷的是美國、日本、香港文化,現在台灣年輕人迷的是南韓娛樂文化,「從髮型、眉毛都是學南韓明星」。

為何南韓娛樂文化會讓台灣人如此著迷,這股影響力讓中共一直想辦法要如法炮製,邱師儀說,中共一直想辦法研究,「要如何讓中共在國際上醜陋形象,在台灣年輕人這一代被扭轉」。

過去幾年中共透過大型歌唱節目,例如從「中國好聲音」開始,不斷用絢麗的大製作、大卡司的舞台效果,吸引台灣人參賽,並藉此塑造中國大國崛起的形象,的確吸引不少台灣人前往,而讓中共嚐到甜頭。對自己內部中國人民,中共也不斷用經濟發展、土豪來麻痺中國人民想要追求民主自由的感受。

有鑒於此,邱師儀說,現在中共可能會朝向「輕政治、重娛樂」,也就是仿傚南韓娛樂對於台灣的影響力,來統戰台灣。

邱師儀認為,這的確對台灣年輕人有很大誘因,「但這只是治標不治本,到頭來只是枉然」。因為生活富裕後,到頭來還是要討論本質問題,也就是言論、自由等精神層面,中共要改變並非易事。

有些台灣年輕人或許短期內會因好奇、吸收新知而進而接觸,但是隨著步入職場、成家立業,成為台灣社會中堅分子之後,想法會有所轉變,進而開始思考,自己必須給予下一代民主自由的生活環境,而揚棄中共這一套。

中共推樣板人物 只洗腦少數人

此外,大陸媒體也報道,中共在廈門創立「廈門兩岸青年直播電商就業創業基地」。中共還形塑台灣素人楷模作為宣傳樣板,積極建立能說好中共故事的「台灣素人楷模」,鼓勵在陸台人「為中共說好話」,希望用「以台灣人吸引台灣人」,降低對台認知作戰阻力。

邱師儀說,這是中共一貫使用的模式,例如新黨王炳忠、統促黨白狼,但是效果不彰,因為台灣九成民眾思想裏,早已具有民主DNA,只是台灣還是有一小撮人抱持著經濟發展重於一切的觀點。

他強調,中共與其想辦法在統戰方面搞新花樣,鎖定新的人事物,還不如改變自己,放棄中共體制才是能讓中國重新再起的機會,中國人在那時才能獲得世人的尊重。

邱師儀坦言,要中共改變是緣木求魚,但是歷史的演變難以預料,且會不斷重覆發生,例如蘇聯、東西德,東歐天鵝絨革命等,都有可能隨時發生,改變與傾覆,只在一夕之間。#